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九十九章 俊美少年

    宋青书恭敬答道:“上次宋某和风老前辈比武是在玉女峰思过崖,看样子这几十年来风老前辈都是隐居在思过崖。”

    “思过崖?”穆人清面露犹豫之色,思过崖是华山气宗的地盘,自己身为剑宗的掌门,要过去并不那么方便。

    良久过后,穆人清叹了一口气:“罢了罢了,要是能见到小师叔,老夫厚着脸皮上一趟气宗又如何。”

    “如果穆掌门觉得不方便的话,我们可以偷偷潜上思过崖,气宗人才凋零,很难发现我们的踪迹。”见穆人清充满矛盾,宋青书建议道。

    穆人清面露不豫之色:“我们又不做见不得人的事情,何必搞得这么鬼祟?青青,你且随我到玉女峰拜见岳掌门,宋少侠若是有兴趣,也可以跟着一起来。”说完一挥衣袖,径直往玉女峰而去。

    夏青青回过头来对宋青书吐了吐舌头,连忙小跑着追了上去。

    “这些名门正派,规矩真多。”宋青书一番好意,讨了个没趣,心中也别扭得很,幸好看见夏青青居然作出如此小儿女的姿态,顿时大乐,屁颠屁颠跟了过去。

    接到门下弟子通报,得知剑宗掌门亲自登门造访,岳不群连忙迎了出来,心中却惊疑不定:剑气二宗已经数十年没有来往,不知道对方此行有何目的?

    宋青书见正中一人青衫书生打扮,颏下五柳长须,面如冠玉,一脸正气,心想难怪君子剑之名享誉武林,这副皮囊果然不错。

    一行人被迎上了华山派的剑气冲霄堂,穆人清已经数十年没踏足过玉女峰,沿途看着那熟悉的一草一木,神思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当年拜师学艺的日子,待看清了高悬的匾上“剑气冲霄”四个大字,穆人清再也忍不住,眼中泛起了一层清泪。

    看见穆人清激动的样子,岳不群也是感慨万千,轻咳一声:“不知穆师兄找岳某所谓何事……”

    话还没说完,岳不群目光扫到了角落里的宋青书,一下子仿佛见了鬼一般,拔出佩剑指着宋青书,咬牙切齿道:“狗贼,你居然还敢来这里!”

    华山派众弟子不明所以,但看见师父拔剑,也纷纷将宋青书围在了场中。

    “喂喂喂,岳掌门,我可跟你不熟啊,再这样喊我就告你诽谤了。”宋青书被他一句狗贼弄得郁闷不已。

    “泰山一役,你作为清廷鹰犬,以势相逼,害得泰山派不得不向清廷奉上降表,还间接害死了义军领袖金蛇王……”

    “停停停!”宋青书回头看了一眼夏青青,见她面无表情,暗自捏了一把冷汗:“玉皇顶上宋某光明正大打败你们派出的高手,何错之有?至于金蛇王之死,这么大的屎盆子可别往我身上扣。”

    一旁的穆人清心系思过崖上的风清扬,哪愿意节外生枝,连忙劝道:“岳掌门,宋少侠此行并未恶意。穆某刚从他那里得知了华山派一大秘辛,特来向岳掌门请教。”

    “哦?”岳不群神情一紧,连忙抬头吩咐门下弟子,“你们先出去。”

    “是!”一群华山弟子纷纷告退。

    “我这个人最知情识趣了,你们慢慢聊,我先出去透透气。”宋青书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大摇大摆走了出去。

    夏青青本想喊住他,犹豫片刻,还是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

    走出剑气冲霄堂,宋青书目光一扫练武场中华山弟子,好奇地问道:“你们谁是令狐冲啊?”

    场中人面面相觑,过了片刻,一个容貌俏丽的少女探出头来,脆生生地问道:“你找大师兄什么事情?”

    一张秀丽的瓜子脸蛋,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映入眼帘,宋青书微微一笑:“这位一定是岳小姐了,在下是令狐冲的朋友,想和他痛饮一番。”

    “哼,少骗人。”岳灵珊皱了皱鼻子,“你明明连我师兄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是他的朋友。”

    “姑娘莫非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神交一说么?”宋青书笑道,“在下不仅是令狐冲的朋友,还知道他对姑娘可是朝思暮想得紧呐。”

    对大师兄的心意,岳灵珊也略知一二,听到宋青书说出来,她不禁俏脸一红,正欲反驳,却又不知道说什么,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好一个登徒子!”一声冷斥,一个眉清目秀,长相俊美的年轻少年越众而出,将岳灵珊护在身后。

    “你是男的还是女的?”宋青书一愣,怔怔地看着他。

    少年平生最恨被人看做女人,闻言大怒,拔剑刺了过去,哪知剑尖在对方面前三寸的地方,再也不能前进分毫。

    宋青书双指一震,一股暗劲儿送了过去,少年只觉得虎口一麻,再也拿不住手中剑,身形不稳往后跌去。

    岳灵珊连忙上前将他扶住,一群师兄弟惊惧地看着宋青书,对方表现出来的武功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能理解的境界。

    看着剑身上刻着的“华山林平之”,宋青书一阵恍惚,抬头再次打量了林平之一番。

    当初自己读原著,甚至一度以为他就是笑傲江湖的主角。林平之面容虽然柔弱如女子,内心却是刚硬异常。他在走投无路之际,那句“宁做乞儿,不做盗贼”,曾经让当时身为观众的自己内心良久不能平静。

    宋青书极为佩服林平之的一身风骨,只可惜原著中他身负血海深仇,然后又获悉敬爱的师父一直以来都是在利用他得到家传的辟邪剑谱,对人性绝望之下,自己也从一个光明磊落的豪杰变成了一个阴郁诡谲的宵小之辈……

    “你就是林平之?你跟我来,我有话和你说。”宋青书转身走了几步,发觉后面没动静,不由得冷哼一声:“怎么了,没胆?”

    一直以来江湖中人都觊觎林家的辟邪剑谱,他见宋青书认出了自己,下意识防范着,不过听到对方一激,果然恨声说道:“有何不敢!”挥手制止了岳灵珊的拉扯,脚步坚定地跟在宋青书身后。

    两人来到一僻静的地方,林平之见四下已经无人,扬起头说道:“阁下究竟有何指教?”

    宋青书回过身来盯着林平之仔细打量起来,见对方已经心生不耐,微笑说道:“少年,我看你骨骼惊奇,必是练武奇才,我将赐你一套绝世神功,将来维护宇宙正义与和平的重任就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