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九十八章 以目为剑

    “你问得这么直接,让我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啊。”宋青书被唬了了一跳,奇怪地看着她。

    夏青青追问道:“快告诉我。”

    “一般般,”见夏青青脸色有转阴的趋势,宋青书连忙改口,“喜欢喜欢!”

    夏青青说道:“既然你喜欢我,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会照办?”

    “那是自然,只要幽幽你一句话,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宋某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宋青书说起大话来可没有丝毫顾忌,心想反正说点漂亮话又不会少斤肉,自然顺着她的意思,各种甜言蜜语招呼。

    “那好,我现在要你从这里跳下去。”夏青青一指数步之外的悬崖,嘴角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意。

    宋青书伸头出去瞅了一眼,面露犹豫之色:“这悬崖之下深不见底,跳下去肯定尸骨无存啊。”

    “怕了?”夏青青冷笑道,“刚才是谁说的会为我赴汤蹈火?既然如此,你以后还是收起你心中那些心思,我们还可以当朋友。”

    “我只是想到注定没人替我收尸,心中有点悲凉而已。”宋青书凄然一笑,“我死之后,幽幽你若是能偶尔夜深人静之时想起我,我也心满意足了。”话音刚落,宋青书终身一跃,从悬崖边跳了下去。

    见他真的就这么跳下去了,夏青青分感意外,不过脸上却无丝毫惊惶之色,反而多了一份难明的情思,怔怔呆立半晌,心中一叹:“莫非是天意?”

    来到崖边,看着烟雾缭绕的深渊,夏青青贝齿轻咬,也跳了下去。

    眨眼功夫,夏青青落到半空中一平台之上,发现一脸茫然的宋青书,脸上泛起一丝笑意:“捡回一条命还不高兴么?”

    “万万没想到数丈之下居然有这么一个平台。”宋青书抬头看着崖顶,感慨万千。心中却得意一笑,幸好自己之前来过这个金蛇洞,不然还真被夏青青给唬住了。

    “傻瓜,平时没见你这么听话,为什么喊你跳崖你却眼都不眨一下就跳了。”看着宋青书,夏青青眼中流过一丝难言的神采。

    “因为是你让我跳的。”宋青书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跟他对视片刻,夏青青只觉得心中一慌,脸色有些不自然地转过头去,深深吸了一口气,平静地说道:“你跟我进来吧。”

    跪在金蛇郎君坟前,看着墓碑上的落款“袁承志夏青青谨立”,夏青青仿佛又回到当年和袁大哥一起重整父亲坟冢的时光,那段时间两人是何等逍遥快活,自己唯一忧心的也就是那个阿九而已,现在想起来,当初的患得患失是多么可笑,失去袁大哥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痛苦……

    看着夏青青面露悲痛之色,宋青书猜她肯定又想起了袁承志,苦笑一阵,四处打量起金蛇洞来。

    故地重游,宋青书不禁想到当处陪自己到此的木婉清,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一个感怀伤逝,一个思绪万千,两人难得很默契地陷入了沉寂。

    从金蛇洞出来过后,夏青青奇怪地看了宋青书一眼,“你就不奇怪我拜的是谁?”

    宋青书心想我当然知道,嘴上回道:“看墓碑上的字迹,他应该是当年威震江湖的金蛇郎君,只是没想到他是幽幽姑娘的父亲。”

    夏青青回头看着远山,叹了一口气:“江湖之中,任你武功再高,闯下再大名堂,最终还不是一坡黄土。我爹当年让各大派闻风丧胆,可仅仅过了十几年,江湖上听过他名头的恐怕都没几个了。不知道昔日风光无限的金蛇王,十几年后又还有谁记得他……”

    “至少你还会记得,这对他来说,已经够了。”宋青书宽慰道。

    “是啊,只要我记得他,其余人记不记得又有什么关系呢。”夏青青苦涩一笑,自言自语,“不对,阿九肯定也会记得他……”

    两人一路来到朝阳峰,当看到满头银发的穆人清之时,夏青青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酸楚,拜倒在他面前,哽咽道:“师父~”

    穆人清连忙将夏青青扶了起来,也不禁老泪纵横:“承志的事为师也听说了,那苦命的孩子。”

    “青青此次前来,是想请师父为承志作主。”擦干眼泪,夏青青咬牙说道。

    穆人清犹豫片刻,最后叹了一口气:“罢了罢了,老夫反正行将就木,就上京见识见识东方不败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夏青青大惊失色:“青青怎敢让师父您以身犯险,袁大哥在天有灵,也不会同意的。”

    穆人清抬手制止她继续说下去,嘴角露出一丝淡然笑意:“青青你也许还不知道,承志的师兄归辛树夫妇听到他遇害的消息,已经按捺不住,直接跑去燕京替承志报仇了。我这个当师父的,怎么会连徒弟还不如?”

