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章 同病相怜

    林平之警惕地回望着他,并不说话。

    宋青书讨了个没趣,也不在意,继续说道:“我这里有套剑法,会完完整整耍给你看,愿不愿意学随你。”

    说完也不待对方答话,木剑出鞘,剑走轻灵,将自己总结的五岳神剑一招一式演练给他看。

    起初林平之还以为对方是戏弄自己,待看了一会儿后,发现对方果然在向他演示一套精妙的剑法,而且比师父平日里教给他们的要高深得多。

    随着对方的演练,林平之鬓角微微冒汗,只觉得记得这招,又忘了那招,数十招过后,甚至连前面记住的招式也忘掉了,不由得想起自己身负血海深仇,如今有高深武学在前,自己却愚钝地记不住,无尽地懊悔与绝望油然而生。

    宋青书演示完过后,看着满头大汗的林平之,问道:“记住了几成?”

    林平之嘴唇都被牙齿咬出血来,懊恼地说道:“一层都没记住。”

    这下轮到宋青书愣住了,下意识说道:“真是猪都要拜你为王啊。”

    听到他的话,林平之脸色更是难堪,一阵青一阵红过后,一下子变成了青灰色,惨白得渗人。

    看到林平之的模样,宋青书恍惚间仿佛见到前世自己一时兴起,去找武师学什么八卦掌的场景。学之前幻想着自己是武侠小说那些主人公一样的天纵奇才,能看一遍就会。结果武师一招一招教他,七八招过后,他就忘了第一招是什么,那种反差的挫败感让他永生难忘。

    林平之又何尝不是一个没有主角光环的普通人?宋青书露出一丝笑容,安慰道:“你现在武功太低,记不住这些高深剑法也怪不得你,嗯,我倒是有个方法,你看着我的眼睛。”

    林平之下意识地一抬头,看见对方漆黑深邃的瞳孔,眼神顿时开始变得迷茫,整个人仿佛进入到一个虚无空间。

    突然眼前幻化出宋青书的人影,只见对方一笑,开口说道:“我现在用移魂之术,将剑法印在你脑海之中,不过这终归不是你自己的,只是方便你平日疑惑之时查询之用,只有当你融会贯通过后,才能真正学会这套剑法。”

    林平之听得云里雾里,心中有千般疑惑,还没开口,对方又再次演练起那套剑法,连忙专心记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只觉得有如醍醐灌顶,一套剑法下来,居然每一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耳边传来一个响指声音,林平之从混沌中清醒过来,心念一动,剑法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清晰地浮现在脑海中,不由得惊喜交加地看着宋青书:“我记得了,我记得了!”

    “你武功底子太差,练习这套剑法三年方可找余沧海报仇,切记切记!如果中途能学到你们华山的紫霞功,有了内力做基础,应该可以事半功倍。”宋青书思索一番,郑重地对他说道。

    “三年?”林平之惊喜交加,以他现在的武功提高速度,恐怕余沧海老死之前,都未必能报的了仇,现在宋青书告诉他苦练三年,就能得偿所愿,哪能不欣喜若狂。

    “对了,我教你武功的事情不要跟任何人说,包括你师父。”想到老谋深算的岳不群,宋青书还是有些发憷。

    “嗯!恩公大恩大德,平之永生不忘!”林平之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

    “你不必如此,这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宋青书一个侧身躲了开来。

    “恩公的举手之劳,对平之来说却恩同再造。”林平之正色说道。

    “好吧,你快回去吧,不然那个岳小姐恐怕快闹翻天了。”宋青书打趣地说道。

    林平之脸色一红,往校场刚走几步,突然回过身来,神色复杂地问道:“恩公为何会帮我?”

    “在原本的世界中,你我皆是可怜之人,也许是同病相怜吧。”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宋青书恍如隔世。

    林平之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往跑过来的岳灵珊迎了上去……

    回到剑气冲霄堂,岳不群与穆人清已经商议妥当,决定一同上思过崖拜访风清扬。

    虽然风清扬属于剑宗,但岳不群想到如果真有一个剑术通神的师叔隐居于华山,那他自然不用整日提心吊胆华山会被左冷禅直接毁去,因此也急于到思过崖求证风清扬的存在。

    一行人来到思过崖过后,穆人清运起内力将声音传遍山巅:“华山剑宗后辈穆人清,求见小师叔。”

    一旁的岳不群暗自佩服,剑宗虽然重剑法而轻内力修行,但他们所练的混元功委实不在气宗的紫霞神功之下。

    穆人清一连喊了三遍,思过崖上却无半点反应,一行人面面相觑,纷纷盯着宋青书,连夏青青也开始怀疑起来。

    看到夏青青的神色,宋青书苦笑一声,耸耸肩:“为了你,我豁出去了。”

    说完气沉丹田,以更加雄浑的内力吼道:“风老头,我又回来了,上次一时大意,方才输了你一招,这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来来来,我们大战三百回合……”

    夏青青听得一头黑线,华山派众人脸色也不好看,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冷哼传来:“不自量力!”

    声音貌似轻柔无力,却能在宋青书如若雷鸣的吼叫中清晰传到众人耳中,岳不群脸色一变:没想到混元功练到极致是这种境界。

    话音刚落,一块大石头转角处出现一个白须青袍老者,神气抑郁,脸如金纸。

    “弟子穆人清(岳不群)拜见风师叔。”见到他的样貌,虽然多了一丝岁月的痕迹,但两人哪还认不出当年华山剑法第一的小师叔。

    风清扬一挥衣袖,穆岳两人只觉得一股柔和的气劲将自己扶了起来,心中佩服万分。

    看着剑气两宗的掌门,风清扬神色复杂,叹了一口气:“当年我错过了剑气二宗比武大会,导致剑宗几乎全军覆没,实在无脸再见剑宗之人,今日要不是……”说完恶狠狠瞪了宋青书一眼。

    宋青书被他看得心中发毛,连忙将夏青青往前一推,讪笑道:“这次是你的徒子徒孙有事求你,可不关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