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零七章 望气之术

    一种错乱的荒谬感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内心一阵狂喜,宋青书连忙绷紧了面皮:“臣领旨!”

    “对了,听说这个月十五,有个武功很高的人要来紫禁城和东方教主决斗?”康熙脸色有些不好看。

    “回皇上,是华山派隐居数十年的高手,人称‘天下第一剑’的剑圣风清扬,恐怕是因为之前东方教主击杀的袁承志是华山派弟子的缘故。”宋青书答道。

    “真当朕的皇宫是比武校场了!”康熙的脸皮抽了抽,恨恨说道,“日后大清一统天下,朕定要让华山派从武林中除名。”

    听着韦小宝立马的溜须拍马,宋青书可不敢说什么坏话,想到万一日后传扬出去,夏青青还不得撕了自己。

    “那个什么风清扬的武功比之东方教主如何?”过了片刻,康熙突然问道。

    “这个不好说,胜负五五开,”宋青书见康熙脸色更难看了,连忙说道,“不过紫禁城算得上东方教主主场作战,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高手相争,胜负不过一线,这样看来东方教主胜算应该高一点。”

    康熙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下,说道:“据探子回报,如今京城里来了大批武林人士,为了一睹两大绝世高手的旷世之战,他们肯定想尽办法要混进宫来。这段时间青书你就和多隆负责皇宫里的安全,不要让闲杂人等混进宫来,我大清皇宫可不是菜市场。”

    “遵旨!”宋青书脸色一苦,心想这样一来自己恐怕要得罪一大批武林人士,康熙为什么就不像陆小凤里面那个皇帝那么开明,恩准部分武林人士进宫啊……当然这些也只有想想,站在康熙的角度,的确没理由同意武林人士随意进出皇宫。

    “青书你一路奔波,也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康熙柔声说道。

    “谢皇上!”临走时宋青书往御书房一个阴影处看了一眼,慢慢退了出去。

    看到宋青书关好了御书房的大门,康熙脸色一沉,压低声音问道:“小宝,宋青书的*查清楚没有?”

    “奴才该死,被那几个刺客一闹差点忘了正事,”韦小宝连忙说道,“已经查好了,宋青书本是武当第三代首席弟子,只可惜因误杀七师叔莫声谷,被武当逐出了师门。后来与峨眉掌门周芷若成亲,少林寺屠狮大会上被其师叔俞莲舟打成重伤,江湖传言,他已经不治身亡。只是没想到他不仅没死,武功更是远胜从前。”

    康熙若有所思,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戕杀师叔,武当弃徒,为武林正道所不容。如今乱世,用人当唯才是举,宋青书这样的正好为朕所用……”

    宋青书走出御书房没多久,就停下了脚步,笑道:“老祖今日好手段,轻而易举制服了三个江湖一流高手,还没被多隆他们看出破绽。”

    “咳咳……”很快一个佝偻的老太监出现在了身后,“洒家只是在关键时刻用针封住了他们几人的穴道,让其身形凝滞而已。”

    回头看着这个风烛残年,似乎已经半截入土的老人,宋青书疑惑道:“老祖今日为何有兴趣现身相见?”

    葵花老祖抬头遥望南方,良久方说道:“人老了,总有些东西放不下……洒家近日有事要到南方一行,小皇帝的安危就靠你了,那批御前侍卫武功太差了。唯一可惜的就是不能见到东方那丫头和风小子一战了……”

    “风小子?”宋青书转念一想,风清扬虽然白发苍苍,但是年纪在葵花老祖面前的确是个黄髫小儿而已,突然神色一变,惊骇地看着葵花老祖:“东方丫头?莫非葵花宝典真能改变人的性别?”

    葵花老祖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并不答话。

    “老祖,有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讨了个没趣,宋青书只好换了个问题,“阁下不是前明的太监么,为什么现在对清朝的皇帝如此忠心耿耿?”

    “忠心?”葵花老祖嘴角露出一丝讥讽,“多少年了,洒家已经不知道目睹了这宫中换了多少主人,还有什么忠心可言。”

    略一犹豫,葵花老祖继续说道:“也不怕告诉你,洒家练功需要借助真龙之气滋养,几百年来,康熙小皇帝是身上真龙之气最浓郁的,洒家自然舍不得他死。”

    “真龙之气?”宋青书目瞪口呆,“世上真有这玩意?”

    葵花老祖淡淡一笑:“自然是有的,历史上一些大阴阳师都能够望气断命,洒家也是练功日久,感悟了天人化生,万物滋长之后,才察觉到了皇帝身上的真龙之气的。”

    “老祖你感受一下我身上有没有什么王霸之气?”宋青书心想,自己如果是主角的话,主角必备的王霸之气总应该少不了吧。

    葵花老祖仔细打量了他一番,表情突然变得仿佛吞了一个苍蝇一样恶心,嫌弃地说道:“呸!你身上有洒家最讨厌的桃花气息,洒家若是所料不差,你最近必有一场桃花劫。”

    看着葵花老祖渐渐消失在远处,宋青书腹诽不已:“就算你没了小丁丁,也不能这样报复社会,一副巴不得天下有情人皆成兄妹的样子啊!呸呸呸,坏的不灵好的灵,阿弥陀佛,如来保佑……”

    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路,看到焦急往这边张望的李沅芷,宋青书连忙迎了过去。

    “我们先出去再说。”宋青书连忙解开夏青青的穴道,拉着两人就往宫门走去。

    哪知夏青青一下子就甩开了袖子,恨恨不已地看着他,宋青书叹了一口气:“袁夫人,刚才没法细说,我真的是为了你好。”

    “我当然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了!”夏青青眼中泛起了一层泪花,“可是我不需要!刚才归师兄用生命为我换来的机会,我全力出手,未必不能和狗皇帝同归于尽。”

    “就算你出手成功了,我倒是无所谓,可是与你一路进宫的李小姐事后必死无疑,你甚至还会害了她的父母,为了报仇害了无辜人丧命真的是你愿意看到的么?”宋青书正色说道。

    “只要能够成功报仇,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夏青青歉意地看了李沅芷一眼,“到了阴间我给你做牛做马也愿意。”

    李沅芷脸色有些不好看,侧身闪了过去。

    “可是你真的以为你能成功么?”宋青书语气讥诮道。

    “你口口声声说会帮我报仇,刚才那种情况如果你和我一同出手,康熙必死无疑。说到底,你不过是贪图荣华富贵,一直在敷衍我而已。”夏青青此时看着宋青书的眼神充满了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