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二十七章 公主与小宝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昏昏沉沉中韦小宝脑子稍觉清醒,只觉身上冰凉,忽听得格的一笑,睁开眼睛,只见公主笑嘻嘻的望着自己。

    韦小宝“啊”的一声,发觉自己躺在地下,忙想支撑起身,哪知手足都已被绑住,大吃一惊,挣扎几下,竟丝毫动弹不得,身上衣服已被脱得精光,赤条条一丝不挂,这一下更是吓得昏天黑地,

    建宁嘻嘻一笑:“狗奴才,醒了?”

    “公主,莫要开玩笑。”韦小宝心中惊疑不定,这臭婆娘绑就绑呗,为什么非得将自己脱得精光?

    “谁跟你开玩笑?”建宁俏脸一沉,一脚踢到他腰间,直疼得韦小宝呲牙咧嘴,“说!你和皇帝哥哥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莫非她也知道了假太后的事情?”

    这件事韦小宝哪敢多说半个字,连忙讪笑道:“我们哪有事情瞒着你啊,公主怎么会这样问?”

    “哼,为什么好端端的突然把我嫁给那个什么平西王世子,皇帝哥哥跟我说话的时候,也没以前那么和颜悦色了,还有,还有……现在随便一个狗奴才都敢欺负我。”

    建宁越说越伤心,不过她心中担心那个什么“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烂咪咪丸”,一时倒也不敢真把宋青书给说出来。

    “奴才冤枉啊,”韦小宝以为建宁说的是他,连忙解释道,“将你嫁到山海关,真不是我的主意。”

    “是你的主意也好,不是你的主意也好,反正我被嫁到山海关已成定局。”建宁怒道,想到日后当了别人的媳妇,再也不能像在皇宫里那样逍遥自在,心中一股邪火噌的一下便冒了出来。

    “小桂子,我最爱打人了,要是你让我打舒服了,说不定本宫一高兴就放了你,不然……”建宁从被褥下面摸出一根皮鞭,不怀好意地往韦小宝走去。

    “不然怎样?”看着那根在油里浸泡地发亮的皮鞭,韦小宝胆战心惊地问道。

    “不然本公主就对外宣称你非礼我,嘿嘿,到时候别说是皇帝哥哥了,就连吴三桂都会砍掉你的脑袋。”建宁啪啪啪一连在韦小宝精光的皮肤上连抽十几下,看着对方身上血痕累累,眼神中顿时充满着异样的兴奋。

    “你个疯婆子,臭婊子,老子碰到你简直是祖宗十八代都作了孽!”韦小宝疼得死去活来,手脚又被紧紧绑着,顿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破口大骂起来。

    “狗奴才,你骂谁?”建宁马上又是几鞭抽了过去,到了最后,韦小宝连骂的力气都没有了。

    建宁蹲了下来,轻轻抚摸着他身上的伤痕,顿时呼吸都急促起来,声音忽然间充满娇媚:“是不是很疼啊?越痛就越有趣哦。”

    建宁用鞭子的时候,不远处的宋青书听到动静过来查探,透过窗户缝隙看到了屋内情景,见韦小宝一副凄惨的模样躺在地上,有些于心不忍,拣起两块尖锐的石子扔了进去,割断了他手上的绳子。

    韦小宝挣扎间突然发现双手可以动了,也没细想,伸手就给了建宁一巴掌。

    建宁一下子被他打懵了,跌倒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韦小宝已经骑到她身上,扬手就是几个耳光:“臭婊子,刚才打你爷爷打得爽啊?”

    韦小宝打了几下反而不敢往她脸上招呼了,担心伤痕被其他人看见不好解释,可是刚才被对方折磨的一口恶气实在又咽不下去。

    抓住她胸口衣衫,用力一扯,嗤的一声响,衣衫登时撕裂,建宁所穿的罗衫本薄,这一撕之下,露出胸口的一片雪白肌肤。韦小宝心中恨极,拾起地下的烛台,点燃了烛火,便来烧他胸口,骂道:“臭婊子,咱们眼前报,还得快,看老子怎么炮制你。”

    公主受痛,“啊”的一声。韦小宝担心被其他人听到,俯身拾起一双袜子,便要往她口中塞去。公主忽然柔声道:“桂贝勒,你不用塞袜子,我不叫便是。”

    “桂贝勒”三字一入耳,韦小宝登时一呆,听她相昵声相呼,不由得心中一阵荡漾。只听得她又柔声道:“桂贝勒,你就饶了奴才罢,你如心里不快活,就鞭打奴才出一顿气。”

    “公主啊什么的果然都是贱货。”韦小宝心中暗想,嘴上冷笑道:“你以为老子不敢么,老子长这么大,还没听过这种要求,今天就满足你。”提起鞭子便往她身上抽去。公主轻声呼叫:“哎唷,哎唷!”

