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二十一章 暗算

    “我就是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文泰来嘴角渗出了一丝血迹,显然是气急攻心,引发了伤势。

    宋青一阵长笑,潇洒地转身离去。

    离开天牢之后,宋青书特意找了多隆商议一下,让他拖延一下交班巡逻的侍卫。

    多隆犹豫一下:“宋兄弟,到时候你尽量别害了那些侍卫的性命,弟兄们都有家有室的……”

    “放心吧,兄弟我虽然算不上慈悲为怀,却也不愿多沾人命。”宋青书意外地看了多隆一眼。

    入夜过后,宋青书换上一身多隆特意准备的夜行衣,悄无声息点倒了天牢门口的侍卫过后,静静呼了一口气,运起轻功冲了进去。

    红花会几人白天得到了宋青书的暗示,一直养精蓄锐注意着外面,突然只觉得眼前轻烟一闪,众鞑子侍卫纷纷软倒在地,当看清了来人是宋青书过后,尽皆骇然。

    “时间紧迫,换上衣服跟我走。”宋青书在看守身上搜寻一番,取出钥匙扔进了各自房里,随手又将几套侍卫服扔到了门口。

    在几人匆忙换衣服的时候,宋青书悄悄来到余鱼同身边,压低声音问道:“考虑得怎么样?这是最后的机会了,错过了这次,再想毫无破绽地解决文泰来,可不那么容易。”

    余鱼同早已心如止水,丝毫不为所动,冷冷说道:“阁下不必多言,念在你救我们的份上,我也不会讲你的提议告诉红花会其余几位当家,阁下好自为之。”

    宋青书颇为遗憾地摇了摇头,心中寻思:没了余鱼同这个最好的替死鬼,我杀了文泰来可不好瞒过其他人啊……

    想到骆冰成熟妩媚的娇躯,宋青书强压下了向文泰来动手的冲动,心中自嘲不已:“当一个人有了强大的力量过后,果然忍不住会将以前心中一些邪恶的念头付诸行动么?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男人很难克制自己的欲望啊……”

    “多谢宋少侠高义,出手相救,之前种种误会,我们出去过后一定会向陈总舵主解释清楚的。”肥胖的赵半山使劲拉了拉衣襟上的扣子,勉强将侍卫服扣了起来,不过看着那紧绷的扣绳,宋青书甚至怀疑对方一个喷嚏就能让身上衣服寸寸断裂。

    “哼!”一旁的文泰来却是有苦说不出,他与宋青书的交易,下意识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跟我来,等会儿镇定点,碰到巡逻的侍卫也不要慌张,天牢被劫,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人发现。”宋青书也脱了外层的夜行衣,露出了一身侍卫衣服,领头往外走去。

    三人跟在他身后七绕八绕,终于来到紫禁城外墙一处僻静的地方,宋青书指着墙外沉声说道:“宋某就送各位到这里了,翻过这道墙你们就能出宫。

    “友情提醒一下,出去过后暂时先别回来了。虽然不知道你们之前是怎么将葵花老祖骗出宫的,但他不日就回来了,你们连我都打不过,更遑论他老人家了。”

    赵半山等人点了点头,看着数丈高的外墙,不由面露为难之色:“我们此时手中没有工具,这么高的墙,我们恐怕翻不过去。”

    宋青书一愣,看着紫禁城数丈高的外墙,心中恍然:紫禁城建立之初肯定就防备到了那些高来高去的江湖人士,所以才将宫墙建得如此巍峨……

    “好吧,我带你们出去。”宋青书无语道,心中不停泛着嘀咕:自己这又当爹又当妈的,容易么?幸好是两个美人儿相求……

    宋青书扶着赵半山的肩膀,运起内力往上一跳,哪知对他体重预估不足,跳到一半就有些力竭,连忙脚尖在宫墙上一点,以壁虎游墙功翻了过去。

    “赵胖子,你真得减减肥了,真当自己是弥勒佛啊。”宋青书将他放下过后,暗自捏了一把汗。

    “这身肉已经习惯了,”伴随着赵半山的笑声,那一身肥肉也开始抖起来,“不知宋少侠之前提到的朋友是谁呢?”

