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一十九章 无耻的交易

    宋青书走近御书房的时候,看到韦小宝多隆也在,压下心中的疑惑,向康熙行了一礼。

    “好,青书也来了。”康熙回以和煦一笑,坐回龙椅之上,看着几人说道:“这次召你们来是想听听你们的意见,你们觉得应该怎么处置这些刺客?”

    多隆说道:“这群刺客胆大包天,应该送到菜市口凌迟处死以儆效尤。”

    “你爷爷的,”韦小宝斜着眼睛瞟了多隆一眼,心中恼怒不已,“红花会也是干着反清复明的勾当,说不定平日里还和我们天地会勾一搭二,我得想个办法帮他们一把,免得将来师父怪罪……”

    连忙上前说道:“要杀这群刺客不难,只是小宝担心,皇上多年来一直推行仁政,好不容易才在老百姓心中建立起一个光辉形象。如果将刺客凌迟处死,老百姓不知情的情况下,说不定会被奸人所误导……不过皇上英明神武,鸟生鱼汤,肯定早就想到了解决办法。”

    康熙微笑不语,回过头来看着宋青书问道:“青书,你觉得呢?”

    “臣以为,目前当务之急是先查清刺客的幕后主使,不然对方说不定还会有后续的动作,这群刺客的生死反倒是小事了。”宋青书心中捏了一把汗,得先将康熙的注意力从红花会众人身上移开,自己再想办法相救。不然他要是直接下令处斩,自己还真没什么办法。

    “不用查了,朕知道。”康熙神色凝重地说道。

    “刺客不是还被押在天牢没有被审么?”多隆一愣过后,面露钦佩地看着康熙,“皇上果然高深莫测。”

    “朕昨晚听到他们是红花会的时候,便知道了主使是谁了,”康熙恨恨说道,“红花会总舵主陈家洛一直和宝亲王的关系不清不楚,据朕的探子回报,此次行刺就是宝亲王暗中指使的。”

    “宝亲王?”多隆心中咯噔一下,心想之前宝亲王和皇上摒弃前嫌,共同抵抗抗蒙古,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还是忍不住了。

    “他爷爷的!宝亲王居然如此胆大包天,”韦小宝捋了捋衣袖,一副要打架的模样,“皇上之前待他已经够宽宏大量了,没想到宝亲王变本加厉,干出此等欺君罔上地行为,正所谓婶婶可忍,叔叔也不能忍!皇上赶紧下旨将他抓起来,严刑拷打,方解心头之恨。”

    “哦?小宝你既然这么积极,那朕下一道圣旨给你,你跑到盛京将他抓回来。”康熙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韦小宝讪讪地笑道:“奴才要是有那本事,皇上何至于如此忧心。”

    “不知皇上打算如何处置红花会众人?”宋青书却听出了一点苗头,康熙已经清清楚楚知道了背后主使,这个时候红花会众人对于他来说就犹如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朕打算将他们放了。”康熙一言既出,举座皆惊。

    韦小宝心中一喜,嘴上却说道:“皇上,就这么便宜地将他们放了?”

    宋青书也疑惑地看着康熙,心中一时间也摸不准对方在打什么主意。

    “不错!”康熙站了起来,在房中来回踱步,慢慢整理着自己的思路,“如今蒙古兵锋强盛,朕还需要宝亲王的力量,现在动他还不是时候。”

    “那岂不是任他欺负,自己却不能还手?”韦小宝瞪大眼睛问道。

    “那倒不是,”康熙笑了笑,“前段时间朕已经解决了南方的金蛇王,如今没了后顾之忧,可以开始着手对付宝亲王了,只是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宋青书恍然大悟:“难怪皇上要放了红花会的人,恐怕是担心宝亲王狗急跳墙吧。”

    “不错,”康熙赞许地点了点头,“宝亲王最近一定紧盯着京城的动静,担心红花会中人会将他供出来,脑中一根弦绷得紧紧的,万一这个时候有心怀叵测之徒在旁边煽风点火,宝亲王直接起兵,我大清就危险了。”

    “所以皇上干脆连审都不审,直接将红花会的人放了,让宝亲王吃一颗定心丸?”宋青书听得眼神一亮。

    “可是这样未免也太便宜那些反贼了。”多隆愤愤不平地说道。

    “是么?”康熙露出一丝狡诈的笑容,“红花会众人入宫行刺,朕不仅放了他们,而且一点刑都没用,当红花会的人告诉宝亲王,连审问都没有,你们觉得宝亲王会怎么想?”

