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一十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

    “大美人,小美人,有没有想我啊?”回到自己的院落,见屋内黑漆漆一片,宋青书上前伸手欲推。

    “嗖!”宋青书连忙一个闪身,看着两指之间夹着的金蛇锥,不由得苦笑道:“算了算了,你们自己休息,我在外面找个地方睡就好。”

    斜靠在院中一棵大树树枝之上,宋青书郁闷不已: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现在连齐人之福都搞不定,日后还怎么开后宫啊……

    “是谁?”一对路过巡逻的侍卫偶然发现了树上的人影,纷纷大惊失色,拔刀问道。

    宋青书露了个头出去:“别大惊小怪,是我啦,最近皇宫不太平,我以后晚上都会站在高处监视皇宫内有没有异常。你们照常巡逻,不用跟我打招呼,省的暴露我。”

    “宋大人真是我辈楷模!”几个侍卫纷纷竖起大拇指,谄媚地笑道。

    待众人一走,宋青书立即躺到了树上,用手将附近树枝挪到在身前挡了起来,闭上眼睛直接睡了起来:“真是见鬼了,谁大晚上有这个闲工夫帮康熙看家护院,我又不是哈士奇。”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听到下面有开门的声音,宋青书也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见两女在院中开始梳洗打扮起来,连忙从树上跳了下来。

    “早啊!”宋青书活动了一下肩膀,呲牙咧嘴地说道。

    “早,”夏青青淡淡回道,突然神色变得似笑非笑,“公子昨晚睡得可好?”

    “还好,还好,月明星稀,别有一番风味。”宋青书打了个哈哈。

    李沅芷再也忍不住,噗嗤地笑了出来:“昨天半夜我们听到砰地一声巨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从树上面掉了下来呢?”

    “有么?我怎么没听到?”宋青书神色尴尬道,“对了,我今天要去护军统领那里去看看那些门派的人质有没有送来,先走了,不和你们聊了哈。”说完就急急忙忙落荒而逃。

    刚跑出大门没多久,听到身后传来的咯咯娇笑,宋青书不由得停下来揉了揉屁股,倒吸一口凉气:“昨天摔得真他娘的疼,不知道小龙女是怎么做到在一根绳子上睡觉的。”

    来到英武门,端起一杯凉茶漱了漱口,宋青书向侍卫道出了自己来意,侍卫连忙将护军统领请了过来。

    “原来是宋大人啊。”护军统领热情地迎了出来,他官职权力虽然比宋青书高,但他清楚宋青书如今正是皇上跟前的红人,更从其他渠道得知了宋青书即将组建“粘杆处”,更是不敢怠慢。

    “见过统领大人,”宋青书行了一礼,问道,“不知道现在有多少门派弟子前来报道了?”

    “按照名册上来看,本应该有一百零三人,”护军统领翻开一本花名册,“不过还没到报道的截止日期,因此只陆陆续续到了三十几人。”

    “才三十几人啊?”宋青书略微有些失望,但一想也勉强够用了,心情才稍微好了起来,“我现在带走他们,统领大人没意见吧?”

    “当然没有,皇上传旨下来,让我们尽力配合宋大人工作,宋大人若是有什么需要,只管说。”护军统领一拍胸脯,说道。

    “暂时没有了,若是有需要会来麻烦统领大人的。”告辞了护军,宋青书心中感叹权力果然是个好东西。

    不过当他看到自己手下那三十几个人的时候,宋青书再也笑不出来了。

    “这是怎样一群歪冬瓜裂枣啊!”宋青书心中哀叹一声,指着眼前这群人,浑身发抖。

    “你们各自的门派里就没其他人了么?这个胖得像猪一样也就罢了,这个……居然是个驼背,还有你,更离谱,居然是个独臂,你以为你是杨过啊……”

    被他点名的几人连忙点头哈腰地说道:“大人息怒,我们门派里其余人倒是巴不得进宫来当差,但是朝廷的敕令上说得明明白白,征召各门派掌门的儿子入京,没有子嗣的,派侄儿辈入京,连侄儿也没有的,就派二代首席弟子前来……我们各自门派可都是严格执行朝廷命令行事啊,还望大人明察。”

    看着这群容貌各异的人,宋青书脑海里不由得浮现起《西游降魔》里空虚公子那几个侍女妈蛋,一样的烂葱!