    “日后阁下自然知道。”宋青书也不回答,纵身一跳,又翻进了宫内。

    “先送十四弟出去吧。”看着宋青书伸出手来抓自己的肩膀,文泰来往后退了一步,说道。

    宋青书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抓起余鱼同就往外跳去,比起赵半山来说,余鱼同简直可以说得上身轻如燕,宋青书没费什么力就将他送了出去。

    “文四爷,来吧,我送你出去。宋某虽然不是什么君子,但既然承诺了送你们出去,自然会遵守诺言,你不必担心我会暗中加害。”宋青书见他满脸戒备,知道自己之前做得太过火了点。

    “就算你今日送我出去,文某也不会领这份情,日后必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杀了你。”文泰来双眼中充满了仇恨。

    “杀吧杀吧,夺妻之恨,是个男人都受不了,”看到文泰来愤怒的表情,宋青书突然想到了张无忌与周芷若,在他身上仿佛看到了当初自己的影子,心中不由一软,“文四爷大可以带着尊夫人远走高飞到一个宋某找不到的地方,那样一来宋某手里的转赠书不过一张废纸而已。”

    “多谢阁下提醒。”文泰来冷笑道。

    “不知道我那个便宜老婆现在在哪里,我在满清这边并未刻意隐姓埋名,按理说她应该早就来找我报仇了啊。”宋青书扶着文泰来往上蹿去,心中突然想到了周芷若,以及那一夜的千般风情。

    肋骨间传来一阵剧痛,宋青书一口鲜血喷出,挥手往边上一拍,只听一声闷哼传来,宋青书身形再也控制不住往下掉去。

    文泰来刚才一手十成功力的奔雷掌按在宋青书肋间,借助反震之力跃上了宫墙顶端,正欲居高临下补上一掌,突然看到不远处有一队侍卫正往这边赶来。

    犹豫片刻,文泰来想到骆冰肯定在外面焦急地等着自己的消息,反正宋青书中了自己全力的奔雷掌,不死也残废,往下面吐了一口唾沫,翻身逃了出去。

    看着对方消失的身影,宋青书晃晃悠悠站了起来,心中暗恨不已,刚才文泰来一副将来会跟自己拼命的姿态麻痹了自己,哪知道对方是打着即刻报仇的念头,再加上宋青书想到周芷若时片刻的失神,所以才被武功远逊于自己的文泰来偷袭得手。

    “奔雷掌劲力开碑裂石,果然名不虚传。”宋青书吐了一口血沫,心知要不是自己有神功护体,恐怕早已命丧黄泉,如今虽然性命无碍,但短时间内恐怕不能与人动手了。

    听到附近传来侍卫的声音,宋青书并不想自己的真实情况被众人知晓,强提真气踉踉跄跄往自己院落里走去。

    当骆冰看到宋青书的时候,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扶到:“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文四哥他们救出来了没有?”

    宋青书并不回答她的话,反而往房间里四处看了看,皱眉问道:“青……袁夫人呢?还有李家丫头到哪里去了?”

    “早间你前脚刚走,沅芷妹妹就出宫去了,她说看能不能找到关系救四哥十四弟他们,至于袁夫人么……”骆冰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说道,“她过了不久也出去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哦,”宋青书点点头,心中寻思:怎么这么倒霉,自己一受伤,两个值得信任的女人都不在,偏偏只剩下居心叵测的骆冰。

    “文四哥他们救出来了么?”骆冰心怀忐忑地问道。

    “哦,还没有,”宋青书不动声色地撒着谎,这个时候他可不敢说文泰来已经逃了出去,不然对方见自己受伤,还不得有仇报仇有怨抱怨啊。

    骆冰面露失望,“他们在牢中多呆一日便多一日的危险,你究竟有没有救他们的把握?”

    “你别忘了我现在可是御前侍卫副总管,”宋青书说着说着忍不住咳嗽了几声,“今天碰到一仇家,受了点小伤,等我伤好了一点,想救你丈夫还不简单?放心吧,不知道什么原因,康熙皇帝一直没有提审他们的念头,只要没有被审,他们呆在天牢里就还是安全的。”

    说也奇怪,骆冰之前还巴不得宋青书早点去死,现在见他重伤,却巴不得他尽早恢复,才好去救自己丈夫。

    拿起床边的金疮药,骆冰递了过去:“这里是你昨晚带回来的金疮药,效果还不错,你试试。”

    宋青书看着她因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庞,问道:“你身上的伤势如何?”

    想到之前昏迷时,被夏青青和李沅芷解开自己衣裳包扎伤口,骆冰没有血色的脸颊上浮起一道红晕,回道:“一些皮外伤,不碍事。”

    “我受的是内伤,金疮药没用。”宋青书盘坐到床上,感受到被子里尚存的余温,开口说道:“既然你伤势好得差不多了,这张床我先用一会儿。你若是不介意,也可以在床上休息,反正我要疗伤,也顾不上占你便宜。”

    骆冰脑袋摇得拨浪鼓一般,语气急促地说道:“不用了不用了,睡了一天也够了,我正好在房间里活动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