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二十三章 心神激荡(中)

    骆冰能接受主动牺牲身体,去救自己的丈夫,甚至是其他会中的兄弟,但她不能容忍由自己的丈夫来决定牺牲自己。

    “如此说来,红花会的人已经被你救出去了?”骆冰目光下垂,面无表情地问道。

    宋青书点了点头:“不错,他们昨日就已经离开了皇宫。”

    “既然如此,你为何要骗我,”骆冰自嘲一笑,“这个问题真傻,当我没问。”

    宋青书心中挂念着夏青青,明知现在时机不合适,还是开口问道:“你昨天是不是和袁夫人说过什么?”

    “不错,旁观者清,我只是指出你其实一直只是在敷衍她而已,”骆冰脸上闪过一丝报复的快意,“她想明白了自然去找真正能帮她报仇的人去了。”

    “这么说她已经离开了燕京城?”宋青书强压怒火问道,想到夏青青临走居然连招呼都不打一声,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当然,你一直骗她,可是这世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男人能帮她报仇,袁夫人想明白过后,就找那个男人去了。”

    看到宋青书痛苦的表情,骆冰只觉得报复得还远远不够,什么最能让一个男人生气?自然是中意的女人生命中又出现另一个重要的男人。

    “那个男人是谁?”宋青书慢慢迫近骆冰,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夏青青是宋青书这么久谋划中最重要的一环,要想获得能与明教教主张无忌分庭抗礼的实力,宋青书一早就瞅上了群龙无首的金蛇营,而夏青青却是先决条件,要是不能得到夏青青全心全意的支持,一切都是空谈。

    眼看着夏青青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却被骆冰三言两语给支走了,宋青书眼神开始变得暴虐起来。

    “你自己慢慢猜吧,等你猜出来了,袁夫人早就躺在了其他男人的床上了。”骆冰得意地冷笑道,她虽然恨丈夫抛弃了自己,但心中却是明白眼前这个人才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你知不知道我昨晚为什么会受伤?”宋青书突然冷静下来,语气中不带丝毫感情。

    想到昨晚还好心给他煮粥,骆冰就恨不得剁了自己的手:“你多行不义,仇家满天下有什么稀奇。”

    “嚯,”宋青书撩起了自己的衣衫,露出肋间暗红的掌印,“这就是拜尊夫所赐,昨晚我一时心软没有杀他,哪知道救他出去的时候,却反而被他暗算……”

    “没想到今天又被你暗算了一把,你们夫妻果然够默契!”

    听到文泰来出手击伤了宋青书,骆冰眼眸中泛起一丝雾气,喃喃自语:“看来四哥心中还是极为在意我的……”

    看着对方满脸幸福的小女人模样,宋青书所有的负面情绪一下子就爆发出来了,双眼渐渐泛红,一步步往坐在床边的骆冰逼了过去。

    “你想干什么?”骆冰终于意识到了宋青书的不对劲,花容失色地问道。

    “我不知道青青什么时候会躺在其他男人床上,但我却十分确定,你一定比她先躺在其他男人怀里。”站在床前,宋青书居高临下地看着骆冰。

    女人衣襟包裹之下的饱满充实,还有那盈盈一握的纤柔细腰,无一不显示着主人正处于女人最巅峰的年纪,犹如一颗成熟*的水*,采摘早了会略显青涩,采摘迟了又多了一丝衰败的气息。

    比少女多了一分丰腴,又有一般妇人缺失的娇俏柔弱……宋青书并不是一个清心寡欲的男人,之前一段时间精力更多在增强实力上面,对夏青青等人也一直遵循的是细火慢煨的原则,知道只有时间的沉淀,才能收获一段真挚的感情。

    不过如今面对骆冰,宋青书心境却完全不同。骆冰背后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他图谋的,因此就不需要小心翼翼地经营两人的关系,他只需要以纯粹的男人眼光来欣赏这个妩媚少妇。而且她是已婚妇人,不同于豆蔻少女,宋青书并不担心事后需要对她负什么责任,再联想到她是别人的妻子,心中反而平添一丝邪恶的禁忌感。

    骆冰已经从他的眼神中读懂了一切,男人的欲望总是那么不加掩饰,娇躯一阵微微颤抖,一弯腰身,就想从宋青书腋下钻过去。

    不过宋青书她的武功与宋青书相差太远,只觉肩膀上一股大力传来,整个人已经跌倒在了床上。

    挣扎着想爬起来,但宋青书并没有给她任何机会,整个身体很快就压了上来。

    有人说女人天生就渴望承受一个男人身体的重量,不过如果压在她身上的这个男人并不是自己的爱人,那这个女人的心理又是如何?

    骆冰已经完全从刚才的盛怒中清醒过来,随之而来的是极度的惊慌,她知道将要到来的是什么,若是听之任之的话,她将给自己的丈夫带来永远洗刷不掉的耻辱。

    所以她开始拼命的挣扎起来,心中还寄希望于对方重伤未愈合,手脚说不定并没有太大力气。

    “宋青书,你知不知道最为武林中人所不齿的是什么人?”骆冰尽力躲闪着对方亲吻自己的脸庞,肢体上的徒劳,她只有寄希望于言语的威力。

    “淫贼嘛,我知道,”见对方拼命的摇着头,宋青书皱了皱眉头,声音含糊不清的传出来,“不过既然你丈夫已经把你转赠给我了,你就是我的姬妾,我想对自己的姬妾做什么,应该都是理所当然的吧。”

    “宋青书你个大混蛋!”感受到对方一只手已经伸进了自己衣襟里,骆冰声音中已经带着了一丝哭腔。

    “尽情地叫吧,你不叫我反而有些索然无味。”

    “无耻!”

    ……

    轻纱飘舞,一对雪白的小腿在半空中徒劳地踢着,突然间绷紧地得笔直,颓然地放了下来,仿佛认命了一般停止了挣扎。

    “哼!”这时候窗外突然传来一声清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