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零四章 男装少女

    “那些什么二三四五当家打来打去,究竟谁赢了?”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问道。

    “他们干得火热朝天,老子哪知道。”首领不耐烦答道,突然神情像见了鬼一般,猛然回过头去。

    只见刚刚躺在地上的宋青书又笑嘻嘻地坐在那块大石头上,不管是马贼还是李可秀父女,尽皆呆立当场。

    “你没死?”首领惊骇问道。

    “我是高人嘛,当然没这么容易死了。”宋青书回头朝着男装少女一笑,“小丫头,捂上耳朵,我让你见识一下怎么动动嘴就解决他们的。”

    “艹!”作贼也是有尊严的,被这样当众侮辱,一群马贼纷纷大怒,拔出刀就砍了过去。

    宋青书神色一整,深深吸了一口气,嘴一张,一声清啸之下,犹如讯雷疾泻声闻数里,令一干马贼肝胆剧烈,头痛欲炸。

    半柱香时间,刚才还生龙活虎的一群山贼,纷纷抱着脑袋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

    “狮吼功!”李可秀震惊地看着宋青书,没想到他年纪轻轻,居然有这么雄浑的内力。

    马贼首领半跪在地上,面目狰狞地看着宋青书,咬牙切齿道:“阁下武功既然如此高强,又何必这般戏弄我等。”

    “刚才在你们势均力敌的时候出手,他们对我的感激又怎么比得上落入你们手中,经历绝望过后,再被我救出的感激之情呢。”宋青书理所当然地说道。

    李可秀父女听得一头黑线,马贼首领一口鲜血喷出,差点没被直接气死。

    “先别吐了,说正事。我看你谈吐气度,实在不像一个区区马贼首领,你叫什么名字。”宋青书看着他说道。

    “龙傲天!”马贼首领犹豫一下,还是直接说道。

    宋青书虎躯一震,惊异地上下审视了他一番,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我有一个朋友跟你们有几分渊源,本来就打算放了你们的。现在听了你的名字,我更不会为难你们了,你带着手下走吧,他们只是被我震得有点脑震荡,休息几天就好了,当然,刚才敲我闷棍的那位英雄,恐怕得多躺几天。”

    龙傲天扶着一群手下颤颤巍巍往树林深处走去,消失之前回过头来深深地看了宋青书一眼,似乎要将他的相貌记在心中。

    “你怎么将他们放走了?”男装少女一边扯下身上的绳索,一边嘟着嘴抱怨道。

    “芷儿,不得无礼!恩公,这是小女李沅芷……还不快来多谢恩公救命之恩。”李可秀连忙瞪了女儿一眼。

    “不用不用,”宋青书讪笑道,“我救人的目的本来就不太纯洁。”

    李可秀一愣,没听懂对方让自己女儿以身相许的潜台词,还是热情说道:“敢问恩公高姓大名。”

    对方也是官场中人,宋青书犹豫半晌,最后还是实话实说:“李大人别这么客气,在下宋青书,说起来我们还算同僚呢。”

    “你就是那个御前侍卫第一高手宋青书?”少女惊讶地看了他一眼。

    “没想到我都这么出名了?”宋青书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原来是在泰山大放异彩的宋大人。”李可秀恍然大悟,连忙和他套起了近乎。

    过了一会儿,宋青书面露为难之色:“本应送提督大人一程的,只可惜皇命在身,宋某还急着赶回燕京复命……”

    李可秀长年混迹官场,立马接口说道:“宋大人不必担心,前来接应我们的人马马上就到,皇命更重要,宋大人还是早点启程吧。”

    李沅芷面露狡黠之色,来到宋青书身边,作势欲拜:“高人,收我为徒吧。”

    宋青书被唬了一跳,连忙伸出手去捏着她的小臂将她扶了起来,李沅芷虽生于南方,但从小在北方长大,身上有一丝豪爽之气,并不像一般女子那样在意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至于宋青书么,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原则,更不会在意了。

    “李小姐这是做什么?”宋青书只觉得心中天雷滚滚,心想自己原本是想英雄救美的,美女不以身相许也就罢了,反而成了自己徒弟,自己可不想日后干出什么有违纲常的事情出来,哪会同意当她师父。“拜你为师啊,你的武功这么高,我要是能学到你一半,哦不,一两层的功力,就比现在高多了。”李沅芷睁着大大的眼睛,天真地说道。

    “胡闹!”李可秀也觉得啼笑皆非,平日里最心疼这个女儿,又舍不得狠下心来骂她。

    “刚才你使出了芙蓉金针,看来教你功夫的是武当门人。我与武当派之间,哎~”宋青书摇摇头,语气坚决说道,“总之我是不会收你为徒的。”

    “这样啊,”李沅芷满脸失望之色,口中喃喃说道,“可是我真的很想去看紫禁之巅一战啊。”

    “什么?”宋青书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见自己无意间暴露了真实目的,李沅芷再神经大条,脸色也不由得讪讪,一咬牙,直接说道:“这几天江湖中传得最凶的就是华山派剑圣风清扬与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在紫禁之巅的一战,对于谁能取胜,众说纷纭。最可惜的是比武地点在皇宫之内,江湖中人想看也看不到。”

    “我想你是大内侍卫嘛,要是能带我进宫,我就能目睹这一旷世奇战了,到时候回来说给师父和爹听,羡慕死他们,哼!”李沅芷语速奇快,一大段话说下来却又字字清脆悦耳。

    李可秀心中一暖,自己之前随口一提,说不能目睹当世两大绝顶高手一战,颇为遗憾。没想到女儿一直记在心中,还时刻念着自己……

    “私自带人入宫,可是死罪,”宋青书心想真追究起来,自己不知都死多少回了,不过当着满清一个封疆大吏的面,表面工程总是要做的。

    哪知道李可秀这个老狐狸早就跑到一旁安慰起家眷了,装作没听到什么。

    李可秀其实也有着自己的主意,他一个汉人,一步步凭着军功爬到如今这个位置,付出了比旗人多几倍的艰辛与心血。

    心想要是女儿进宫偶然间被皇上看到了,那画面不要太美……就算没那么好运气,京城里达官贵人一抓一大把,若是能傍上一个王公大臣也不错啊,对了,听说最近有个韦爵爷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