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二十四章 心神激荡(下)

    刚才骆冰的大呼大闹,并没有引起宋青书心中丝毫波澜,这轻轻的一阵哼声,却仿佛魔咒一般,宋青书浑身一下子变得僵直,起身警惕地望着窗外。

    骆冰甫一脱困,连忙紧咬红唇,捡起散落在床上的衣裙,无声地穿了起来,一直到她穿戴完毕,消失在房门口,宋青书丝毫都没有阻止的意思。

    “没想到我们再次见面居然是在这种场景之下。”宋青书苦笑道,心想最近得去天桥找个算命先生破破灾了,运气也太背了。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了,你还是如此下作,只有靠这种卑鄙的手段夺取女子的身体。”

    砰地一声,房门被一股无形气劲推了开来,青裙曳地,一个清丽绝俗的女子走了进来,眼波盈盈,晶莹清澈。月光隐隐约约从纤薄的裙间透射而过,恍若是广寒宫仙子下凡。

    那种骨子里沁出的神韵,一直让宋青书又爱又恨,宋青书拉过被子遮在身上,看着眼前女子,苦笑道:“本以为你早就该来了。”

    想到被两个小屁孩忽悠到长白山,在冰天雪地里呆了大半年,女子面颊不由微烫:“现在来取你狗命也不迟。”

    “好歹夫妻一场,别张口闭口狗狗的。我要是狗,你又算什么东西?”宋青书厌恶地看了她一眼。

    眼前这个神仙一般的女子自然就是宋青书的原配周芷若了,当初被宋青书一夜风流过后,誓要将他碎尸万段,满天下追杀他。

    结果在药王庄被小胡斐与灵素给忽悠到了辽东苦寒之地,最近宋青书在满清混得风生水起,周芷若无意在一家客栈听到了酒客议论,才知道宋青书一直就在满清皇宫之内。

    “不错,我就是瞎了眼,才会选择嫁给了你,”周芷若冷笑道,“亏我之前还说过,‘哪怕全天下的人都背叛我,宋青书也不会背叛我’,现在看来,真是讽刺。”

    “你也知道你嫁的是我!”宋青书觉得情绪有些不受控制,“少室山上你和张无忌的所作所为,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明明知道我和他并没有逾礼。”周芷若睫毛轻颤,深深看了他一眼。

    “我并不知道,那夜过后我才知道!”宋青书脸色泛起一丝难以抑制的笑意,“而且就算事前知道,我也不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能够得到你的第一滴血,想到以后不管你和张无忌怎么样,他在我面前始终是个失败者。”

    一直冷冷看着宋青书,周芷若开口道:“你得意够了?我一生的幸福都毁在你手中……那天晚上我说过,总有一天,我会将你碎尸万段,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来了。”

    “你的幸福!”宋青书呼吸急促,越说越激动,“你的幸福应该是由身为丈夫的我来给,而不是当丈夫生命垂危的时候,背着他和旧情人鬼混。”

    “你说够了?”不知道是不是在长白山呆太久了,现在的周芷若语气比冰尚冷了三分,不带一丝生气,“你觉得现在说这些有意义么?”

    宋青书一愣:“不错,没想到你看得如此透彻,我反倒是落了下乘。”两人的关系说起来十分复杂,从自身出发,两人的行为其实都没有什么错,但是偏偏他俩的所着所为都有意无意深深伤害了另一个人。

    世间很多事情并没有对错之分,只有立场不同而已。

    “既然如此,”周芷若唇角微微上扬,“那你去死吧!”

    话音刚落,周芷若身形轻盈飘忽,曼妙无比,青袖中伸出纤纤素手,五根手指直向宋青书头顶疾插而落,轻功之佳,竟不下于宋青书所见任一高手。

    宋青书脸色一变,他如今眼界早已今非昔比,一抬手就扣住了周芷若脉门。

    哪知道周芷若脸色波澜不惊,仿佛早料到一般,左手手掌倏地撞来。

    宋青书连忙伸掌迎了上去,一声闷响过后,周芷若一个翻身,轻盈地飘回了原地。

    宋青书却是一口鲜血喷出,昨日被文泰来奔雷掌所伤,经过一夜调养,对付骆冰这等武功倒也罢了,周芷若可是在屠狮大会夺得“天下第一”称号的人物,虽然有张无忌故意想让的成分在里面,但也足见她的武功和骆冰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

    “你的九阴真经已经练到如此火候?”周芷若脸上闪过一丝忧色。

    “明知道我的爱妻无时无刻不在追杀我,怎能不拼命练好武功?”宋青书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心中自嘲不已,最近怎么好像得了大姨妈,天天都吐血。

    刚才交手之际,宋青书双手招架周芷若的攻击,遮在身上的被子滑落到腰间。注意到对方肋间的掌印,周芷若皱眉道:“你受了伤?”