    “他肯定以为红花会已经叛变到我们这一边来了。”韦小宝兴奋地说道,“相互猜忌之下,必定会狗咬狗。”

    康熙微微一笑,心中寻思,就算弘历以为红花会泄密了也没关系,反正自己不追究的姿态已经做出来了,弘历肯定明白。很多时候真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姿态而已……当然这些政治上的东西康熙没必要说给几个臣子听。

    “朕找你们来,就是想让你们找办法偷偷将红花会的人给放出去,毕竟朕还得顾忌一下大臣们的感受,不可能直接下旨放过这些刺客。”康熙目光扫过三人说道。

    “这件事就交给臣办吧。”宋青书自告奋勇说道。

    “也好,青书你武功高强,的确是最佳人选。”康熙点头说道,“多隆,你暗中配合他,必要时,可以牺牲几个侍卫。还有,今天这个房间里的谈话,朕不想有第五个人知道。”

    宋青书三人心中一寒,连忙说道:“臣等明白!”

    出了御书房过后,多隆悄悄问道:“宋兄弟,你想我怎么配合你,尽管说。”

    “我先到天牢去看看那几个刺客吧。”宋青书想了一下,决定先跟红花会的人接触一下,再思考怎么把他们救哦不,放出来。

    来到天牢,侍卫介绍道:“宋大人,为防止他们串供,这些刺客都是关在单独隔间里面,不知道大人先提审哪个啊?”

    “先去赵半山那里看看吧。”

    当宋青书走近房间一看,只见赵半山已经脱了上衣,坐在地上浑身冒汗。

    “死胖子,你说这大热天的,你不待在家里乘凉却偏偏跑来皇宫,何苦来哉。”宋青书斜靠在门口,好笑地看着眼前肉球般的赵半山。

    “哼!”赵半山懒得理他,转过身去,继续用肥肥的手掌给自己扇着风,身上的锁链叮叮作响。

    “你不理我也没关系,”宋青书笑着说道,“你曾经有恩于我一朋友,看在她面子上,我会救你出去的。”

    “你朋友是谁?”赵半山终于好奇地转过身来。

    宋青书笑而不语,转身离去,天牢之中,他并不方便说出胡斐母子的姓名,当初赵半山有恩于二人,之前自己和胡夫人一路同行,闲暇之余听她聊起过,宋青书看到了她的恩人又怎忍心不救?

    到了文泰来的房间,宋青书可没这么好的脾气了,“文四爷,天牢中滋味如何?”

    “狗官,文某若能出去,必定杀你以泄心头之恨。”文泰来一见他进来,作势欲扑,无奈浑身被枪毙上的锁链给套得牢牢的。

    宋青书摇了摇头:“以你的武功,想杀我恐怕有点困难。”见文泰来怒视着自己,宋青书也不在意,开口说道:“我跟你做个交易如何?”

    “呸!”文泰来恨声道,“文某不与鞑子狗官做交易。”

    “如果这个交易事关你们红花会几位的性命,那又如何?”宋青书胸有成竹地看着他。

    “什么?”文泰来转过头来看着宋青书。

    “宋某向来景仰红花会几位当家的人品,乾清宫之战宋某身不由己,你们冒充我的手下,想必也清楚其中的厉害关系,”见文泰来脸色逐渐平缓下来,继续说道:“几位当家被擒过后,宋某彻夜难眠,于是决定救几位当家出去。”

    “你在耍什么诡计?”文泰来疑惑地看着他,打心底里不信。

    “当然,刚才这些只是一些骗外人的冠冕堂皇空话,”宋青书神情突然变得很邪恶起来,“所以我才要和文四爷私下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文泰来沉声问道。

    “我可以救你甚至你的几位兄弟出去,不过我总不能白忙活,最近宋某看上了文四爷的一样东西。只是可惜这样东西文四爷视若珍宝,恐怕会舍不得。”宋青书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了一丝遗憾的表情。

    “哼!只要能救我红花会几位兄弟,就算你将我人头取去,文某都不会皱一下眉头,还有什么东西舍不得的。”文泰来斩钉截铁地说道。

    “那我就直说了,”宋青书表情有些诡异,“乾清宫一战,宋某对尊夫人骆冰的风姿一见难忘,从此日思夜想,不知文四爷可舍得割爱呀?”

    “无耻!”文泰来犹如一头暴怒的狮子,一下往宋青书扑了过来,身上的铁链被绷得笔直,仍然无法靠近对方身前。

    “文四爷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究竟是要自己老婆还是要其余兄弟之间的性命,”宋青书扔过去一支笔以及一张纸,淡淡说道,“如果想通了,就白纸黑字写下来,将骆冰转赠给宋某……不过千万别想太久哦,皇上已经决定明日处斩各位了,今夜之前若是没有答复,宋某也无能为力了。”

    “啊~”文泰来表情痛苦,拿起面前的白纸扯得粉碎。

    “人不禽兽枉少年啊。”听到身后传来的怒吼,宋青书表情淡定地关上了房门,往余鱼同的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