    夏青青焦急劝道:“师父,请恕青青冒犯,师父的武功和袁大哥不过在伯仲之间,此番上京,无异于以卵击石啊。”

    穆人清笑道:“青青你不必为我讳言,承志学会了为师所有武功,再加上他融合了你父亲金蛇郎君以及铁剑门的武功,早已青出于蓝。考虑到为师的年龄,若是与承志一对一较量,必然有败无胜。”

    “那师父你何必冒险,青青此次前来并非……”夏青青心想若师父有什么闪失,袁大哥肯定不会原谅自己的。

    穆人清神色肃穆,目光深邃地看着远处,“有些事情,需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青青的意思是想师父出面请华山剑宗前辈风清扬出山。”夏青青一急,终于将一句话说完整了。

    “风师叔?”穆人清一怔,随即低头看着夏青青,“青青,你是从何处得知小师叔的?”

    夏青青神情有些扭捏,回手一指:“是青青的这位朋友说的。”

    穆人清这才注意到宋青书,见他器宇轩昂,而且呼吸均匀,显然是内家高手,连忙问道:“不知少侠如何称呼?你知道小师叔的消息么?”

    “在下宋青书,得知风老前辈的消息也实属偶然,”宋青书负手而立,说道,“数月前宋某曾在华山和风老前辈交手,获益良多。”他可不敢说风清扬差点气得差点杀了他,不然穆人清肯定把自己当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小师叔在华山?”穆人清愕然不已,当初华山派剑气二宗大战的关键时候,风清扬不知去向,此后一直了无音讯,众人纷纷以为他已经仙逝,没想到他尚在人间。

    突然反应过来,穆人清狐疑地盯着宋青书,脸上露出一丝不信之色:“宋少侠刚才说和风师叔交过手?”

    也难怪他怀疑,当年风清扬可是不世出的用剑天才,二十岁出头,已经成了华山派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要知道当年的华山派可不是如今剑气两宗人才凋零的模样,那时正值华山派最鼎盛之际,高手辈出,在武林中的地位隐隐与少林比肩。

    而且风清扬战绩无比辉煌,当年仅凭一柄剑,真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以区区弱冠之龄,一人敌住日月神教前任教主任我行,招式间隙,还能伺机击杀攻上华山的日月神教十长老,铸就了武林中一段神话。

    如果他还活着,这几十年来内力积累定然已入化境,而且对剑的认识估计已经远远超出了世俗的理解,达到半神的境界。

    这样半人半神的小师叔,宋青书年纪轻轻,竟然说和他交过手,穆人清自然不信。

    “不错。”宋青书答道。

    “那老夫就见识一下少侠的绝世神功。”冷笑一声,穆人清欺身上前。

    随着他的动作,宋青书微微侧身,稍微变化了一下脚尖的角度,穆人清却仿佛见到了最可怕的事情一样,立马收招后退。

    神色凝重地盯着对方,穆人清知道刚才自己一招被对方尽数封死,而且对方隐隐有反击之意,直觉告诉他若是继续向前,必定会深受重伤。

    “宋少侠,得罪了。”心中大喊古怪,穆人清手腕轻轻一转,一柄剑已经出现在了手中,一剑刺出,饱含着他几十年来的心血结晶,凝重处如山巍峙,轻灵处若清风无迹,变幻莫测,迅捷无伦往宋青书刺去。

    宋青书这次果然有些动容,后退一小步,抬起头来,目光落在穆人清左肋之下三寸的对方。

    穆人清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左肋处隐隐有些发烫,心知对方已经看破了自己此招的破绽,再继续攻下去不过是自讨没趣,不得不收招回退,一时间只觉得气血翻涌。

    夏青青只见宋青书还没出手,就逼得师父两次威力无穷的出手无功而返,不由得心中大骇:“他的武功已经高到这种境界了?上次扬州丽春院,他明明还稍逊于袁大哥……”

    穆人清仿佛看妖怪一般盯着宋青书半晌,最后落寞一叹:“宋少侠年纪轻轻,对剑法的认识已经高明到如此境界,与风师叔的‘料敌机先,攻敌必救’有异曲同工之妙,老夫却怀疑少侠和风师叔交手,实在是井底之蛙。”

    “穆前辈过谦了,宋某只不过仗着对五岳剑法熟悉,算不上真本事。”宋青书施了一礼。

    “年纪轻轻,不骄不躁,难得难得,”穆人清露出一丝笑意,问道“不知宋少侠可知道风师叔现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