    宋青书苦涩地点了点头,“所以说你运气很好,来得正是时候。”

    “告诉我他的名字,”周芷若淡淡说道,“再怎么说你也是我丈夫,我杀了你过后,就去帮你杀了他,免得你死不瞑目。”

    “被自己妻子杀了,我注定会死不瞑目的。”宋青书右手一招,将一旁的木剑吸到了掌中,淡淡笑道,“要不我们同归于尽,那样黄泉路上也不寂寞。”

    “你的武功全是我教的,我倒要看看你这段时间究竟学了什么,才让你这么自信。”周芷若神情一整,不再留手,使出九阴白骨爪全力攻了过去。

    宋青书虽然也会九阴白骨爪,但不会傻到也使出来对敌。不同于他使出时漫天的爪影,周芷若使九阴白骨爪时犹若鬼魅,往往一招还没使完,另一只手已经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攻了过来。

    宋青书神色凝重举起木剑,剑尖不停地点在对方爪影劲力薄弱点上。

    “咦?”看着自己的招式被对方有条不紊化于无形,周芷若惊异.地盯了他一眼,不过感觉到宋青书举手投足之间已经渐渐晦涩,知他是受内伤影响,不由特意往他肋部伤口处攻过去,不给他丝毫喘息的机会。

    宋青书刚才行事到紧要关头,周芷若突然出现,半途而废让他血气翻腾不止,对方一阵急攻之下,宋青书伤势终于再次复发。

    “臭娘们,你好歹说也是堂堂一派掌门,趁人之危攻击我就算了,一直往我受伤的地方抓算什么事啊!”宋青书一边抵挡,一边又惊又怒道。

    “对付无耻之人,必然用无耻的办法。”周芷若丝毫不为所动,变本加厉地攻了过去。

    宋青书只觉得烦厌欲呕,终于一失神之际,木剑被对方左手拨开,脖子已被周芷若的九阴白骨爪制住。

    “罢了罢了,赤条条来赤条条去,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宋青书手一松,直接把木剑扔到了地上,左手却将腰间的被子往旁边一掀。

    见对方要害被制,周芷若暗中松了口气。见宋青书一副放弃抵抗的样子,正要开口说话,哪知道对方直接把被子掀开了。

    周芷若下意识一瞟,宋青书刚才一直没来得及穿衣服,如今下面赤条条的,一根恶心的东西正昂首而立,形状狰狞地怒视着自己。

    她虽然之前已经失身给了宋青书,但那晚除了屈辱与愤怒,并没有注意到其他东西。如今仍然保持的是一颗少女玲珑心,心中的羞怒让她下意识转过头去。

    宋青书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趁她芳心大乱之际,一指戳到了对方腋下。

    周芷若眼神中充满不甘,身子一软,缓缓地倒在了他的怀中。

    宋青书刚才那一下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劲力,抱着她柔软的娇躯,心中暗中庆幸不已:“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前世看电影见成龙电影里各种搞笑动作,随手抓来一个东西就能当武器,招式更是猥琐可笑,心中还不以为然,心中评价对方戏班子出来的。如今学武过后,才知道无所不用其极,利用身边一切的东西,才是生死相博的最高境界啊。”

    见周芷若美眸中充满怒火,宋青书随手又点了她浑身数道大穴,微微一笑:“九阴真经我也学过,你想用解穴*还嫩了点。”

    见对方已经被完全制住,宋青书连忙盘坐起来运功疗伤,他现在真气完全耗尽,如果不尽快恢复,万一骆冰去而复返,自己可就傻眼了。

    周芷若心中充满着悔恨,恨自己刚才为什么不一下子拗断他的脖子,偏偏愣了一下。

    人的心理就是这样,一直以来为了报仇,当真有机会报仇时,却又不愿意对方死得那么便宜。周芷若就是在这种矛盾心态下才被宋青书翻盘成功。

    见对方开始疗伤,周芷若也开始运气不停冲击穴道。她清楚的知道,宋青书如今已是强弩之末,只要自己能冲开穴道,他将再也没有还手之力。

    不过让她难堪的是,刚才倒在宋青书怀中,现在对方盘坐着疗伤,自己的头不得不枕在对方大腿之上,而刚才那个让她羞怒不已的坏东西正在她雪白的脸蛋儿附近不停磨蹭着。

    脸蛋儿上传过来的丝丝热气让她实在无法全心全意运功冲穴,不由得恨声说道:“把你这个恶心的东西拿开!”

    “刚才翻盘多亏了它,救命之恩大于天,我现在怎么可能过河拆桥?”宋青书眼睛都不睁一下,毫不在意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