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三十二章 论无耻程度

    身边传来口水吞咽的声音,宋青书回头望去,只见韦小宝也目瞪口呆瞪着阿珂的背影,一双手搓来搓去,似乎想要伸手去摸一把,但患得患失之下,又不敢唐突佳人。

    宋青书心中有些不豫,心想若是韦小宝真动手去摸,自己说什么也要挡住他。眼前少女好似一个如粉妆玉砌的水晶人儿,男人与生俱来的占有欲让宋青书下意识不想她被其他男人占那么一丁点的便宜。

    没过多久,阿珂身形突然一动,两人仿佛被烫到了一般,不约而同地直起身来做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

    阿珂并没有意识到身后两个男人刚才的龌龊,看清了建宁公主的容貌过后,心满意足地转身离去。

    宋青书和韦小宝对视一眼,纷纷跟了上去,“不知郡主看完后感觉如何?”

    “马马虎虎吧,”阿珂唇边露出一丝笑意,“虽然比起本姑娘来是差了点,但也算个美人儿了,哥哥应该不至于讨厌。”

    韦小宝在一旁听得怒火中烧,心中发狠:“老子不仅当了你哥哥的连襟兄弟,还要当当他的妹夫。”

    宋青书正欲说什么,突然神情一紧,盯着暗处说道:“阁下暗闯公主大营,可知是诛九族的大罪。”说完手掌一翻,运起双龙吸水,硬生生将草丛中的人往外吸了出来。

    来人大惊失色,显然没料到宋青书武功如此高强,只好将佩刀插到地里,死命抵抗着对方掌中的吸力。

    “杨大哥?”韦小宝看清来人,连忙说道,“宋大哥,都是自己人,误会误会。”

    宋青书疑惑的松了手,来人终于缓过气来,暗自擦了一把冷汗,抱拳说道:“久闻近来朝廷里出了一个出类拔萃的年轻高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平西王麾下总兵杨溢之,参见韦爵爷,宋将军。”

    宋青书恍然大悟,原来是跟韦小宝颇有交情的杨溢之啊。原著中就因为他和韦小宝的这层关系,吴三桂决心造反过后,担心他私通消息,便将他炮制成了一个人棍,可怜杨溢之对吴三桂忠心耿耿,最终落得如此下场。

    一旁的阿珂见到他却神色大变,偷偷地转身想溜走,杨溢之开口叫住了她:“郡主留步,下官得到平西王爷的旨意,不惜一切办法也要请郡主回王府,若有得罪,还望郡主恕罪。”

    “王府太闷了,我想四处转转,闯荡一番江湖再回去。”阿珂眼睛骨碌碌一转,开口说道。

    “对啊,杨大哥,既然郡主想四处转转,何不依她呢?这里有宋大哥这样的高手坐镇,郡主的安全自然也不用担心。”一旁的韦小宝哪舍得杨溢之将阿珂带回王府去,连忙出言帮腔道。

    阿珂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今晚第一次觉得韦小宝没那么讨厌了。被她妙目一盯,韦小宝浑身立马酥了半边。

    杨溢之心知肚明郡主的离家出走是怎么回事,可是个中缘由又不好向韦小宝明说,只好对阿珂说道:“郡主,那个人已经亲自过来了,你大可以悄悄去瞧上一眼,王爷发话了,如果郡主你不满意,他绝不勉强。”

    “你说的是真的么?”阿珂面露狐疑之色。

    “自然是真的,下官岂敢欺瞒郡主。”杨溢之神色恭敬地答道,一旁的韦小宝听他们互相打哑谜,搞得一头雾水,宋青书因为刚才从阿珂口中得知吴三桂有意见她许配给宝亲王世子福康安,才能勉强听得明白,不由神色凝重:福康安也来了山海关?

    “可是你刚才明明说过会不惜一切办法带我回去,”阿珂明显有些意动,但又有些担心地说道,“我怎么知道你不是为了骗我回去,故意这样说的?”

    杨溢之苦笑道:“就算下官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假传王爷的意思。”

    “那倒是。”阿珂点点头,终于相信了。平西王一向御下甚严,若杨溢之胆敢借王爷的名义,乱说话,就算他将阿珂捉回去了,只要阿珂事后一说,杨溢之将得到非常严厉的惩罚。

    “好吧,我就先跟你回去看看。”说完阿珂也不看宋青书和韦小宝二人一眼,径直转身往山海关方向走去。杨溢之连忙向两人告辞,追了上去。

    不同于韦小宝望着阿珂离去的身影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宋青书却是心中暗怒,知道阿珂从小金枝玉叶当惯了,自己和韦小宝就算本事再大,官位再高,在对方心中也只不过是个奴才,哪会被她放在眼里。

    “一个王爷很了不起么?”宋青书冷笑一声转身离去,一改这段时间的迷惘,心中顿时充满了动力。

    第二日送亲队伍一早就做好了各种准备,只听得山海关方向吹起了号角,一军官前来禀告:“平西王来迎公主鸾驾。”

    宋青书与韦小宝纵马上前,只见一队队士兵铠甲鲜明,骑着高头大马,驰到眼前,一齐下马,排列两旁。当首一人径直走到公主车前,叩拜道:“奴才平西王吴三桂,参见建宁公主殿下。”

    一旁的宋青书仔细打量吴三桂,见他身躯雄伟,一张紫膛脸,须发白多黑少,年纪虽老,仍是步履矫健,走路姿态高视阔步,心中不免一跳:这个吴三桂印堂发紫,倒跟练习紫霞神功的岳不群有几分神似。

    待他叩拜已毕,韦小宝身为赐婚使,连忙说道道:“平西亲王免礼。”吴三桂站起身来,来到两人身边笑道:“这位便是勇擒鳌拜,闻名天下韦爵爷?那这位想必就是在泰山力挫群雄的宋大人了。”

    吴三桂戎马出身,一眼就看出韦小宝手无缚鸡之力,刚才所说不过是官场惯用的贴金伎俩。反而是据昨晚杨溢之回报,知道宋青书武功深不可测,心中寻思日后若是不能为我所用,必须得想办法除掉才是。

    宋青书和韦小宝连忙请了个安,说道:“不敢,参见王爷。”吴三桂哈哈大笑,一左一右握住两人之手,说道:“两位大仁大义,小王久仰英名,快免了这些虚礼俗套。小王父子,今后全仗两位维持。如蒙不弃,咱们一切就像自己家人一般便是。”

    宋青书心中作呕,看着韦小宝春风满面,与吴三桂互相吹捧,不由得感叹自己的无耻程度,比起二人来说简直是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