    外面的宋青书听得眉头一皱,他本意只是想帮韦小宝一把,却没想到对方胆子这么大,真敢拿皮鞭抽公主。心中担心打坏了公主的皮肉,自己身为护驾将军,到时候不好交差。

    正打算出声制止,待看清了里面的场景,宋青书脸色一下子变得古怪无比。

    只见建宁媚眼如丝,樱唇含笑,表情竟似说不出的舒服受用。韦小宝边打边骂道:“贱货,好开心吗?”建宁却柔声道:“我……奴才是贱货,请桂贝勒再打重些!哎唷!”

    宋青书露出一丝恶心的表情,相比S属性,建宁果然更像一个抖M。他虽然一向贪花好色,但喜欢的女人往往都是洁身自好的良家,女人的矜持才是让他最迷恋的东西。

    风骚*的女人,宋青书往往就不那么有感觉了,而对于建宁这种有种怪异性癖的女人,他的态度一直很坚定脱光了送上床都不要。

    韦小宝打了一阵心中气消了一大半,而且对方摆出一副“不要怜惜我,狠狠蹂躏我吧”的姿态,他打起来也有些索然无味。

    鞭子一扔,韦小宝就开始穿起衣服来,哪知道这个时候建宁却贴到他背上,柔声说道:“桂贝勒,怎么不打了呢?”

    两人赤裸的肌肤相触,韦小宝只觉唇干舌燥,心中如有火烧,说道:“你给我坐好些!这样搞法,老子可要把你当老婆了。”

    公主腻声道:“我正要你拿我当作老婆。”说完手臂便紧紧搂住了他。

    “死就死吧!”韦小宝一发狠,直接压了过去。

    见两人实在闹得有些不像话,宋青书正欲进屋阻止,脚刚迈出去,突然醒悟过来:“自己本来就不太愿意看到康熙这么顺利就收拾掉内乱,让韦小宝坏了建宁贞操也好,让这场赐婚以荒唐落幕,岂不更好?再说了,这样自己还能掌握一个韦小宝的把柄,若是现在冲进去,只会平白无故得罪两人,简直亏大了。”

    心中分析了清楚了利害关系,宋青书懒得再看两人的拙劣的表演,径直转身离去。想起前世到日本参加一个会议,自己悄悄购买了各种系列的正版光碟,韦小宝两人过家家般的场景,自然提不起他的兴趣。

    次日清晨,韦小宝穿好衣衫,蹑手蹑足的走出公主卧室,刚回到房中没多久,一个太监过来通报道:“韦爵爷,宋大人请你过去一叙。”

    刚做了亏心事,韦小宝脸色未免有些不自然,默默念叨着:“他找我会有什么事呢?”

    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又特意对着镜子将脸上的胭脂印子擦干净,终于有些放下心来,这才大摇大摆往宋青书房中走去。

    看见韦小宝一副疑神疑鬼的样子走进来,宋青书表情似笑非笑:“韦兄弟,昨晚可是风流快活的紧哦。”

    韦小宝心中狂跳,脸上却装出一副疑惑的样子:“宋大哥你在说什么?”

    “没想到韦兄弟这么快就忘了救命恩人了,”宋青书满脸遗憾,手指一弹,一颗小石子一下子射到韦小宝脚边,在地板上撞出了一道白印。

    韦小宝恍然大悟,难怪昨晚听到两颗小石子的声音,绑着自己的绳子就断掉了,原来是对方出手。不过想到之后和建宁的荒唐事情,不由神色尴尬道:“原来宋大哥都看到了。”

    知道他心中的担心,宋青书笑道:“韦兄弟大可放心,非礼勿视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后面你和公主发生了什么,我是一点也没瞧见。”

    暗暗舒了一口气,韦小宝突然又有些担心起来:“昨晚我……一时糊涂,还请宋大哥看在你我交情的份上,替兄弟遮掩一下。”

    看着局促不安的韦小宝,宋青书心中一个念头突然变得强烈起来:要不趁这个机会除掉他,也不用自己动手,到了山海关之后,悄悄放出一丝风声。吴三桂父子哪会容忍此等奇耻大辱,自然会将韦小宝千刀万剐。对于韦小宝的死,康熙肯定也会震怒异常,双方说不定还会直接打起来……

    韦小宝见宋青书一直没有做声,悄悄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接触到对方眼神,顿时吓了一跳,心知对方正在犹豫,连忙开口道:“宋大哥,你一直住在皇宫总不是那么方便,小弟我早就为大哥在燕京城内准备了一所豪宅,以后大哥可以将家眷安排在里面。”

    见韦小宝向自己行贿,宋青书笑了:“我要是不收下估计你小子肯定一直都不放心,好吧,那就多谢韦兄弟好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