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一十五章 调戏东方不败

    看着红花会众人尽数被制服,康熙脸色阴晴不定,不知想到什么,犹豫了一阵下令道:“暂时先压入天牢,隔日再审。”

    “多隆你身为御前侍卫总管,让一群反贼混入宫中,本来是大罪,不过朕念你救驾尚算及时,就罚你半年俸禄好了。”

    “谢皇上隆恩!”多隆跪在地上,脸上冷汗涔涔,心想若真出了什么事情,自己十颗脑袋也不够砍的。

    看着遍地侍卫的尸体,康熙面露悲痛,说道:“这些侍卫忠心耿耿,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试图拦住反贼……多隆,朕令你将他们家中情况调查一番,拟定一个抚恤计划,交给朕过目。”

    “喳!”多隆心道,听皇上的意思,这次恐怕要重赏这些阵亡的侍卫。

    “宋青书听旨!”康熙回过头看着宋青书。

    “臣在!”宋青书心中一跳,“来了!”

    “刚才若不是宋青书及时赶到,朕恐怕已经命丧贼手,”康熙一阵劫后余生的庆幸,“宋青书忠君体国,兼其武功高强,一人一剑挫败红花会众高手,朕特封其睿勇巴图鲁,担任御前侍卫副总管,赏穿黄马褂,领‘粘杆处’!”

    “谢皇上恩典!”宋青书脸色不喜不悲,看得康熙暗自点头。

    “对了,东方教主战况如何?”看着侍卫们已经开始清理现场,康熙开口问道。

    宋青书和多隆对视一眼,纷纷答道:“臣等刚才急着前来救驾,并不知晓两人战况如何。”

    沉思片刻,康熙说道:“多隆,你带人彻查皇宫,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青书,你到太和殿看一下战况如何,如有必要,暗中助东方教主一臂之力。”

    “不必了!”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宋青书惊讶地回过头去,只见东方不败正立于数丈之外围墙之上,脸色比平日多了一丝惨白。

    康熙惊喜问道:“东方教主可胜了?风清扬呢?”

    “风清扬已经离开了紫禁城,不过生机已绝,活不过三日,皇上不必忧心。”东方不败的话让宋青书心中大惊,只见她继续说道,“东方欲回黑木崖一趟,特来向皇上请辞。”

    听她说话时虽特意克制,但宋青书仍然察觉到她内息紊乱,中气不足,想必是受了极重内伤,见康熙面露不舍,宋青书连忙低声说道:“皇上,东方教主受伤非轻,恐怕需要回黑木崖静养一段时间。”

    康熙恍然大悟,连忙说道:“朕马上派人护送你回黑木崖,东方教主大可放心休养。”

    “多谢皇上好意,”东方不败冷声说道,“不过东方尽管受了伤,却也不是什么宵小之徒可以近身的。”

    “皇上,如今京城聚集了天下各门派武林高手,以防万一,臣还是护送东方教主离开京城为好。”宋青书连忙说道。

    “也好!”康熙喜道,“东方教主想必也清楚青书的武艺,就让他送你一程吧。”

    东方不败一对凤目仔细打量了宋青书一番,犹疑片刻,暗自点了点头,然后身形一闪,已经消失在原地。

    “皇上,宋某先告辞了。”宋青书连忙运起轻功追了上去。

    察觉到身后宋青书的迫近,东方不败停了下来,转过身来看着宋青书,眼神充满了戒备。

    “宋某特意前来护送教主出京城,东方教主又何必如此猜疑宋某?”宋青书双手一摊,神情轻松。

    “阁下敌友难辨,东方岂能不防。”东方不败刚说完就忍不住咳嗽起来。

    “看来你的确伤得不轻,不然以你平日的武功,面对我又何必如此谨慎。”宋青书深深看了东方不败一眼,说道。

    “你想趁机对我动手?”东方不败表情似笑非笑,一根绣花针已经暗中从衣袖中滑落到手中。

    “说实话,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在下难免不心动啊,”看着东方不败衣袖微动,宋青书往后退了一步,话锋一转,“若是十天之前,在下见此良机,就算最后身受重伤,也会向阁下出手。”

    通过感受宋青书身上真气流动,知道他并未出手迹象,东方不败稍微放松下来,说道:“现在呢?”

