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二十章 情义两难全

    进了房间,宋青书见余鱼同正安静地盘坐在角落,面目英俊再加上那份独特的气质,果然不愧为少女杀手。

    “余少侠这身镇定功夫,宋某佩服不已。”听到宋青书的话,余鱼同张开双眼,看了他一眼。

    眼神中流过一丝怨恨,余鱼同冷笑道:“不知宋大人前来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宋青书若无其事地说道,“只是皇上已经下旨明天将几位处斩,宋某特来看看你们罢了。”

    余鱼同身形不由得颤抖了一下,淡淡笑道:“我们入宫行刺之前,就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只是可惜最后没有成功,还得多谢阁下所赐。”

    “不敢当不敢当,”宋青书讪笑道,“你我皆是身不由己,世上一可怜人儿罢了。”

    “宋大人特意前来,恐怕不是来找我谈心的吧。”余鱼同疑惑地看着他。

    “宋某受人之托,特意前来救余少侠出去。”宋青书说道。

    “受何人之托?”余鱼同并不相信宋青书所言,表情充满防范之意,心中不停猜测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宋青书并没有直接说出李沅芷的姓名。

    “是她?”余鱼同一下子有些失神,很快就反应过来对方口中说的是谁。

    “她怎么会跟你混在一起?”余鱼同此时心中充满了担心。

    “现在不是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宋青书摇了摇头,并不回答,在房间中慢慢转了起来,“宋某负责调查红花会各位当家的情况,凑巧发现了一段有趣的关系。”

    “是什么?”余鱼同心中一跳,脸色顿时变得不自然起来。

    “一个英俊潇洒文武双全的少年侠客,本来在帮内有着光明的前途,无奈却迷恋上了一个风致嫣然的美貌少妇,而且这个少妇还是他结义兄长的妻子,真是千古第一丧心病狂有情无义人……”宋青书的声音戛然而止,越说神情越是古怪,怎么感觉像在说自己和冰雪儿呢,这些话好像有点打自己脸了。

    “别说了!”喜欢上骆冰是余鱼同这辈子最大的心魔,不由得痛苦万分。

    “这有什么?”宋青书嗤笑道,“男欢女爱,再正常不过了,只要对方心中有你,就算她是别人的妻子又怎么样,就不能离婚么?”

    “可是四嫂非常爱文四哥,对我也只有姐弟的情谊。”余鱼同喃喃说道。

    “若是文泰来死了呢?你再趁虚而入,难道骆冰就不会爱上你?”宋青书此时的表情像极了头上长角的小恶魔。

    听到宋青书的话,余鱼同心跳急剧加速,虽然明知道不该往那方面去想,但心中却难免寻思:四嫂平日看我的眼神似乎也不是毫无情意,只可惜她已经身为四哥的妻子,如果四哥……

    还没有想完,余鱼同忍不住扇了自己一耳光,声音发抖:“余鱼同,你简直是禽兽不如。”

    “有禽兽之心,却无禽兽之胆,说得就是你这样的人。”宋青书鄙视地看了他一眼,继续诱惑道:“放心,今天我们所说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

    “只要你一句话,我可以在救你们的时候,稍微安排一点意外,让文泰来死于侍卫之手,没人会怀疑你,出去过后你就可以抱得美*,又何乐而不为?”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余鱼同双眼发红,心知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喘着粗气问道。

    “我不是说了我受一个小姑娘之托么?那个小姑娘长得漂亮,性格又很可爱,很符合在下的心意,偏偏她又对某人念念不忘,于是我就想到让某人早日得藏所愿,断了小丫头的念想。”宋青书脸上闪过一丝阴冷,若是余鱼同真的答应下来,自己可以借机发挥,同时毁掉他和文泰来,岂不更方便?

    余鱼同内心显然经过剧烈地挣扎,不过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欲望,眼神变得澄清起来:“余某不会做这种不仁不义之徒,也不需要你出手相救,李姑娘识人不淑,希望她能早日看清你的真面目。”

    宋青书自己虽然大多数时候很狡诈,但是内心却是佩服这种光明磊落之士,见他言辞拒绝,心中赞许,嘴上却说道:“李姑娘跟我有什么不好?无忧无虑,还能当诰命夫人,难道不比跟着你们这种刀头舔血的人物,注定当寡妇来得更幸福?”

    余鱼同一呆,觉得对方所说也有几分道理,不由心灰意冷地说道:“好吧,只希望你好好待她。”说完就闭上眼睛,再也不理会宋青书言语的挑拨。

    宋青书自觉无趣,转身离去,路过文泰来房间门口的时候,只听对方嘶吼道:“狗官,进来!”

    眼神一亮,宋青书走了进去,表情期待地看着他:“怎么,想通了?”

    “给我纸和笔!”文泰来嘴里恨恨地挤出来几个字。

    宋青书大喜,连忙拿来纸和笔,递了过去,看着对方奋笔疾书,自嘲一笑:“看来自己真是天生当坏人的料啊。”

    “休书?”宋青书接过来一看,眉头紧皱,摇了摇头,“我是让你将她转赠给我,可不是要什么休书。”

    “你!”文泰来一下子站起来,对他怒目而视。

    “知道你文四爷是大英雄大豪杰,义薄云天,肯定舍不得兄弟们因为自己而死,”宋青书并不在意,继续说道,“既然你心中已经有了决断,何不快刀斩乱麻?早点给我,我就能多点时间筹划营救你们的事情,你们的性命也就多了一分保证。”

    文泰来面皮一阵抽动,咬着牙提笔急书。一会儿功夫过后,将这页薄薄的信纸交到宋青书手中的时候,文泰来因为练习奔雷掌一向稳定厚重的双手,都不由得颤抖起来。

    宋青书接过来一看,满意地点了点头,“没想到阁下一江湖莽汉,居然还颇有几分文采。”

    “宋青书,我出去以后一定会想尽办法杀了你。”文泰来犹如一只受伤的狮子,眼神中充满了仇恨。

    宋青书抬起头来,盯着文泰来冷笑道:“你这样说就不怕我救你的时候制造点意外,送你先下黄泉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