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三十四章 芳心暗许

    韦小宝一听如丧考妣,心中沮丧不已:完了完了,我的阿珂你怎么已经成了别人老婆……不行不行,小宝你一定要振作,老子一辈子跟你泡上了,耗上了,阴魂不散,死缠到底。就算你嫁了十八次,第十九次还得嫁给老子。

    宋青书却是很镇定:“不知王爷可曾与宝亲王交换聘书?”

    吴三桂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不曾。”他只是有了这个意向,和宝亲王并没有正式结为亲家。这事情一查便知,吴三桂并不想说假话,若是被朝廷中人抓到把柄,虽然说欺君之罪自己并不那么怕,但总归有点麻烦。

    “既然没有行文定之礼,王爷不妨重新考虑一些韦大人,他年纪轻轻就已经官居要职,这次皇上又亲自为他说亲,就能证明他的无量前途。”宋青书不紧不慢地说着,有意无意拿康熙来压吴三桂。

    吴三桂面皮抽动一下,连忙笑道:“小王会仔细考虑的,因为要与夫人商议,过几日再答复两位大人如何?。”

    “那是自然,”宋青书端起一杯酒敬道,“来来来,下官敬王爷一杯。”席间原来的尴尬惶恐一扫而空,各人歌颂功德,吹牛拍马,尽欢而散。

    吴应熊亲送韦小宝回到安阜园,来到大厅坐定。吴应熊双手依次奉上两只锦盒,说道:“这里一些零碎银子,请韦爵爷和宋将军将就着在手边零花。待得大驾北归,父王另有心意,以酬两位大人你的辛劳。”

    韦小宝与宋青书对视一眼,笑道:“那倒不用客气。我出京之时,皇上吩咐我说‘小桂子,大家说吴三桂是奸臣,你给我亲眼去瞧瞧,到底是忠臣还是奸臣。你可得给我瞧得仔细些,别走了眼。’我说:‘皇上万安,奴才睁大了眼睛,从头至尾的瞧个明白。’哈哈,小王爷,是忠是奸,还不是凭一张嘴巴说么?”

    吴应熊听得不禁暗自生气:“你大清的江山,都是我爹爹一手给你打下的。大事已定之后,却忘恩负义,来查问我父子是忠是奸,这样看来,公主下嫁,也未必安着什么好心。”说道:“我父子忠心耿耿,为皇上办事,做狗做马,也报答不了皇上的恩德。”

    宋青书见吴应熊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心中感叹:“吴应熊相貌英俊,步履矫健,的确有将门之子的风范,只可惜毕竟年轻,涵养功夫还是没有修炼到家,比起吴三桂喜怒不形于色差远了。要是他知道未婚妻子这段时间已经被韦小宝玩遍了各种姿势,不知道还会不会忍得住?”

    韦小宝架起了腿,说道:“是啊,我也知道你是最忠心不过的。皇上倘若信不过你,也不会招你做妹夫了。小王爷,你一做皇帝的妹夫,连升八级,可真快得很哪。”吴应熊道:“那是皇恩浩荡。韦爵爷维持周旋,我也感激不尽。”韦小宝心道:“这段时间我可将你老婆调教地服服帖帖,不知你是不是感激不尽?”

    送了吴应熊出去,两人打开锦盒一看,里面是十扎银票,每扎四十张,每张五百两,共是二十万两银子。韦小宝又惊又喜,回过头来对宋青书说道:“宋大哥,这个小龟蛋出手可阔绰得很哪,二十万两银,只是给零星花用。老子倘若要大笔花用,岂不是要一百万、二百万?”

    宋青书将锦盒放到一旁,也不在意,反而皱起眉头说道:“韦兄弟,我只怕我们有命拿钱,没命花啊。”

    韦小宝被唬了一跳,也从欣喜中恢复过来:“宋大哥为什么这么说。”

    “韦兄弟可知道今日席间我为何要假传圣谕,为你提亲么?”宋青书问道。

    “宋大哥的恩情小宝铭记于心,他日回燕京过后,作兄弟的自然把一切都扛下来,皇上不会怪罪到你身上的。”韦小宝以为他担心今天假传圣谕的事情,在这个世界,这可是大不敬当斩的大罪,所以今晚宋青书一开口,就算没有圣旨,吴三桂一方也无人怀疑。

    “皇上英明神武,只要我说明原委自然无碍,”宋青书毫不在意,“我是说另外一件事,吴三桂打算与宝亲王结成儿女亲家。”

    韦小宝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对啊,要不是宋大哥今天灵机一动,皇上和我们还被蒙在鼓里。”

    “我就是一早得到消息,才特意在吴三桂的文武百官面前提起这事。”宋青书心中寻思:自己虽然不愿意看到康熙这么快就收拾了吴三桂和弘历,但也不愿意吴三桂和弘历联合起来收拾了康熙,只有保持这种平衡的内耗形势才最符合自己的利益。

    “只是看吴三桂这老乌龟的态度,恐怕不愿意将阿珂许配给我啊。”韦小宝虽然色迷心窍,但仍有一丝理智尚存,知道比起堂堂的王爷世子,天潢贵胄,自己一个妓院出来的低贱小混混,实在没什么优势。

    宋青书微笑不语,心中却想着:自己是为了破坏福康安与阿珂的政治婚姻,至于吴三桂看不看得上你跟我有什么关系……

    平西王府内,吴三桂与几个心腹在一起商议着。

    “王爷,如今皇上也派人插了一脚进来,阿珂究竟嫁给谁好?”吴三桂的女婿夏国相一边说着,脑海里一边浮现出阿珂的绝世容颜,心中懊恼同样是平西王女儿,自己当初自己娶的那个为什么差了这么多。

    “如果我们拒绝康熙的意思,若是阿珂嫁给其他人倒也罢了,偏偏嫁给了宝亲王的世子,恐怕彻底和康熙撕破了脸皮,如今时机不成熟,恐怕对我们以后的大业不利啊。”吴应熊沉声说道。

    “我不管,反正我不会嫁给那个无耻小混混。”这个时候阿珂从外面推门进来,恨恨说道。

    “胡闹,谁让你进来的!”吴三桂瞪了她一眼。

    阿珂从小就有些怕她爹,不由得胆怯地往哥哥吴应熊身后缩了缩。吴应熊连忙转移话题道:“阿珂,你今天也悄悄瞧了那个福康安,感觉如何?”

    想到下午从隔间偷偷看到的那个器宇轩昂的年轻人,阿珂俏脸浮起一层红云,颇有些扭捏地说道:“一般般啦,不过总比那个韦小宝好。”

    这些年平西王与宝亲王在北方共同对抗蒙古,阿珂生于北地,耳濡目染之下,很早以前就听说宝亲王世子福康安是个很会打仗的大英雄,早已心生倾慕之情,只是顾忌对方长相问题,一直不敢答应这桩亲事。这次离家出走,说是四处散心,未尝没有悄悄到盛京城去瞧瞧福康安模样的心思。

    场中众人哪个不是老油条,一听之下不由哄堂大笑,闹得阿珂一张大红脸。吴应熊却是眼前一亮,上前说道:“父王,儿臣有一计,不仅可以和宝亲王结成同盟,还不会伤到康熙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