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零三章 一记闷棍

    大清治下实在没什么拿得出手的门派,什么六合门,韦陀门,商家堡,青竹帮,蓬莱派……都是一些江湖中不入流的,说起来泰山派反而算得上满清境内有数的大门派了。

    宋青书每到一处,除了个别门派露出了不满,大多数门派都是惊喜交加,想到可以将子侄送到皇宫当大内侍卫,一群人不仅没有想象中的抵触,反而显得十分配合,巴不得子侄能立马跟宋青书上京报道。

    有些消受不了各派掌门的热情,宋青书连忙借口还要到其他门派传旨,给他们留下相关凭证,让他们自己一个月内自行到京城护军统领处报道。

    心中挂念着往京城赶去的夏青青,宋青书一直都运起踏沙无痕在赶路,一方面锻炼动态视力,以求能运用在与敌人对战之中,而非仅仅用来脚底抹油,另一方面就是为了节约时间,他在夏青青身上花了这么多功夫,如果仅仅因为回京晚了一步,导致她为了救归辛树夫妇而出事,那真算得上让煮熟的鸭子飞了,自己还不得郁闷死。

    幸好各个门派都很配合,连泰山派掌门天门道人都认命地派自己最得意的弟子上京,宋青书一路风尘仆仆,仅仅花了十来天就将数十个门派跑遍了。

    “哭泣的夜,短叹长嗟,如像困于荒野,一切也凋谢……”一路哼着歌,宋青书正在赶回燕京的路上。

    途径山东江苏交界处时,前方一处树林传来兵刃交加的声音。宋青书大致望去,见是一群山贼在围攻一车队,看车队护卫装束应该是一官家之人。

    “关我球事~”宋青书吹了个口哨,又继续赶路起来。他本身就不喜欢满清朝廷,巴不得清国越乱越好,康熙焦头烂额之际,自己的机会才更多。满清官员被劫杀这种事情,他可是喜闻乐见。

    “爹,我先挡住他们,你快护着娘先走!”突然耳边传来一清脆悦耳之声。

    “咦?”已经跑过去的宋青书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一看,只见车队当中一个英俊风流的少年一柄剑耍得寒光闪闪,拖住了马贼至少三分之一的兵力。

    宋青书见他虽然一副男装打扮,但身材娇小婀娜,再加上刚才的声若黄莺一般悦耳动听,分明就是女扮男装。

    “英雄救美,美人儿以身相许这种戏码我最喜欢了。”宋青书摸摸下巴,立马改变主意,往那边走了过去。

    “岂有此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这群匪人居然敢公然袭击朝廷命官,这个世上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宋青书一边走一边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书呆子,快离开这里,这群亡命之徒可不会和你将什么仁义道德的。”重围之中的男装少女危急中见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男子莽莽撞撞走了过来,不由得好心提醒道。

    “小姑娘你倒是好心,你们明明就自身难保了,怎么还有兴趣管其他人的闲事?”宋青书找到一块大石头,小心翼翼吹掉上面的灰尘,还不忘用衣袖擦拭一番,好整以暇坐了下来,看着场中两拨人斗得死去活来。

    马贼本来听到有人不怕死过来了,还以为是什么人物,见是一疯疯癫癫的书生,也就不甚在意,继续围攻起车队。

    宋青书打量一番,车队的护卫大都已经丧失了战斗力,只有那名女子以及她口中的爹明显武艺非凡,一群马贼居然围攻不下。

    见双方僵持,宋青书也不着急,调笑着问道:“姑娘你一个官家小姐,怎么学那些江湖中人舞刀弄枪呢?”

    “姑娘,你这剑法不错哦,在哪儿学的啊?”

    “姑娘……哎哟!”

    听到对方一声惨叫,男装少女悻悻说道:“让你聒噪!”

    “武当派的芙蓉金针?”宋青书将对方射来的金针拿到眼前打量起来,心中一惊,嘴上却说道:“好好的姑娘家,不拿针来绣花,偏偏拿来当暗器。我事先警告你啊,最近我对用针的姑娘有点过敏,你可千万别把我惹火了啊。”

    “你!”男装少女被他三言两语气得不轻,马贼们纷纷趁势相逼,少女顿时险象环生。

    “芷儿,人家高人和你开玩笑呢,切莫当真。”那个年长武官江湖经验毕竟更足,一眼就看出了宋青书并无恶意,“在下江浙水陆提督李可秀,此次携家眷赴任,路遇马贼打劫,还望高人出手相救。”

    “名字带了个‘芷’字?”宋青书眉头一皱,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这名字犯了我的忌讳,不救,不救。”

    李可秀一愣,心想这些江湖人士行为真是古怪,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

    “他是高人?”少女冷哼一声,“爹,别被这个书呆子给骗了,他那副疯疯癫癫的,能是什么高人。”

    “小丫头,别瞧不起人哦,我真是高人,你求我啊,说不定我一开心就会救你哦?”宋青书笑嘻嘻地说道。

    “高人是有多高?”少女不屑道。

    “再怎么说也得有三四层楼那么高吧。”宋青书回道。

    少女灵动的眼珠突然一转,于招式空隙间问道:“既然你是高人,那么你出手多少招能制服这群马贼?”

    “制服他们?”宋青书不屑地说道,“我都不稀罕用手的,动动嘴就行。”

    “骗谁呢?”少女生气道。

    宋青书正欲开口继续调戏,突然头上结结实实挨了一棒,顿时双眼一翻,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呸!”宋青书身后一个马贼收起哨棒,大骂晦气,“一直在这里聒噪,老子还以为真是什么高手,忍你很久了,早知道是个银样镴枪头,早就几大耳刮子扇过来了。”

    看见心目中的高人被人一棒解决,李可秀心中一惊,心想自己难道真看走眼了。

    男装少女见宋青书如此不堪一击,也愣了半晌:“喂,虽然对你没抱什么期望,但你这也太没用了点吧。”

    这一失神功夫,几把长刀已经架到她细嫩的脖子上,少女一呆,再也不敢异动。

    见女儿被擒,李可秀大怒,可惜关心则乱,很快也被制服了。

    “哼,金蛇王死了,剩下那些二三四五当家打过来打过去,老子还不伺候了,本想劫一票就走,嘿嘿,居然让老子抓到一个大官,还找到一个嫩娘们,看来运气还不错啊。”见车队众人尽数被制服,马贼为首一人哈哈长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