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零五章 鱼与熊掌

    李可秀心底早就想把女儿送到京城,这次见女儿误打误撞,不由得心中一乐。

    见李可秀不明确反对,宋青书哪还不知道对方的意思?正好他也巴不得漫漫旅途,能有个美女相伴左右,当然,这个谱还是要先摆出来的。

    “可是我要急着赶回京城,没功夫陪李小姐慢慢走啊。”宋青书为难地说道。

    李沅芷听他语气有所松动,雀跃道:“这个不是问题,我父亲有匹宝马,可日行千里。”

    “日行千里?”宋青书一直觉得古代的千里马都是吹嘘得厉害,最精锐的骑兵部队也只能日行数百里,十万火急的金牌信使,每站换人换马,一昼夜也不过五百里,千里马?宋青书不屑地冷笑一声。

    “若是李小姐能跟上我,那宋某就带你上京城。”话音刚落,宋青书一溜轻烟已经消失在数十丈之外。

    李沅芷一惊,连忙翻身上马,策马追去。一路追了数十里,都没见到宋青书的背影,见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心中一急,小嘴一瘪,顿时伤心的哭了起来。

    宋青书见李沅芷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拼命地夹着马肚,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连忙现身出来拦住她:“别跑了别跑了,前世里那么多女人的一血献给了自行车,我可不想你的也给了马鞍。”

    见到宋青书,李沅芷破涕为笑,也没太听懂对方的话,欢喜地叫道:“你愿意带我去看紫禁城之战了?”

    “愿意了愿意了,天色已经晚了,先找个客栈投宿吧,明天一早再上路。”宋青书温柔地将她扶下马来。

    刚一下马,李沅芷秀眉一蹙,只觉得双股有些火辣辣疼痛,想到离京城还有数百里,一张俏脸不由得耷拉下来。

    两人在临近的小镇上找了家客栈,宋青书倒没什么别样的心思,用过晚饭过后就回到房中打坐调息自己的内力,长期运用踏沙无痕,速度是上来了,但对内力的消耗也显而易见。

    一夜时间,宋青书将九阴真气沿着任脉,手三阴经,足三阴经运行几个大周天,又将神照真气沿着督脉,手三阳经,足三阳经运行了几个大周天。

    任脉主血,乃阴脉之海,督脉主气,为阳脉之海,宋青书将九阴真气至阴至寒的内力放于任脉诸经,将神照真气至刚至阳的真气存于督脉诸经,互补干扰,倒也暂时解决了两种真气不能共存的问题。

    东方既白,宋青书一夜未睡,却丝毫不觉得困觉,反而神清气爽,敲了敲隔壁的房间,“起床了起床了~”也不待李沅芷开门,径直先下楼找小二上点豆浆来喝。

    宋青书以前见小说里面说起任督二脉,还以为是多高大上的东西,如今自己练了武功,才知道督脉不过就是沿着脊柱分布,越过头顶,到达上唇的人中穴,任脉就是身体前侧正中央一条,两者唯一的交点就是会*。

    “要打通任督二脉,不就是让菊花开一次么。”宋青书只觉得双腿一紧,连忙恶寒地打消了这些念头。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有人下楼的声音,步履轻盈,一听就是少女脚步,宋青书抬头一看。

    只见李沅芷一身淡黄色女武士服,腰间缠着一条手掌般宽的蓝色腰带,更加凸显出纤腰的盈盈一握,身姿窈窕轻盈,典雅秀美。

    宋青书注意到她衣襟之下饱满充实,再看到衣领处肌肤胜雪,白里透红,鲜嫩得仿佛能掐出水来,只觉得口干舌燥,连忙端起豆浆大喝了一口。

    “宋大哥,我今天这般打扮好看么?”李沅芷来到桌前,得意地原地旋转了一下。

    “好看极了!”见她眼神顾盼流转,清澈地如同纯净的天空,宋青书心中惭愧,绮念顿消。

    “呀!我也喜欢喝豆浆。”李沅芷端起宋青书早已为她叫好的一碗豆浆,骨碌碌就喝了半碗。

    宋青书见她一双手白玉一般,修长素净,还有脸上泛起的那丝神采飞扬的光彩,多了几分别样的灵动与情韵,心中感慨万千:“人.妻妩媚多情,少女青春靓丽,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

    “终于到京城了!”三日过后,李沅芷伸了一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因长期乘马而酸软的身子,满脸雀跃地看着繁华的京城。

    宋青书不动声色地收回了打量对方因伸懒腰而分外突出胸部的目光,说道:“我要先去见一个人,你找个地方先住着,回来后我带你进紫禁城。”

    “不干,万一你是想抛下我不管怎么办?”李沅芷眼神灵动,凑上来说道,“我陪你一起去。”

    想起夏青青是出名的醋缸子,宋青书讪笑道:“这个不太方便。”

    “莫非你要去逛窑子?”李沅芷从小随父亲长于北地边塞,说话起来可没什么顾忌。

    “呃,当然不是了!”宋青书一头黑线,心中补充了一句,要去也得去青楼这种高端会所嘛,窑子一股浓浓的街边发廊即视感,自己可没什么兴趣。

    “那肯定是去见一个女人了。”李沅芷狡黠地笑道,“放心,对外我宣称是你的徒弟,不会让对方误会的。”

    宋青书犹豫片刻,心想李可秀能征善战,又是个汉人,日后说不定有用得上的地方,不过他一向对朝廷忠心耿耿,要拉拢他,恐怕还得从他的独生爱女身上入手,心中有了计较,宋青书笑道:“好吧。”

    来到一处僻静民宅,是金蛇营在京城的一个据点,之前夏青青和他约好了在此见面。

    还没进门,不远处的湖边传来一曲哀怨的洞箫声,宋青书对音律一窍不通,只觉得箫声凄美异常,却听不明白箫声传达的意思。

    一旁的李沅芷好歹是个官家小姐,虽然喜欢舞刀弄枪,但从小琴棋书画也没少学,听到对方的箫声,李沅芷眼睛一下子红了,口中不自觉念出了这首箫曲《与君别》:

    与君别後愁无限,永远团圞,间阻多方

    水远山遥寸断肠

    终朝等候郎音耗,捱过春光

    烟水茫茫

    梅子青青又待黄

    与君别后一夕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