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二十二章 心神激荡(上)

    “千万别出去,经你们上次一闹,现在皇宫里搜藏很紧,我这里他们倒不敢进来,若是你出去被他们抓住了,我可没功夫救你;既然你这个报酬没了,我自然也不会去就你丈夫。”

    宋青书虚言恐吓道,估计不久过后皇宫里都知道红花会的人被救走了,若是骆冰出去听到什么,那可就大大不妙。

    “嗯。”骆冰温顺地点了点头,突然神情扭捏地说道:“你……你这里有没有什么吃的?我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看着眼前表情窘迫的美妇人,宋青书哑然失笑,指了指角落边的柜子:“里面有不少糕点,尚膳监的孝敬过来的,尽管吃。哦对了,如果你不介意,可不可以替我熬点粥,不知道为什么,受伤过后,特别想喝那个东西。”

    骆冰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开口说道:“这可以算作是你的要求么?”见宋青书惊讶的表情,不由得嫣然一笑:“算了,就当我做做好事吧。不过你这里有厨房么?”

    “在隔壁,不过除了点米没什么其他的食材,毕竟我很少会自己做饭。”看到对方第一次在自己面前露出笑容,宋青书有了片刻的失神。

    “你快疗伤吧,我先去弄粥了。”骆冰从柜子里拣了几块点心捧在怀里,蹑手蹑脚帮他关好了门。

    宋青书神情一肃,开始运起九阴真经疗伤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宋青书突然睁开双眼,鼻尖闻到了一股清新的米饭香味。

    “你醒了?”骆冰用帕子捧着一口小锅慢慢走了进来,放到桌上过后,忍不住用被烫到的手指捏住了耳垂部分。

    见到对方突然露出的小女儿姿态,宋青书好笑道:“被烫了捏耳垂真的有效么?”

    “好像是没什么效果哦。”骆冰讪讪地放下了手指,“从小娘就是这样教我的。”

    骆冰盛了一碗粥端到床边递给他:“你受了内伤,喝点热粥对伤势有好处。”

    看着对方那比瓷碗还白嫩的柔荑,宋青书羡慕道:“文四爷真有福气,有个这么漂亮能干的妻子,拿起双刀便可上阵杀敌,系上围裙还能素手做羹汤。”

    “你若再出言轻薄,可别怪我不客气了。”骆冰咬唇说道,她一个古代女人,哪受得了宋青书这么直白热情地夸奖。当然,漂亮话谁都爱听,骆冰脸上还是忍不住流露了一丝笑意。

    “我这也叫轻薄?”宋青书这下是真觉得冤枉,心想要是换上前世那些段子,你还不得高呼强.奸?

    接过瓷碗,看着里面热气腾腾的菜粥,宋青书面色古怪地问道:“你有没有在里面下毒?”

    “不吃拉倒。”骆冰生气地想将碗夺回去,哪知宋青书反应奇快,手下意识往后一缩。一把抓了个空,骆冰重心不稳,眼看着就要跌到宋青书身上。

    宋青书自然是乐见其成,只差没有张开双臂拥过去了。骆冰哪里会如他所愿,毕竟是习武之人,腰枝一扭,硬生生地在半空中顿住了身形,然后慢慢将身子重新抬了起来。

    “爱吃不吃!”骆冰有些尴尬,也不再试图去抢他手里的碗。

    “当然要吃了,宋某怎好辜负夫人一片好心。”一碗热粥下肚,宋青书只觉得丹田真气仿佛活跃了几分,精神一震,连忙抓紧疗伤起来。

    宋青书再次从入定中睁开双眼,看着外面大亮的天空,不由得疑惑问道:“她们两人怎么还没回来,莫非出了事情?”

    骆冰以手托腮,正在桌边晃悠悠地打着瞌睡,听到他的声音,被吓了一跳,惊醒过来,说道:“我也不知道啊。”心中同样疑惑万分,夏青青的去向她倒是清楚,可是李沅芷怎么也没回来呢。

    感觉伤势已经恢复了七八成了,宋青书从床上跳了下来,“我出去找找她们,顺便通知尚膳监送点饭菜过来,点心那个东西,吃多了会腻的。”

    骆冰点了点头,看着宋青书消失在门外,那一刹她突然产生一种荒谬感,自己仿佛像一个目送丈夫出门的妻子。

    从尚膳监出来过后,宋青书脸色凝重地在皇宫中寻找起来,一开始他以为夏青青再也按捺不住,动手行刺康熙去了,哪知道找多隆打听,昨夜除了自己这个冒充的反贼救走了红花会之外,并没有其他刺客的消息。

    接下来宋青书又以为夏青青在皇宫里迷路了,虽然感觉她应该没这么脑残才对,但皇宫毕竟太大了,宋青书也拿捏不准。利用如今的身份掩护,在皇宫里找了起来。

    结果一直持续到夕阳西下,他都没发现夏青青的踪影,突然想到某一种可能,宋青书脸色沉了下来,风风火火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你昨天和夏青青说了什么了?”推开门,宋青书并没有注意到骆冰的脸色,阴沉着脸问道。

    哪知骆冰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举起手中一张纸,声音冷如寒冰:“这是什么?”

    宋青书一摸衣襟,脸色微变,原来昨天疗伤之时不小心将文泰来的赠妻书遗落到了床上。

    事已至此,宋青书不再做无谓的辩解,反而坦然道:“夫人又不是山间不识字的村妇,何必明知故问。”

    “好,好!”骆冰嘴唇都气得发抖,“这的确是四哥的笔记,你究竟用了什么卑鄙无耻的手段,让他写了这个?”

    “不管我用的手段有多么卑鄙无耻,最重要的是文泰来的确写了这篇东西,”宋青书看了骆冰一眼,“看来夫人在他心中也不是那么地重要。”

    宋青书说的每一个字都仿佛利刃一般刻在了骆冰心里,女人都是一种感性的动物,很多时候她们并不在意事情本身,而是会在意一些男人觉得莫名其妙的东西。

    在文泰来看来,他纯粹是为了救红花会的兄弟,就算骆冰知道,想必也会理解他的行为。

    骆冰的确如他所愿,聪慧的她一看到这封信,就将宋青书逼迫文泰来的情形还原了个*不离十,但是她的注意力并不在这里,而是正如宋青书所说,不管丈夫的苦衷是什么,但事实是他放弃了自己,将自己送给了另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