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零八章 三个和尚没水喝

    宋青书也不禁有些火气上涌:“你还口口声声说只要我帮你报仇,你就会以身相许呢。刚才动手后,我们必死无疑,我去哪里收我的酬劳。”

    夏青青胸前起伏不定,过了一会儿,贝齿轻咬:“好,你想要,我今天就给你,一天不够,三天;三天不够,我全心全意服侍你一个月,让你享尽温柔……一个月后,你陪我去杀康熙,怎么样?”

    一旁的李沅芷以手扶额,满脸无语:“天呐,我为什么这么倒霉,怎么就上了这么一艘贼船?”

    在房里胡天胡帝一个月?那画面太美,脑中稍微幻想一点片段宋青书就心动不已,好不容易方以大毅力压制一口答应的冲动:“袁夫人,我那样说只是和你开玩笑的而已。其实刚才御书房里潜伏着一个堪比东方不败的高手,归辛树一家三口都是被他暗中制住的,就算我和你一起出手,也绝无成功的可能。”

    “天下哪有这么多高手?”夏青青满面狐疑地盯着他。

    “我说的是真的,”宋青书连忙把葵花老祖的来历说给她听,见她仍然半信半疑,不禁说道:“要是不信的话,你可以检查归辛树一家三口的身体,一看便知。”

    夏青青脸色微变:“他们的遗体被大内侍卫拖走了,不知道会被怎么作践。”

    “要是我把他们的遗体夺回来,你是不是就原谅我了?”宋青书看着夏青青问道。

    见到宋青书那副表情,夏青青恨得牙痒痒,自己难道能说不,然后任由师兄师嫂的遗体被作践么?无奈地点点头,不甘心地说道:“好!”

    “别回答得这么心不甘情不愿嘛,”宋青书展颜一笑,“我先送你们出宫去,最近皇宫里风声太紧,我担心你们的安全。”

    一行人来到宫门口,守卫为难地看着宋青书:“宋大人,近几日京城江湖人士太多,为了皇宫安全,皇上刚刚下旨,月圆之夜之前,除非有他的金牌在手,不然任何人都不能出入皇宫。”

    “怎么会这样?我从御书房出来。”宋青书一脸茫然地说道,心中却乐开了花,这真是天助我也。

    宋青书只好带着两女折返,往自己住处走去,表情无奈地说道:“只有请两位女侠暂时在寒舍委屈一下了。”

    夏青青和他相处日子已久,哪还不知道宋青书那点小心思,只是如今心事重重,懒得点破而已。

    李沅芷更是乐于呆在皇宫之中,一来是从没来过,觉得稀奇,二来是担心出宫后,在月圆之夜那场旷世比斗前回不了宫,那这一路的担惊受怕岂不白受了?

    “你们先在这屋里呆一会儿吧,尽量别到处乱晃,我先去看看他们是怎么处理归辛树等人遗体的。”宋青书带着两人回到自己的院落中,嘱咐完过后,便去找多隆了。

    宋青书好不容易一路寻得多隆,连忙上前搭话:“多大人今日力毙刺客,真是让宋某大开眼界。”

    “原来是宋兄弟啊,哎,别提了,”多隆一看是宋青书,满脸晦气地开始吐着苦水,“我一时大意,中了刺客奸计将他们带到皇上面前,幸好最后有惊无险,幸好皇上没有降罪,不然哥哥被打入死牢也没话说。”

    “这些刺客害得弟兄们今天损失惨重,不知多大人准备怎么处置他们的尸首?”宋青书假装无意问道。

    “那还用说!”多隆咬牙切齿道,“将他们挂在城门口暴晒数日,警告那群江湖泥腿子,谁要是图谋不轨,这就是下场。”

    “这样啊……”宋青书故意装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多隆果然上当,最近诸事不顺,他已成惊弓之鸟,心中咯噔一下,连忙问道:“宋兄弟是不是有什么顾虑?”

    宋青书搂着他的肩膀到一旁低声说道:“多大人你有所不知,这几个刺客来历我到略知一二,他们是华山派的归辛树一家三口,这个归辛树虽然号称神拳无敌,武功也还不错,不过在整个江湖中也只是二三流的人物。”

    “多大人你本意是想震慑江湖中人,一般宵小倒也罢了,不过另外一些武功高过归辛树的人,若是看见三人尸首,一番打听之下,得知今日之事,*之下,心中肯定会犯嘀咕:连归辛树他们那么一般的武功都能一路杀到御书房,那自己潜入皇宫不是易如反掌哦?”

    “江湖中人往往胆大包天,仗着自己武功闯进宫来试探一番也不出奇。如果到时候惊动了皇上,皇上并没有说要怎么处理归辛树等人尸首,一问之下得知一切是因为你自作主张,你觉得皇上会怎么想?”

