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二十九章 红颜祸水

    只要夏青青心甘情愿的配合,宋青书便有把握以另一种姿态成功接手金蛇营,只是可惜如今夏青青的离去让一切都化为了泡影。所以那晚当宋青书知道是骆冰从中作梗,才会显得那么愤怒,一气之下在她身上发泄了一通。

    直到送亲队伍到了山海关境内,他都没想出什么锦囊妙计来。看着远处隐隐可见的巍峨城墙,宋青书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如今只有先走一步算一步了,看会不会出现什么转机。”

    突然想到一事,宋青书不得不派人将韦小宝喊了过来,看着他脚步虚浮的样子,不由得露出一副会意的笑容:“韦兄弟可要保重身体啊。”

    韦小宝难得脸一红,开口说道:“让宋大哥见笑了。”心中却暗想那个公主又骚又浪,这段时间都快被她吸干了。

    “这次并非哥哥想多管闲事,只是如今到了吴三桂的地盘上,若是韦兄弟还像以往那样,随意进出公主卧室,若是落入有心人的耳目,我们此行恐怕祸福难料啊。”

    宋青书是担心对方色迷心窍,不知收敛,若是事情败露,别说韦小宝了,自己身为送嫁将军恐怕也死罪难逃。

    “多谢宋大哥提醒。”韦小宝心中一紧,这段日子和建宁如胶似漆,还真有些舍不得,不过他理智尚存,明白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建宁公主已经被皇上赐给吴应熊了,她注定了是下一代平西王妃,你随便玩玩儿就行了,如果感情用事,破坏了皇上的计划,恐怕……”宋青书并无说完,但意味已经很明显。

    “随便玩玩儿就行了?”韦小宝听得大感佩服,在他口中金枝玉叶的公主,仿佛像变成了一个普通宫女一样……嗯,也不对,建宁本来就是一个孽种,真说起来地位连一个宫女都不如。

    “还有一件事情,”宋青书想了想,“建宁公主那边你得处理好,不然她乱说话就糟了。”

    “宋大哥放心吧,我有办法说服她。”韦小宝嘴上这样说,心中却是烦恼不已,近日建宁已经多次暗示他,想办法让吴应熊变成吴死熊,不过这种天大的干系,他哪敢答应,只好一边敷衍着,一边苦思冥想有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

    对建宁的性子,宋青书倒是比较了解,并不认为她会这么容易就范,不过韦小宝既然这样说了,他倒是不好再问。念及韦小宝逢凶化吉的本事,倒也有几分相信他是真有办法。

    心中又突然有些可怜起吴应熊起来,考虑到这几天韦小宝和建宁那股食髓知味的劲儿,保不准已经珠胎暗结,未婚妻子在洞房前给他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不说,还有很有可能让他喜当爹……

    “禀告两位大人,我们抓到一个不停窥视车队,形迹可疑之人,不过,不过……”宋青书正想得出神,一个侍卫跑了过来打断了他。

    “你口吃么?不过什么?”韦小宝心中正有些烦闷,看侍卫支支吾吾的样子,张口便骂道。

    侍卫一张脸胀得通红,连忙说道:“不过来人自称平西王世子吴应熊的弟弟吴英雄。”

    “平西王不就一个儿子么?”宋青书眼神有些茫然,不确定的看了韦小宝一眼。

    “吴三桂那老乌龟哪有这么好福气有两个儿子,肯定是冒牌的,给我狠狠打一顿,扔到路边。”韦小宝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喳!”

    看着侍卫正欲退下的身影,宋青书心中一动,连忙喊住了他。

    “慢着,你将那个人带上来看看。”

    韦小宝显得兴趣缺缺,连忙说道:“宋大哥我先走了,公主这两天一直闹脾气,我得好好哄她。”

    宋青书点点头,韦小宝离去没多久,侍卫们就将一个人押了过来,“放开我!信不信到了山海关,我让爹爹将你们都拖出去砍头。”来人一边挣扎一边怒斥道。

    听到对方娇脆的声音,再看清了他唇红齿白的模样,宋青书表情一愣:“这个男的怎么一副娘娘腔的模样,莫非是女扮男装的?”眼光下意识往对方胸脯扫去,并没有什么波澜壮阔,不甘心地抬头想瞅瞅他的喉结,哪知道对方穿着一件高领长褂,脖子处被遮得严严实实。

    “你说你是平西王的小儿子吴英熊?”宋青书挥挥手,示意侍卫放开她。

    “本姑……公子正是!”来人甫一脱困,第一反应便是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显然极为爱洁。

    “据我所知,平西王就只有一个儿子,那就是此次赐婚的额驸吴应熊。”旅途无聊,宋青书也不介意配合他一下。

    “哼,那是你们见识少。”那人冷哼一声,不过心中也明白宋青书不可能就这样就相信自己,连忙辩解道:“告诉你也没关系,我是爹爹的私生子,自然很少人知道。”

