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九十章 捏爆了

    宋青书紧闭双唇,丝毫没有答话的意思。

    “小娘子,你是哑巴么?”一直唱独角戏,东方不败也觉得有些无趣,不由得说道,“是不是被本座刚才的话给打击了?别在意啦,本座刚才只是和你开玩笑的。”

    宋青书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心想东方不败怎么突然这么话痨了,而且如此贪念自己‘美色’,他还有那个功能么?

    “既然小娘子你不说话,那本座就扯下你面巾,看看你究竟是美是丑。”东方不败话音刚落,一根银针滑落到两指之间,轻轻一弹。

    叮的一声,宋青书只觉得金蛇剑上一股大力传来,差点控制不住。不过金蛇剑还是被对方那根银针荡开,东方不败趁机欺身到宋青书身前三尺之内。

    宋青书连忙使出峨眉派的金顶绵掌,截手九式左推右挡。东方不败一边轻描淡写化解他的招数,一边赞叹道:“将峨眉派普通的两种武功耍的如此自出机抒,小娘子你的武学修为真是不错。”

    宋青书紧皱眉头,对方举手投足之间就犹如戏耍一般,自己只用金顶绵掌和截手九式已经捉襟见肘,但他却没有丝毫动用威力更强大的降龙十八掌等高等武学的念头,耍来耍去全是女子的功夫。

    如果不是东方不败一直想撩开他的面巾,宋青书不知道已经死多少回了。

    摸清了对方的念头,宋青书反而彻底放弃防守身体其余地方,全心全意守护起面门来。

    二十余招过后,东方不败越打越憋屈,对方居然将面巾守得密不透风,几次出手都没能成功,“小娘子,你这打法太赖皮了,这可是你逼我的啊,如果你再这样打,本座可尽情摸其余地方了。”

    宋青书一阵恶寒,可是想到一直谋算的那一线生机,只好强忍着恶心,严阵以待。

    “还不防守其余地方?”东方不败冷笑一声,“真以为本座不敢摸么。”

    话音刚落,宋青书只觉得自己屁股被拍了一下,顿时心中一跳,继续谨守着面门。

    “你到底是长得有多丑,才不让本座看到你的脸?”见摸了对方臀部,对方仍然不为所动,东方不败不由得生起一丝火气,心想你一个女人,臀部任由我摸,胸部总也不会任由我摸吧?

    打定主意,东方不败招式一变,双手直接往对方胸部袭去,心想等着她伸手阻拦而产生的空隙,自己肯定能扯下她的面纱,一睹庐山真面目。

    宋青书见到他的招式,反而眼中路过一丝喜色,不仅不躲闪,反而将胸部迎了上去。

    “噗!”一声脆响,东方不败只觉得双手汁水横流,顿时傻眼了,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语,“捏……捏爆了?”

    宋青书一直等的就是东方不败这一刹那的错愕,哪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连忙运起十层功力,一招亢龙有悔击到东方不败胸前。

    东方不败鲜血狂喷,急速倒着往后面退去。

    宋青书双掌击到对方胸前,只觉得入手处柔软无比,不由得愣了片刻,小腹立马被对方反扑的一脚扫到,只觉得一口真气一下子就被踢散,差点被搞得丹田尽毁,连忙强压伤势,趁机运起踏沙无痕,拼命往远处逃去。

    看着对方消失在黑夜中,东方不败站在原地,不知道是因为伤势还是什么,脸上泛起一阵红潮:“臭小子,不要让我知道你是谁,不然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宋青书一路狂奔,察觉到已经甩掉了东方不败,连忙又往皇宫跑去。

    经过昨夜的行刺事件,紫禁城内的守卫格外严密,宋青书一路躲过数十队巡逻的侍卫,终于回到自己的房间。

    刚推开门,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就架在了脖子上,宋青书一颗心顿时跌到了谷底。

    “宋青书,我要杀了你为袁大哥报……”夏青青话还没说完,宋青书已经一口鲜血喷到她衣襟之上,晕了过去。

    “喂,你又耍什么花样?”对方软绵绵地倒在她身上,夏青青被吓了一跳,连忙一把将他推开。

    见宋青书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夏青青眉头一皱,蹲了下来,一探他的脉搏,只觉得微弱无比,手指伸到他鼻尖之下,更可谓是气若游丝。

    夏青青站了起来,看着地上垂死的宋青书,面露挣扎之色,咬牙说道:“既然你快死了,我们的仇就此一笔勾销,你自生自灭吧。”

    原来宋青书和东方不败一路追逐,最后大战一场,他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宋青书本只想引开大内侍卫,根本没想到会花这么长时间,因此点穴的力道也很轻,过了这么长时间夏青青的穴道早已自动解开,她先在房中找到一件衣服套上过后,就一直埋伏在屋里等着给宋青书出其不意的一击。

    知道等会儿天亮了恐怕就没那么容易逃出皇宫了,夏青青从宋青书手中取回了金蛇剑,推开房门,消失在屋外。

    过了半柱香时间,夏青青去而复返,看着仍然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宋青书,脸色变幻不定,最后恼怒地一跺脚,银牙紧咬:“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说完弯下腰去将宋青书扶到了床上,从怀中摸出一颗茯苓首乌丸喂到他嘴中,运起真气输送到他体内,助其消化药力。

    一个时辰过后,累得额头泛起一丝细汗的夏青青跳下床来,仿佛为了说服自己一般,自言自语道:“昨夜你救我一次,还替我包扎了伤口,我就当还你一次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趴在桌上沉沉睡去的夏青青突然听到一阵呻吟之声,惊醒过来,连忙回头往床上望去,只见宋青书口中喃喃道:“水……水……”

    夏青青下意识倒了一杯水,坐到床前,慢慢替他喂了起来。

    喂着喂着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服侍他?神色一变,一改之前的温柔动作,直接将一杯水灌到了宋青书嘴中。

    “咳……咳!”宋青书一下子被呛醒过来,看到床边的夏青青,唇边泛起一丝无奈的笑意:“幽幽,没想到是你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