    多隆被他一番话说得悚然一惊,后怕地说道:“幸好得到宋兄弟提醒,那我将他们扔到城外乱葬岗,你看怎么样?”

    宋青书心想那样就可以让青青通知宫外的手下在夜里将归辛树一家收敛,连忙点头:“不错不错,现在非常时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多隆嘿嘿一笑,一拍宋青书的肩膀:“宋兄弟跟韦大人一样,同样深谋远虑,日后注定飞黄腾达,到时候可别忘了哥哥哦。”

    “这是哪里的话,皇上派大人组建‘血滴子’,派我组建‘粘杆处’,还需要多大人多多提点才是。”宋青书连忙放低姿态,说道。

    听到‘粘杆处’,多隆一惊,又不好多问,连忙说道:“那是自然,对了,我得先去处理这些刺客的尸首了,日后我们再一起多多商议。”

    “多大人慢走~”看着多隆离去,宋青书连忙转身往自己房中走去。

    听到宋青书的复述,夏青青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为什么事情到了你手中总能这么容易解决?”

    “谁说的,我明明就对你束手无策。”宋青书苦笑道。

    夏青青盯着他,脸上腾起一团晕红。

    “咦~”一旁的李沅芷再也受不了,仿佛怕冷一般,站起来双手抱肩,使劲捋了一下胳膊,“你们可不可以别这么肉麻,屋里还有小孩子呢。”

    看着夏青青窘迫地退到一旁,宋青书没好气地瞪了李沅芷一眼:

    “你算什么小孩子,明明都已经到了嫁人的年龄了,该大的地方也都长好了……”

    李沅芷虽然一副娇滴滴的模样,但自小被父母宠惯了,行事任性天不怕地不怕,不过这次碰到宋青书总算遇到了克星,听到他那些露骨轻浮的话,一张俏脸腾地就红了,“不跟你说了啦~”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激动人心的时刻,宋青书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两女赶了出去,原来由其他人在场,夏青青顾忌自己文君新寡的身份,说什么也不愿意让他和自己同住一个屋檐下;李沅芷更不用说了,那眼神就像看色狼一般,让宋青书很受伤。

    刚走到屋外,一个侍卫跑到跟前禀告道:“宋大人,韦爵爷请你到他府中赴宴。”

    幸好宫中的侍卫一向都谨言慎行,生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被灭口。

    这个侍卫进了院子也低眉顺眼地盯着地上,丝毫不往屋中望那么一眼,宋青书不动声色地将房门关了过来,疑惑地问道:“可是如今宫门不是禁止人出入么?”

    侍卫答道:“韦爵爷有皇帝特赐的令牌,可以自由出入皇宫,而且宋大人也不是外人,自然没问题。”

    “那好啊。”宋青书正愁晚上没地方去呢,欣喜地跟着他往宫外走去。

    “宋大哥,小弟知道你今天刚回来,特意设宴给你接风洗尘。”韦小宝老远就从府内迎了出来。

    “韦兄弟客气了。”宋青书心中不由一暖,心想韦小宝对待朋友倒也热情。

    酒过三巡过后,宋青书见韦小宝眉宇间似乎夹杂着一丝忧愁,不由得问道:“韦兄弟是不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

    韦小宝迟疑了一下,招呼左右:“你们先下去吧,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

    宋青书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对方真的有事,见他如此郑重其事,不由得好奇起来。

    “宋大哥,过一段时间,我说不定要被派到北方去啊。”见下人全都离开过后,韦小宝愁眉苦脸道。

    “北方?”宋青书心中一动,问道:“山海关还是盛京城?”

    “皇上也在犹豫,还没最后定下来,”韦小宝叹了一口气,“不过不管到哪里都很凶险呐。”

    “如今两家都和朝廷保持着表面的关系,韦兄弟足智多谋,应付起来应该没问题的。”宋青书连忙安慰起来,心中却是奇怪:他和我说这个干什么?

    果然没多久,韦小宝继续说道:“那两家我倒不担心,主要是辽东那里是神龙教的老巢,上次我把洪安通那个老乌龟得罪狠了,他恨不得扒我的皮,抽我的筋。”

    “韦兄弟你身边护卫众多,他能有什么办法?”宋青书不以为然地说道,洪安通武功虽高,还没到那种视护卫于无物的境界。

    “我倒不担心自己,主要是担心我离京过后,府中防卫空虚,神龙教会派人对我老婆不利。”韦小宝说道。

    想到那晚自己借着酒醉大占双儿便宜,宋青书心中觉得颇不好意思,连忙说道:“韦兄弟你放心,等我将‘粘杆处’组建起来过后,会多派人暗中保护双儿姑娘的。”

    “不止双儿,”韦小宝讪讪笑了笑,回头对内堂喊道,“大老婆,快出来拜见宋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