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八十八章 借衣服

    除掉了一个心腹大患,康熙龙颜大悦,当夜在宫中设宴,招待东方不败,韦小宝以及宋青书一行人。

    席间鸠摩智突然起身向康熙告辞,康熙一愣,还以为他是羞愧难当,随即宽慰道:“明王武功盖世,众所周知,一次失手,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何必请辞呢?”

    鸠摩智双手合十,恭敬地答道:“回禀皇上,贫僧并不是计较一时荣辱。只是贫僧的武功出了点岔子,个中疑惑,需要回吐蕃请教宁玛寺前辈高人,还望皇上见谅。”

    宋青书也说道:“皇上,在下对明王的情况也略知一二,明王的确所言非虚。”

    “既然这样,那朕也不为难国师了。等会朕会命人写一份结盟国书,国师带回去给吐蕃赞普,以结两国之好。”康熙一愣,很快反应过来。

    “能与大清结盟,实乃我吐蕃大幸。”鸠摩智面露喜色,此行中原虽然算不上成功,但和满清结了盟约,回去赞普定然满意。

    “久闻宁玛寺上代高僧莲花生闭关数十年,一声修为已接近鬼神之境。还望明王替本座传个话,本座有空过后,定当前往宁玛寺一行,领教莲花大士的绝世神功。”坐在上首的东方不败放下酒杯,淡淡说道。

    想到玉皇顶上他谈笑间就击杀了仅仅稍逊于自己的袁承志,鸠摩智不由得神色凝重地说道:“宁玛寺必当扫榻相迎东方教主。”

    东方不败点了点头,不再理他,自斟自饮起来。

    瞅到他那一回头的风情,宋青书心中一跳:娘希匹的,武功这么高,还长得这么美型,放到现代,妥妥地让那些追星女疯狂的节奏啊。

    接下来几日,宋青书待在皇宫内都快闷出个鸟来。原来宴会过后第二天鸠摩智就启程回吐蕃了,韦小宝也心急火燎回家抱老婆去了,东方不败行踪诡秘,也不知道在哪儿,只剩下宋青书这个一等侍卫,不得不留在宫里。

    “幸好康熙念在我是江湖中人,特别开恩不用应名点卯,不然每天在皇宫内转圈巡逻,想想都丢穿越者的脸。”宋青书喃喃自语。

    按照康熙的意思,他平时没什么固定事情需要做,有需要的时候自然会通知他。

    “哎,就像等着临幸的小姐一样,这种感觉真不爽。”宋青书推开窗户,望着天上的星星发呆。

    “有刺客!”远处传来若有若无的声音,要不是宋青书如今内力精深,恐怕还听不到。

    “什么刺客这么傻,跑到慈宁宫花园那人烟罕至的地方去了?”宋青书同情地说道,不过想到自己反正也无聊着,就一个翻身跃出窗外往发声处寻了过去。

    没过多久,就听到了兵刃相交的声音,宋青书摇头笑了笑,满清侍卫中虽然没什么真正高手,但是个个武艺精湛,真被他们缠住了刺客恐怕就脱不了身了。

    待路过走廊,看清场中情况的时候,宋青书脸色不由得微变。

    被大内侍卫围攻的黑衣人,虽然面缠黑巾,但身材的婀娜曲线明明白白告诉了所有人她是个女子。

    不过这并不是重点,让宋青书变脸色的是对方手中那柄金灿灿的蛇形长剑。

    “金蛇剑?”宋青书心中一惊,想到袁承志已死,而且对方是一个女子,哪还不明白刺客的身份。

    宋青书心中对夏青青佩服万分,得知丈夫死于清廷之手,她一个女子,居然孤身闯入守卫森严的满清紫禁城。

    不过以她的武功,刺杀康熙注定是竹篮打水,现在看来,能不能保得住性命都难说。

    宋青书思绪纷杂的片刻,场中的夏青青已经险象环生,一身低沉的娇哼,手臂上已然中了一剑。

    知道不能再等了,宋青书手腕一翻,运起双龙吸水的劲力,对准场中狼狈不堪的夏青青,使劲往后一拉。

    夏青青正应付着四面八方砍来的长刀,忽然觉得一股大力传来,身子好像被一个无形的大手给拉向了远处的黑暗之中。

    经过初期的惊慌,夏青青反而镇定下来,知道留在场中自己必死无疑,现在被吸向未知之处,反而平添了一线生机。

    虽然她心中早已存有死意,不过没给丈夫报了仇,她可不甘心死于一群侍卫之手。

    宋青书第一次隔这么远吸一个活人过来,为了防止劲力不足,因此一开始就运起了最大的功力。

    结果夏青青落到他身前之时,由于惯性,一双手没有收住,直接按在了对方胸前。

    夏青青在空中晃得七荤八素,刚一落到,就感觉一双大手死死抓在自己酥胸之上,顿时羞怒交加,一剑就往那双手斩去:“淫贼受死!”

    “骚瑞骚瑞,真不是故意的。”宋青书连忙跳开,摆着双手神色尴尬地说道,心中暗自加了一句:“又酥又软,真是极品!”

    “是你!”看清了宋青书的样貌,夏青青一怔。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看到远处的侍卫往这边涌了过来,宋青书一把抱住夏青青就跑。

    被他搂住纤腰,夏青青眉毛一拧,几次欲发作,但顾忌到身后的追兵,也就强忍了下来。

    抱着一个人,宋青书的身形却丝毫不见晦滞,往往脚尖一点,就无声无息得滑出数丈,各路追兵很快就失去了他们的踪迹。

    “没想到你的轻功这么好。”当宋青书甩掉追兵,将夏青青带回自己住处停下来时,夏青青不动声色地离开了他的怀抱,解下脸上黑巾,开口柔声说道。

    “马马虎虎啦。”宋青书讪笑两声。

    “袁大哥的轻功恐怕都比不上他。”想到已逝的丈夫,夏青青心中一阵酸楚,一对星眸隐隐泛起一层雾气。

    “哎,袁夫人还请节哀顺变。”宋青书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劝慰。

    仿佛被提醒了一般,夏青青猛地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盯着宋青书:“那天你是不是也在泰山?”

    “不错…….”宋青书苦涩地点点头,说起来自己也是杀他丈夫的帮凶之一,自己是朝廷派出的三个高手之一,就算他想抵赖也抵赖不了。

    “受死!”娇斥一声,夏青青一剑直刺宋青书胸口。

    刚才话一出口,宋青书就已经小心提防,夏青青激愤之下出手,破绽不少,一下子就被宋青书点中了腋下的穴道。

    正欲开口,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的侍卫脚步声,宋青书神色一变,双手立即伸到夏青青领口。

    “你干什么?”夏青青语气中充满了惊慌。

    宋青书一边解着她的衣服,一边苦笑道:“幽幽姑娘,我说我只是想借你衣服一用,你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