    狠狠啐了一口,宋青书转了一圈,“你,你,你,还有你……出列。”

    被他点名的几人互相看了一眼,不情愿地站了出来。

    一人容貌气质风雅,一人长相俊秀,另外一人阳刚威猛,端的是一条硬汉,另外两人是一对双胞胎,浑身也有股摄人之气。

    宋青书点点头,张口说道:“总算还有几个像样的苗子,你们都是哪个门派的?介绍下自己的武功。”

    “在下蓬莱派陈恪,蓬莱剑法练得还算比较熟。”那名气质风雅的男人说道。

    “在下飞鹤门同余,擅长判官笔点穴功夫。”俊秀少年说道。

    “在下神拳门马来,一对掌上功夫还过得去。”威猛汉子开口就声如洪钟。

    “我们兄弟是铁掌派的,练的是铁砂掌功夫。”另外一对双胞胎说道。

    “这些三流门派能有什么好手?”宋青书心中不以为意,随口答道:“既然如此,你们几人就负责训练其余人武功吧,等所有有人到齐过后,我再统一训练你们。”宋青书这个时候心中一直挂念着几日后的月圆之战,见这群人太过良莠不齐,现在也懒得管,说完便转身离去。

    “大人,我们以后就在这里么?”陈恪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对,你们这段时间就呆在这个校场练武训练,住处饮食自有太监来安排,记得不许越过乾清门以北,不然闯进内宫,可是格杀勿论的大罪。”不知道为什么,宋青书突然想见东方不败一面,回答完毕过后,就往东方不败的居所行去。

    想到葵花太监那句东方丫头,再联想起那晚入手饱满柔软的手感,宋青书不由得疑惑了,看来如今的东方不败已经变成了女人,只是不知道是因为葵花宝典太过神奇,导致男人改变性别,还是东方不败本来就是女的。

    走到附近,宋青书远远就感受到院落之中那股恐怖的气息,一时间不由得迟疑起来:“那晚和她交手过后,她肯定已经怀疑上我了,若是等会儿被她看出马脚,正所谓老虎的屁股摸不得,想到我那晚做的事情,她必杀我无疑啊。”

    “宋大人一大清早就造访东方,不知道有何事?”屋内传来一淡淡的声音。

    听着那低沉的男声,宋青书又疑惑了,“死就死吧,赌一把。”打定主意,宋青书一咬牙,问道:“宋某想请教东方教主是男是女?”

    “什么!”声音中充满怒意,一道红影从房中激射而出,来到宋青书面前,双眼锐利地紧盯着他,“你再说一遍?”

    宋青书浑身布满劲气,暗自防备,开口说道:“之前葵花老祖告诉宋某东方教主是女的,宋某觉得有些震惊,特来求证一下。”

    “宋青书,你是不是笃定本座与风老头决战在即,不敢浪费功力在你身上?”东方不败冷笑道。

    “在下不敢,”宋青书暗自捏了一把汗,“不过教主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该如何取舍。”

    “宋大人,本座知道你最近功力增长不少,不过你未免也太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本座就算取你性命,也不会影响到之后的比武。”东方不败嗤笑道。

    “宋某虽然功力低微,但从来不会妄自菲薄,”宋青书云淡风轻地一笑,“如果教主真像你说的那么有把握,早就已经出手了。”

    见宋青书虽然站在面前低眉顺眼,但他的身形总是随着自己的气机在慢慢移动,将自己很多潜在的攻势化为无形,东方不败心中也是惊讶不已:自己想要取胜,恐怕还真得花不少功夫。

    冷哼一声,东方不败收起劲力,负手而立,看着远方的朝阳淡淡地说道:“本座是男是女,对宋大人而言有什么关系么?”

    宋青书之前一直以为东方不败是个变态人妖,这种不男不女的妖怪死了就当净化环境。所以华山之上,自己毫不犹豫将东方不败的武功,以及出手的一些特点,详细地和风清扬说了一遍。

    可别小看这一说,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高手来说,风清扬已经可以从宋青书的话中得到足够的讯息,做到了知己知彼,与此相反,东方不败却对风清扬的武功一无所知,仅凭一些武林传闻做推测,真的交起手来,恐怕要吃大亏。

    当得知东方不败可能是个姑娘的时候,宋青书立场顿时动摇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下意识不希望女版的东方不败有什么不幸,也许是受前世影视剧的影响,也许是骨子里怜香惜玉的毛病又犯了了,又也许是那晚满手柔软的感觉让他恋恋不舍……

    当然这一切宋青书可不敢和东方不败说,只好回道:“若教主是男人,宋某转身便走,不敢继续打扰教主清修;若教主是女人,宋某有一言相告,事关教主月圆之战的成败。”

    宋青书笃定若对方是男的或者人妖,以他那种睥睨天下的性格,肯定不屑于为了听自己一句话而撒谎。

    “你且说来听听。”东方不败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一张男女难辨的俏脸不露丝毫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