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九十七章 不自在的南兰

    几人虽听不太明白宋青书话中的意思,但他语气中那股嘲讽意味却是溢于言表,几个盗匪不由得大怒,挥着刀砍了过来。

    手掌往桌上一拍,竹筒里的筷子纷纷被震到了半空,宋青书衣袖一挥,筷子附上了他的内力,犹如利箭一般往几人射过去。

    几声惨叫,盗匪们的手纷纷被筷子刺穿,不知道是疼痛还是恐惧,各个冷汗津津,对视一眼,纷纷狼狈而逃。

    田归农看得眼前一亮,他虽然算不得一流高手,但眼力却是不差,见宋青书能以纤细的竹筷准确刺中每个人的手心,这份内力和准度真是惊世骇俗,心中一动:此人恐怕比苗人凤武功还高上一分。

    “在下田归农,多谢两位相救,咳咳……”田归农一句话没说完,已经剧烈地咳嗽起来,显然是牵动了内伤。

    宋青书手掌一伸,摊在夏青青眼前:“拿来。”

    “什么?”夏青青一愣,不解地问道。

    “茯苓首乌丸啊,我身上没有疗伤药。”宋青书笑道。

    “哼,你还真不客气。”尽管如此,看到那人受伤颇重,夏青青还是从怀中取了一颗出来。

    “这位夫人,在下这里有颗疗伤圣药,还请夫人服侍你相公服下。”宋青书将茯苓首乌丸递到南兰面前,柔声说道,一旁的夏青青见他把自己的药拿去美人面前献殷勤,差点把肺都气炸了,冷哼一声,转了过去,眼不见心不烦。

    看清他俊雅的面容,再想到刚才他举手投足之间退敌的潇洒,南兰心中一跳,连忙欠身说道:“妾身多谢恩公救命之恩,还没请教恩公高姓大名。”

    当南兰接过药的时候,宋青书手轻轻一滑,指尖趁机拂过了她的纤纤玉指,心中感叹道:“滑不溜丢,田归农这厮真是艳福不浅。”

    手上传来酥麻的感觉,南兰被唬了一跳,下意识转头看去,见田归农陷入半昏迷,那个女子头朝着另一边,显然都没看到刚才那一幕。

    心中有些恼怒,抬头看去,见宋青书一脸正经,不由得心中疑惑,莫非对方只是无意碰到的,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夫人可以喊我宋青书,这位是我的朋友幽幽。”宋青书可不敢把夏青青的真名告诉他俩,田归农是盛京宝亲王的手下,将来万一传到康熙耳中,自己可就吃不完兜着走了。

    “原来是宋公子和幽幽姑娘,”南兰微一边扶着田归农服下药丸,一边笑着点头示意。

    “不知道夫人怎么称呼?”宋青书来到田归农背后,运功助其疗伤。

    南兰脸色尴尬,心想对方为何如此唐突,不过想到他是自己救命恩人,而且现在正在治疗田归农伤势,只好说道:“妾身姓南,单名一个兰字。”

    “南兰?”宋青书默念一遍,赞赏道,“姓得好,名字也好听。”

    南兰脸色微红,略微有些羞涩地说道:“宋公子过奖了。”

    一旁的夏青青再也看不下去宋青书趁着对方丈夫昏迷,肆意调戏人家小媳妇,插嘴问道:“尊夫受伤如此之重,不知道是伤在何人之手。”

    南兰一怔,回忆起自己背弃丈夫苗人凤和田归农私奔,然后被苗人凤追到,田归农不敌,眼看就要丧命,自己死命挡在田归农身前,苗人凤伤心欲绝,落寞而去……

    可是这些又怎好向人明说,南兰只好语焉不详地说道:“伤在一个大仇家手下,幸好逃得性命。”

    这个时候田归农也醒了过来,感到腹中一团热气暖洋洋的,后背也传来一股浑厚的真气,哪还不知道是被高人所救,连忙询问宋青书二人的姓名。

    一旁的南兰娇嗔道:“归农,刚才你昏迷的时候恩公已经将姓名告知了,这位是宋青书宋公子,这位是幽幽姑娘。”

    “宋青书?”田归农一呆,犹豫问道,“恩公可是紫禁城内的一等侍卫?”

    宋青书一愣,心想他怎么知道自己,问道:“田兄认识宋某?”

    “恩公日前横扫大清麾下数省武林,玉皇顶一役,一剑败真武观主冲虚道人,然后又击败五岳盟主左冷禅,田某身为武林中人,自然听过恩公威名。”田归农脸色有些不自然,想到宝亲王疑惑康熙此举目的,特意派自己入关查探,自己路过世交苗人凤家中之时,跟对方的妻子南兰一见钟情,才导致了今日的狼狈……

    听他说起泰山一役,夏青青脸色阴沉地仿佛要下雨一般,宋青书连忙转移话题:“刚才听尊夫人所说,田兄是伤在一个大仇家手里,不知道需不需要宋某的帮忙?”

    “有些事情需要我们自己面对,多谢恩公好意了。”田归农下意识拒绝道,想到苗人凤那晚既然已经放过了两人,以他的个性,自然不会继续追杀自己……一方面他急着回盛京向宝亲王复命,一方面见宋青书如此热情,生怕他也打着闯王宝藏的秘密,哪敢让他搀和进来。

    “恩公,今日之事,田某铭记于心,他日恩公若来盛京天龙门,田某必定扫榻相迎。”休息片刻,田归农觉得伤势已经好多了,连忙起身告辞道。

    “哦?”宋青书眉毛一挑,站起来回礼道,“他日有机会,宋某定当登门造访田兄和夫人的。”

    田归农还没什么,南兰心中却是古怪至极,联系到刚才他的举动,以及这个时候说“和夫人”的时候看自己的眼神,女人的直觉让她察觉到对方似乎对自己有一份别样的心思……

    “人都走了,还看什么看。”一旁的夏青青酸溜溜地说道。

    “上天待我真是不薄,走了一个大美人,这里还有一个大美人相伴。”宋青书回过头来看着夏青青薄怒地俏脸,笑嘻嘻说道。

    “哼,没一句正经的。”夏青青脸色终于好看了几分,问道,“我们什么时候上华山,我可没功夫陪你到各门派去收人质。”

    “夫人既然发话了,在下自然是马上陪夫人上华山了。”宋青书寻思,反正康熙没规定时间,自己从华山下来过后再去也不迟。

    “说得我很稀罕一样,本姑娘可没强迫让你陪啊。”夏青青嘴上虽然这样说,唇边却泛起了一丝难以抑制的笑意。

    数日过后,两人到了华山,途经一座悬崖的时候,夏青青突然停了下来,犹豫片刻,回头对宋青书说道:“你是不是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