    “自然不会出手了。”宋青书笑道。

    “为什么?”东方不败沉声问道。

    “因为东方教主变成了东方姑娘,在下又怎忍心辣手摧花。”宋青书看着东方不败那张俊美的俏脸说道。

    东方不败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冷哼一声:“如果本座没受伤,你当着本座的面说这种话,你现在已经死了。”

    “很可惜,东方姑娘如今受伤非轻。”宋青书表情遗憾地说道。

    看着对方得意的样子,东方不败差点忍不住不顾伤势强行出手了,不过她毕竟是一代枭雄,很快压下这个冲动的念头:“宋大人连皇帝的宠妃都敢碰,本座就知道阁下所图必大,你又岂会因这种荒唐的理由放弃出手?”

    “哎,被你看破了,”宋青书神态忸怩起来,越说越兴奋,“其实呢,本人来到这个世界过后,总觉得有些像一场游戏,既然是游戏,又岂能不开一个大大的后宫。轻音萝莉,娇柔少女,温柔御姐……之类的倒是比较好找,不过像东方姑娘这种极品女王属性的,却是可遇不可求,那种地狱级别难度的征服感,我本人倒是极为向往的……”

    很多词语东方不败都没听过,但也能大致推测出其中的意思,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阵长笑过后,鄙视地看了宋青书一眼:“想让本座当你的女人?就凭你?”

    “我为什么不行?”宋青书自信笑道,“哪怕东方姑娘你武功再高,也不过是一个女人。不管在哪个年代,再女神的女人终归也是要被男人骑的。我是个男人,已经满足了最困难的先决条件,为什么就不行呢?”

    东方不败怒极反笑:“你这是在作死!”

    宋青书来回走动起来,突然一惊一乍地说道:“我听说这个世界的女人被男人稍微碰了一下身子,都只有嫁给他才不算失节。那东方姑娘觉得一个女人的酥胸被另一个男人摸了,那个女人该怎么办呢?那晚的刺客果然是你!”东方不败咬牙切齿说道,“你就不怕本座伤好过后回来取你狗命么?”

    宋青书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笑着摇了摇头:“你被风清扬先天剑气所伤,恐怕三年之内,你都恢复不了元气,这三年之内我自然不怕。过了三年,我相信自己的武功应该也不弱于你了,那个时候我自然也不用怕。”

    东方不败嗤笑道:“你想得倒简单,百尺竿头,前进半步都困难……三年过后,就能达到本座的境界,简直是妄想。”

    “若是这点信心都没有,又怎么有信心成为东方姑娘的男人呢。”宋青书耸耸肩。

    “好,好得很!”东方不败气得浑身发抖,“那三年后再会。”说完就欲转身离去。

    宋青书身形一闪,拦在东方不败前面,笑嘻嘻道:“东方姑娘,你一直用那副男人的声音,听得我会做噩梦的,让我听听你原本的声音吧,不然我可不会让你走的。”

    东方不败凝视了他一眼:“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那就不用忍了!”宋青书展颜一笑,木剑出鞘,急攻过去,“什么时候你用本来的声音了,什么时候我就住手。”

    东方不败大惊失色,连忙招架起来,宋青书的武功比之风清扬也只是稍弱而已,重伤过后的东方不败一时间有些狼狈不堪。

    心中充满了憋屈,东方不败哪怕受伤过后,想杀宋青书也不是不可能,只是那样一来,她必须动用正在压制体内剑气的真气全力出手,可惜就算赢了,也得付出此生都无望重返巅峰的代价。

    知道对方正是算准了这一点,眨眼功夫,两人就交手了数十招,见仍然无法摆脱他,东方不败再也忍不住,娇斥道:“宋青书,你这个疯子!”

    宋青书收剑退回数丈之外,满意地笑道:“这么好听的声音,一直藏着实在是太可惜了。”

    原来刚才东方不败被宋青书弄得气急攻心,再加上宋青书一招接着一招,凌厉无比,东方不败残余的真气都下意识用来应付他了,结果发声之际忘了用真气改变,露出了声音原本悦耳的声音。

    东方不败消失于夜空之际,回头深深望了他一眼,“宋青书,你会后悔今日所做的一切。”

    宋青书丝毫不加阻拦,看着她逐渐消失,自嘲一笑道:“对付这种女人,自然不能用常规手段……与其让一个女人漠视你,还不如先让她恨你……希望最后能证明自己今晚不是作死吧。”

    回到皇宫,宋青书突然惆怅起来:“风清扬败了,夏青青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皇宫另一头,夏青青一路魂不守舍地回到宋青书院落之中,推开房门,见床上躺着一个陌生女人,担心暴露行藏的她不由得大惊失色,拔出金蛇剑问着一旁的李沅芷:“她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