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九十六章 眼瞎啊

    夏青青宋青书相视一笑,连忙出宫而去。

    “多亏了你一早就防备了这种情况,不然被那个变态摸过来,咦~想着就恶心。”出了燕京城,两人换回了本来的装束,夏青青终于能用本来的声音说道。

    “你想我听实话还是假话?”宋青书迟疑了一下,诡异一笑。

    “假话是什么,实话又是什么?”夏青青被他弄得迷惑不解。

    “假话么就是本大爷神机妙算,料到那个变态会来这么一招。”宋青书答道。

    夏青青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迟疑地问道:“那实话呢?”

    “实话么,”宋青书表情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就是想找个理由能正大光明摸你。”

    “宋青书,我要杀了你!”夏青青大怒,一下子拔出剑来向宋青书刺去,不过对方早已逃之夭夭了。

    直到两人在一个小镇客栈坐下来,夏青青仍然没有消气,宋青书连忙赔笑道:“刚才只是见你愀然不乐,故意开玩笑逗你的,为了赔罪,我先陪你上华山,再去执行康熙的任务如何?”

    夏青青脸色终于缓和了下来,嘴上说道:“谁稀罕你陪啊。”

    宋青书端起桌上的茶壶给她斟上一杯清茶,讪讪一笑:“一路上有一个端茶送水的护花使者,怎么也不算坏事……”

    夏青青见他声音突然停了下来,抬头才发现宋青书目光灼灼盯着自己身后,不由得好奇地循着他的目光看去。

    客栈里进来了一男一女,男的长身玉立,气宇轩昂,背上负着一个包裹,三十七八岁年纪。女的约莫二十二三岁,肤光胜雪,眉目如画,竟是一个绝色丽人。那男子携着少妇的手,两人神态亲密,似是一对新婚夫妇。两人来到一张空桌旁,那男子拉过一根板凳,扶着少妇坐下,显得十分的温柔体贴。这二人衣饰都很华贵,少妇头上插着一枝镶珠的黄金凤头钗,看那珍珠几有小指头大小,光滑浑圆,甚是珍贵。

    见宋青书目不转睛地打量着那个妇人,夏青青心中颇为不悦,冷哼了一声。

    仿佛被惊醒般,宋青书喃喃赞叹道:“相貌娇美,肤色白腻,别说北地罕有如此佳丽,即令江南也极为少有。她身上穿的那件葱绿织锦的皮袄,颜色本已甚是鲜艳,不过在她容光映照之下,再灿烂的锦缎也已显得黯然无色。”

    “你说够没有?”夏青青只觉得恼怒异常,语气中不由得夹杂着一丝薄怒。

    “怎么,夫人吃醋了?”宋青书回过头来,似笑非笑地说道。

    夏青青正欲开口,突然瞟到酒楼里的变化,不由得啐了一口:“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宋青书愕然抬头,发现隔壁桌几个一看就是江洋大盗的货色起身往那对男女靠了过去。

    “我们黑虎寨办事,不想死的就别看。”其中一人吆喝道,酒楼里不少食客纷纷溜了出去。

    “没想到这次运气这么好,不但碰到肥羊,还有这么一个勾人的小娘子,嘿嘿嘿。”其余几人纷纷淫笑着肆意打量起那少妇来。

    “混帐!”那男子一拍桌子,长身而起。

    宋青书暗自摇了摇头,这个男人受了很重的内伤,恐怕在劫难逃啊。

    几个大盗踢起凳子就砸了过去,趁机挥着朴刀砍了过去。

    “归农小心!”见到寒光闪闪,那女子吓得花容失色。

    “归农?”宋青书挺得心中一惊,心想莫非是那两人?

    那被叫归农的男子不慌不忙,躲过飞来的板凳,身子一缩,撞入个大盗怀中。

    那匪人喷出一口鲜血,倒退而回,男子拖住其中一人手腕,轻轻一扭,抬起他手中的刀迎向了另外几人。

    “这男子举手投足间武功都很高明,可为什么总感觉他中气不足身形有些晦涩呢?”夏青青也一直关注着场中,见状疑惑问道。

    她话音刚落,男子就被一个匪徒踹中后背,失去平衡,其他匪徒哪会放过这个机会,举起朴刀纷纷朝他砍去。

    男子狼狈不堪地躲了开去,不过躲得开刀,却躲不开其余的拳脚,退到那少妇身边,一口鲜血再也忍不住喷了出来,望着少妇凄然地笑道:“没想到我田归农没死于打遍天下无敌手的金面佛苗人凤手中,却会命丧几个宵小之手。”

    那少妇浑身颤抖,显然极为害怕,紧紧抱着男子,声音中带了一丝哭腔:“都是我害了你。”

    “兰,能得到你的垂青,田某也不枉此生。”男子望向少妇的眼神中充满温柔。

    “嘿,这种生离死别的戏码大爷们看得多了。放心吧,等你死后,我们会好好照顾你妻子的,哥几个轮番上阵,每天都把她喂得饱饱的,保证一个月过后,她就会欲罢不能,彻底忘掉你的。”几个盗匪满口淫词秽语,哄堂大笑。

    男子大怒,但此时丹田空空如也,战都站不起来,只有绝望地望着众人。

    那少妇想到即将到来的屈辱,脸色变得煞白,从头上取下凤钗,抵着自己雪白的脖颈,一双手颤抖不已。

    “你倒是刺啊?哥几个见过不少女人开始都要死要活,不过真的下得去手的却没一个……小娘子,好死不如赖活着,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你活着我们可是会把你当观音菩萨一般供起来的。”几个盗匪也被唬了一跳,其中的首领匆忙间镇定地说道。

    那少妇动作果然犹豫下来,钗间稍微离开脖子远了点,盗匪首领眼疾手快,一把就将她手中凤钗打掉。

    “呀!”客栈内传来少妇一声惊叫。

    “看来这两人就是田归农和苗人凤的妻子南兰了,”两人的行为尽数被宋青书收入眼底,不由得感叹道,“像南兰这种外貌美艳绝伦,却没啥智慧,遇事只会尖叫的浅薄女人……我真是有多少要多少!”

    手指一弹,几根筷子就插到对面桌上,阻止了盗贼首领的咸猪手碰到少妇身上,几个盗匪顿时大怒:“臭小子,活得不耐烦了,居然敢管我们黑虎寨的事情!”

    “这不废话么?”宋青书耸耸肩,指着周围场景,“你看看,出事过后,其他客人都跑完了,就我们一桌在这里岿然不动,这都还看不出来我们是boss级的人物,眼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