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九十二章 奥斯卡影帝影后

    进屋之前,东方不败设想过很多场景,比如宋青书埋伏在暗处,等自己进门那一刹那与自己拼个你死我活;又或者他会假装镇定,与自己慢慢周旋……

    不管是哪种情景,东方不败都自信对方没法瞒过他的耳目。不过当他推开门,看清了屋里的情景的时候,还是不由得怔在了那里。

    原来床上正在被翻红浪,听见开门的声音,宋青书转过头来,待看清是东方不败过后,不由得脸色惨白,下意识抓起了床边的木剑,面露挣扎之色,显然第一反应是灭口,但又深深忌惮东方不败的武功。

    东方不败何等眼力,早看清被子里还有一个女人,虽看不清正面,但仅凭露出来的冰肌雪背,也足以称得上一个绝色的大美人儿。

    “宋小友果然好兴致啊,今天皇宫里闹刺客,你却在这里享尽温柔”东方不败似笑非笑地看着宋青书。

    宋青书脸色铁青,也不答话,悄悄拉过被子将身旁的娇躯挡住。

    东方不败突然神色一变:“宋青书你好大的胆子,整个皇宫的女人都是皇帝的,你连他的女人也敢碰?”

    宋青书声音沙哑,苦涩地说道:“宋某贪花好色,浪行不端,有今日之祸纯属咎由自取……东方教主,出手吧,宋某虽然明知绝非教主对手,却也不是束手待毙之徒。”说完横剑于前,一副鱼死网破的架势。

    “且慢!”东方不败觉得莫名其妙,怎么跟自己猜想的不对?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问道,“这个女人究竟是谁?”

    宋青书脸色阴晴不定,显然内心十分挣扎,最后还是嘶哑说道:“宓妃。”

    “宓妃?”东方不败吓了一大跳,本以为这个女人是什么秀女宫女之类的,哪知道宋青书胆子居然这么大,居然敢沾染康熙皇帝最宠爱的宓妃。

    “宓妃娘娘,是不是宋青书逼迫你的?”东方不败看着床上的女人,沉声问道,心想若是宋青书仗着武功,行那采花之事,自己也不介意随手清理掉这种渣滓。

    “不是的……本宫自己……自己愿意。”床上的女人犹豫半晌,声音细若蚊蝇。

    宋青书深情地看了一旁女人一眼,回过头来,仿佛想通了一番,将木剑往地上一扔,淡然一笑:“宋某自知不是教主对手,甘愿一死,只求教主大发慈悲,不要让宓妃名声被毁。”

    “不要!要死我们一起死,愿我们来生能正大光明做一对夫妻。”被子里伸出一条粉白的胳膊,轻柔却很坚定地拉着宋青书的手。

    看着两人互诉衷肠,东方不败十分不耐烦,心中寻思:看来那个刺客并非宋青书,刺客身份被我拆穿了无非一死而已,这个宋青书却是染指了皇帝的嫔妃,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想到这里,东方不败冷哼了一声:“痴儿怨女,本座可没这个闲功夫管你们,既然宋小友有佳人作伴,本座就不打扰了。”话音刚落,身影已经消失到数十丈之外了。

    “感谢TVB,感谢《寻秦记》,感谢古天乐……”看着成功将东方不败骗走,宋青书只觉得背上的衣服都被冷汗浸透了。

    原来刚才千钧一之际,宋青书模仿TVB拍的《寻秦记》,项少龙假装让信陵君抓到自己睡了公主的把柄,让信陵君相信鲁公秘录并非被他所盗的剧情,与夏青青联手演了一出好戏。

    宋青书一直在赌,赌东方不败只关心自己利益,绝不是一个忠君爱国的卫道士。

    果然,东方不败看到皇帝被带绿帽子,丝毫没有向康熙告密的兴趣,反而是淡漠地离去。在宋青书刻意压制之下,丝毫没注意到他身上的伤势。

    “你快下去啊!”一旁传来一个略带哭腔的声音。

    宋青书连忙手忙脚乱跳下床来,背对着夏青青说道:“情非得已,还望幽幽见谅。”

    “我说过了不许喊我幽幽了!”刚才为了骗过东方不败,被窝里的夏青青脱得只剩下贴身亵衣而已,跟宋青书肌肤相触,让她一张俏脸红得快滴出水来。

    “那喊你什么?青青么?”幽幽是两人缘分的象征,宋青书打心底不希望喊她其他名字。

    “以后叫我袁夫人。”夏青青穿好衣裳,心中暗暗发誓:只要能替袁大哥报仇,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袁夫人?”宋青书苦笑道,“总觉得喊起来怪怪的。”

    夏青青不再搭理他,反问道:“你刚才说有办法替我报仇,究竟是什么?”

    宋青书呼吸一窒,还是只好说道:“莫非袁夫人忘了袁大侠的师门了?”

    “袁大哥师承华山派和我爹金蛇郎君,”夏青青疑惑地说道,“我爹去世多年,至于袁大哥的师父神剑仙猿,武功恐怕与袁大哥在伯仲之间而已,如果请他替袁大哥报仇,恐怕反而会害了师父他老人家的性命。”

    宋青书将门重新关上,回头慢慢说道:“准确来说,袁大侠师承华山剑宗,而剑宗武功最高的并非神剑仙猿穆人清,而是另外一个堪与东方不败匹敌的人物。”

    “是谁?”夏青青眼神一亮,心想莫非袁大哥师门还另有高手。

    “号称‘天下剑法第一’的华山剑圣风清扬。”宋青书思绪又飘回了当初思过崖那一战。

    “风清扬?”夏青青似乎想起了一些江湖中关于此人的传言,美目爆发出一丝希冀的神采。

    “不错,只要能请动他出山,配合华山剑宗其余人,你要报仇也不是不可能。”宋青书暗自叹了一口气:正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自己辛辛苦苦在满清朝廷下了这么多功夫,为了一个夏青青放弃,值么?

    “好,我立即上华山求师父他老人家出面,看能不能请动风清扬出山。”复仇大计有了眉目,夏青青恨不得即刻出现在华山。

    “天都亮了,你现在怎么出得了皇宫?”宋青书连忙拉住她,“再说了,这几天东方不败肯定盯得很紧,你出去不是被他抓个正着么。还是先在这里住几天,我们再好好商量一下替你丈夫复仇的计划。”

    夏青青歪着头打量了他一阵,突然露出一丝明媚的笑容:“你不安好心地留我多住几天,是不是想占我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