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三十五章 箫中高手

    “哦?”吴三桂看了儿子一眼,等着他的下文。

    “若是由父王来做决定,不管最后选择谁,都会得罪康熙和宝亲王任意一边,但是若将选择权交给阿珂呢?”吴应熊面露微笑说道。

    吴三桂听得眼神一亮,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到时候我们只要对外宣称将择婿的选择权交给阿珂,请福康安和韦小宝共处一室,让阿珂亲自来选择自己的夫婿。”吴应熊越说越得意,“虽然看似公平,我们却清楚阿珂是怎么也不可能选韦小宝那个小混混的,而且这样一来,康熙就算对结果有所不满也没法说什么。”

    “阿珂你意下如何?”吴三桂转身看着阿珂问道。

    “一切全凭父王做主。”阿珂两颊绯红,细声细气说完过后就一路小跑了出去。

    第二日一早,平西王派人到安阜园请宋青书与韦小宝到王府中一叙。

    韦小宝一路上兴奋不已,心中幻想着以后干脆不做这个劳什子官了,跟阿珂双儿她们找个地方隐居起来,每天都跟阿珂做点羞羞的事情……

    不过当两人走*西王府过后,韦小宝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凝固下来。

    平西王府大厅内,一位青年公子坐在吴三桂左边首位,脸如冠玉,丰神俊朗,容止俊雅,约莫十*岁年纪,身穿一件宝蓝色长袍,头戴瓜皮小帽,帽子正中缝着一块寸许见方的美玉。

    “你爷爷的,你要不要长得这么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啊?老子平生最恨比我帅的人了,身边已经有个帅得掉渣的宋青书了,再来一个小白脸,老子顶着一张路人脸压力很大。”韦小宝嘴角抽动,心中腹诽不已。

    宋青书却是盯着他帽上的宝玉,隔了这么远,都可以看到那块美玉莹然生光,心知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心中不由得好笑道:“头上顶着这么一块价值连城的东西,也不怕半夜被飞贼割去了脑袋。”

    “韦爵爷,宋大人,本王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宝亲王世子福康安福公子,这两位是是皇上的赐婚使韦爵爷,和送嫁将军宋大人。”吴三桂站起来,向双方介绍起来。

    “难怪老子第一眼看你就不顺眼,原来是跟老子抢老婆的贱人。”韦小宝心中暗骂不已,拱起手来,随意应付道:“久仰久仰。”

    福康安并不回礼,慢悠悠放下茶杯,淡淡说道:“我还以力擒鳌拜的会是什么英雄,原来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看来传言果然不可尽信。”

    “叼你老母!”韦小宝自从成为康熙宠臣以来,哪怕是王公大臣见到他也是恭恭敬敬的,那敢这样对他无礼,一时恼怒连以前在扬州丽春院跟嫖客学的骂人俚语也脱口而出。

    福康安虽然听不懂他说什么,但心知肯定不是什么好话,脸色不由一沉,寒声说道:“掌嘴!”

    “是!”一个人影直似游鱼一般,刹那间就到了韦小宝面前,手掌高高扬起。

    韦小宝目瞪口呆,仿佛被吓傻了一般,宋青书却没傻,拦在韦小宝身前,电光火石间与人影交了数招,最后一拳击出,人影被震得反退了回去。

    “神行百变?”宋青书看着对方面露疑惑,刚才他的轻功正是神行百变,而且一身武功,也只是稍弱于袁承志而已。

    福康安伸手拦住了欲继续上前的手下,摇了摇头,言语中充满讥讽:“这位想必就是那个什么送嫁将军宋青书了,这年头,将军的名号真是越来越不值钱了,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能自称将军。”话音刚落,他手下的人不由得哄堂大笑。

    “宋某一个杂牌将军自然比不上福公子,对了,”宋青书却是并不动怒,反而看着惊魂甫定的韦小宝笑道:“韦兄弟,我听闻扬州一带称呼以男色伺人的兔儿爷为公子,不知是否属实?”

    韦小宝哪还不明白,连忙附和道:“对啊,那些又肥又丑的莽汉最喜欢福公子这种面目俊秀的小白脸了,福公子若是肯到丽春院去*,保证生意火到爆。”

    “你!”福康安大怒,拍案而起。

    “对了,福公子是不是擅长吹箫?”宋青书唇边露出一丝狡诈的笑意。

    “哼,是有怎么样,在下的箫艺不敢说独步天下,但也算得上炉火纯青。”吹箫是福康安平日一大爱好,而且技艺娴熟,当初就是凭借一曲箫声,就让一江湖少女主动投怀送抱,向来是他平生很得意的一件事情。

    宋青书抚掌大笑:“世间妓院虽千千万万,但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称为‘长春院’,另一类称为‘不夜宫’,据说是来源于苏东坡的一首诗,福公子学富五车,想必肯定是知道是哪首诗了?”

    福康安向来自负文采,虽明知宋青书不怀好意,还是忍不住说道:“想必是取自‘风花竞入长春院,灯烛交辉不夜城’。”

    “没想到福公子居然是个中高人,”宋青书竖起了大拇指,夸得福康安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所谓的不夜宫,是指女妓场所,长春院么,自然是男院之设。韦兄弟,在下曾经听说男倌人进馆过后必须要训练一个技能,不知道是什么?”

    韦小宝从小在勾栏之地长大,哪还不知道他的意思,配合地说道:“好像是每天训练他们嘴含黄瓜,技术娴熟了便可接客,业界有一个文雅的说法,这个本领就叫做吹箫。”一边说着还一边用目光扫视着福康安腰间的玉箫。

    场中人都是男人,哪还不懂其中意思,甚至连福康安自己手下,也强忍着笑意。

    福康安初时还没反应过来,待看清众人笑意,突然醒悟过来,不由勃然大怒。

    “各位稍安勿躁,今日请各位前来,是想就小女婚事一事做个说明。”吴三桂虽然乐于见到宝亲王一方与康熙手下势成水火,却也不能放任双方闹得不可收场。

    福康安心想未来岳丈的面子不能不给,不由得冷哼一声,怏怏地坐回到了位置上。

    当韦小宝听到吴三桂决定让阿珂自己选婿,不由得神色大变。宋青书也是眉头紧皱,目光无意间扫到了福康安,脑中灵光一现,神情顿时放松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