    宋青书心中倒是信了几分,在这个世上,自己背叛师门,害死师叔,在武林中的名声可以说就犹如臭豆腐一般。不过跟吴三桂比起来,却是不值一提,当初他引清兵入关,害得异族占据了汉人的江山,后来又亲手勒死了前明最后的希望桂王……

    如果说宋青书的名声是臭豆腐的话,那么吴三桂在这世上名声就可以算得上榴莲一般。这样一来,恐怕没谁愿意平白无故认作吴三桂的儿子。

    “好吧,就算你是平西王爷的儿子,那你不在王府中,却跑来窥探我们队伍,究竟是存的什么心思?”宋青书疑惑地问道。

    “来人,上茶!”吴英雄大摇大摆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语气中天然的那股颐指气使的感觉,让侍卫们愣了一下,下意识迈开脚步想去准备,突然醒悟过来,不由得恼怒地等着他。

    “你们先下去准备明天的事情吧,这个人就交给我了。”宋青书挥了挥手,如今使队在山海关外扎营下来,等着第二日吴三桂出城迎接,也有不少准备工作要提前做。

    众侍卫知道宋青书武功高强,而且刚才和这个所谓的王子交手,知道吴英雄的武功稀松平常得紧,便纷纷告退。

    “好吧,看你这个人倒也不太讨厌,我就告诉你吧。能得到皇上赐婚,我大哥虽然高兴,但从没见过公主的样子,难免有些患得患失。我这个当弟弟的,了解他的心意,就打算先跑出来替他把把关。”吴英雄的声音若珠落玉盘,一口气就说了一大堆。

    见他说话间偶尔露出的撅嘴神态,宋青书面皮一阵抽动,心中暗暗发狠:我是当你女扮男装才跟你这么客气的,如果让我知道你只是个伪娘,看我不把你揍得满脸桃花开才怪。

    “若是公主相貌丑陋,你们还敢拒婚不成。”宋青书语气一寒,这点姿态还是要表露出去的,总不能堕了朝廷的颜面,不然传回康熙耳中,总归不好。

    吴英雄一愣,连忙说道:“这怎么会?其实,其实只是我想先偷偷瞧瞧嫂子的模样而已。”

    “你一个当弟弟的,跑来看哥哥的未过门的妻子,哪有这样的道理?”宋青书神色奇怪地看着他,“莫非你对自己的嫂嫂有什么非分的想法?”

    “你!”吴英雄被宋青书一番言语激得难堪不已,不过对方说得合情合理,他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辩解。

    犹豫了良久,见帐中也没有其他人,吴英雄一咬牙,站起来将头上的帽子摘掉,露出了一头犹如瀑布的柔顺秀发,“你现在还觉得我会对嫂嫂有什么非分之想么?”

    宋青书心中暗喜,嘴上却假装吃惊的说道:“你……你是女的?”

    “哼!”对方娇哼一声,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你看起来一表人才,却连这点眼力都没有,还当什么送嫁将军。”

    宋青书却是仔细打量起来女子的容貌,刚才就觉得她眉目如画,心中才有了怀疑,现在对方露出了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更加衬托出比刚才更震撼的绝世容颜。

    发型对女人来说果然是太重要了,宋青书想到前世有个美女朋友,按照网络上的语言,七分不能再少了。结果有一天不知道她哪根筋不对,非要跑到西藏一座寺庙出家为尼,再见到她时,她已经顶着一颗澄亮的光头,当时宋青书看着面前样貌普通平常的尼姑,实在无法跟自己印象中那个美丽的女子联系起来。

    “喂,你看傻了?”少女从小到大,早已习惯了男人这样的目光,露出一丝鄙夷之色,不耐烦地说道。

    宋青书终于回过神来,眼前女子虽然身着男装,但是仍然能看出那婀娜的身姿,肩若削成,腰若约素,美丽出尘……只可惜身上总带着一丝盛气凌人的感觉,破坏了那份独特的气质。

    “美貌身材十分,气质要扣一分。”宋青书心中暗自做了评价,嘴上一笑:“没想到阁下居然是位姑娘,只是不知道刚才姑娘说自己是平西王二王子,那现在你又是什么身份?”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都说了平西王是我爹,我自然就是郡主了。”少女虽然言语颇为不客气,但是声音实在是娓娓动听,宋青书也不着恼。

    “郡主?”宋青书在脑中思索一下,喃喃自语:“我就记得阿珂是吴三桂女儿,莫非他还有其他女儿?”

    少女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宋青书一震,心想是了,这个世界阿九还没变成九难师太,自然没有到平西王府掳走尚在襁褓之中的阿珂,那么阿珂应该从小就是在王府长大,难怪会养成一副盛气凌人的性子。

    少女阿珂已经出落得如此祸国殃民,传说她只遗传了母亲陈圆圆七分的美貌,那又应该是怎样一张绝世容颜?

    今天只有这一章,明天我想办法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