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零一章 月圆之夜 紫禁之巅

    夏青青感到背后被宋青书掐了一把,反应过来,连忙悲戚地将袁承志的事情向风清扬说了一遍。

    见风清扬沉默不语,穆人清也说道:“小师叔,承志是我们剑宗最优秀的传人,我花了一生的心血,将复兴剑宗的希望寄托在了他身上,哪知他却丧身于东方不败之手。”

    风清扬疑惑地说道:“你们口中的袁承志我曾经也在暗中观察过,一身武功已不在当年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之下,东方不败居然这么轻易就击杀了他?”

    “他的速度太快了,”夏青青连忙将得到的情报说与风清扬听,“据当日再场的方证大师的反映,东方不败的速度已经超过了人类的极限,袁大哥一开始就丧失了先机,所以才……”夏青青再也说不下去,捂着小嘴,站在那里无声地抽泣。

    思过崖上很多年轻弟子只见一个俊俏风流的少妇站在那里梨花带雨,长裙拂地,衣带飘风,鬓边插着一朵小小白花,花瓣随着微风微微颤动……不由得看得痴了。

    “宋大哥当日也在现场,具体情况太师叔可以问他。”夏青青擦干泪痕,一指宋青书。

    “左冷禅也就罢了,”风清扬面露疑惑,看着宋青书,“听说当日玉皇顶,你一剑就击败了冲虚道人?”

    “小子侥幸而已。”宋青书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冲虚的剑法我见过,”风清扬负手而立,“连绵不绝,破绽极少,可以算得上当事第一流的用剑高手,你居然能一剑击败他。难道上次我们交手过后,你又有什么奇遇不成?”

    “只是小子使诈取巧而已,真打起来,分出胜负怎么也要百招之后。”宋青书坦言道。

    “取巧?”风清扬一愣,突然恍然大悟,“老夫明白了,你必是激他一开始就全力防守,他的太极剑有一个极大的破绽,一般人看不出来,但剑术造诣高过他的人,的确可以凭此一剑击败他。”

    “风老只凭小子三言两语,就还原了当日情景,小子佩服佩服。”宋青书惊讶地看着他。

    “不必拍老夫马屁,上次的账我等会儿再跟你算。你先说说当日袁承志和东方不败交手的情况。”风清扬皱眉问道。

    “东方不败速度极快,整个玉皇顶上能看清他出手的不超过三人,袁大侠正好是其中之一。尽管如此,他的速度还是比不上东方不败。只好凭借神行百变不断变换自己方位来躲避东方不败的攻击。不过东方不败的身法比他的神行百变更为精妙,而且攻击从四面八方任意一个角度突兀而来,无奈之下袁大侠只好以金蛇剑法护住全身,不过此举却是极为耗费内力。在东方不败全方位的围攻之下,袁大侠的空间被压缩得越来越小,最后终于避无可避……”宋青书侃侃而谈,当日一战的细节第一次被还原在众人眼前。

    岳不群听得羞愧不已,当日自己除了见到一道红影,一道金光,其余什么都没看清,没想到宋青书年纪轻轻,却能将那场大战看得如此清楚。

    “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风清扬喃喃自语,“当快到一定境界,招数里的破绽也就不再是破绽了,看来只能以静制动……”

    “风老,不是我说丧气话啊,我跟你们两人都交过手,你给我的压力远没有他给我的压力大啊。”宋青书犹豫片刻,还是提醒道。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夏青青倒还罢了,都见过东方不败几次,穆人清和岳不群一直都惊惧于东方不败鬼神般的武功,见他居然跟东方不败交手过后毫发无伤……

    岳不群手下众弟子更是震惊不已,林平之庆幸自己居然能得到这样天下第一等的高手传授武功,岳灵珊却是震惊对方年纪明明不比自己大多少,却已经能和魔教第一高手交手了,一双圆圆的大眼睛骨碌碌转个不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风清扬脸色讪讪:“以你的轻功,从东方不败手中逃得性命的确问题不大。”当初他可是吃过这个亏的,眼睁睁看着对方抱着一个人,还能从自己手中跑掉,被他当成奇耻大辱。

    “风老你别这么看不起人好么,”宋青书只觉得一下子面目无光,反驳道:“我和他交手两次,第一次完败,第二次我可是打得他重伤吐血的。”

    风清扬一副明显不信的样子,冷笑道:“上次交手,你的武功虽精妙,但杂而不纯,离袁承志都还有点差距,怎么肯能伤的了东方不败?”

    岳不群和穆人清纷纷点点头,附和风清扬的判断。

    夏青青回忆起那晚的细节,犹豫片刻,朱唇轻启:“我倒是可以为宋大哥作证,上次他和东方不败交手过后,自己深受重伤,东方不败衣襟上也有血迹,看来也受伤不轻……”

    宋青书得意一笑:“没听说过‘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风清扬眼神一眯,语气淡然:“小子,我倒想看看,你现在武功究竟到了何种地步。”话音刚落,一股轻柔的内劲四散开来,华山派众人不得不纷纷后退,将场中空了出来。

    宋青书脸色一僵,犹豫说道:“风老头,你可要考虑清楚。我虽然最后肯定是输,但你想赢我恐怕也没那么容易,万一你一不小心受伤了,在和东方不败决战之前可没那么容易好啊。”

    风清扬淡淡一笑:“我俩比试又不需要真的出手。”

    宋青书一愣,恍然大悟,笑道:“小子迂腐了。”

    见他这么快领悟了自己的意思,风清扬激赏地看了他一眼,眼睑下垂,负手而立,山顶风势不小,却未能吹动他衣衫一分一毫。

    宋青书神情一整,抱拳道:“请恕小子得罪了。”说完脚步往前一踏。

    风清扬眼皮颤动了一下,宋青书却如临大敌,急退两步。

    一招失利,宋青书也不着恼,迈出左脚往左前方慢慢踏了出去。风清扬右肩微微一沉,身子左半部分颤动一下。宋青书却神色凝重地将左脚收了回来,在原地划了个半圆,又缓缓抬起右脚……

    一旁的岳灵珊本以为会有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哪知道瞅了半天两人都在原地不动,顿时觉得分外无聊,来到父亲身后,娇蛮地问道:“爹,他们怎么还不出招呢?”

    “他们已经出招了。”岳不群神色凝重地解释道,两人的境界都远远超出了自己,幸好他对华山剑法比较熟悉,否则他也看不出蹊跷。

    一炷香过后,宋青书往后退了一步,恭敬地说道:“小子输了,以前不知天高地厚,今日才见识到前辈的真正境界,心服口服。”

    风清扬坦然受他一礼,转身消失在原地,一阵清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代老夫传话,下个月十五,月圆之夜,紫禁之巅,老夫定当造访东方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