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三十六章 獠牙初现

    在回安阜园的路上,韦小宝心神不宁,数次看着宋青书欲言又止。

    “韦兄弟,对自己没信心么?”宋青书知道他心中担忧,不由得笑道。

    “这个时候你还笑得出来,”韦小宝急道,“你没听到刚才老乌龟所说么?”

    “听到了啊,”宋青书不以为然地说道,“既然让阿珂亲自选,韦兄弟,我很看好你哦。”

    饶是向来脸皮很厚,韦小宝也不由得觉得面皮发烫,讪笑道:“虽然我人称机灵小白龙,玉面小郎君,但毕竟更有优势的还是在于内涵。阿珂年纪轻轻,肯定无法欣赏我这种男人的魅力,反而会被福康安那种油头粉面的小生所吸引,由不得我不担心啊。”

    “放心吧,车到山前必有路。”宋青书并没有告诉他自己的打算,反而说道,“韦兄弟,你先回安阜园吧,我四处去逛逛。”

    韦小宝失魂落魄之下并不在意,在侍卫簇拥下独自往安阜园行去。

    宋青书却来到一处茶馆,径直走向一僻静的位置,看着对面的中年男人,拱手笑道:“田兄,一别多日,还是风采依旧啊。”

    田归农脸上露出尴尬之色:“上次得蒙宋大人出手相救,却没将真实身份告知,还望宋大人见谅。”

    “田兄何必客气,”宋青书拿起桌上的茶壶替他斟了一杯茶,然后悠闲地将自己的杯子也注满,“你我各为其主,当初田兄有所顾虑也是人之常情。”

    原来刚才在平西王府,宋青书便注意到立于福康安身后两个高手,其中之一正是上次被自己救得性命的田归农。

    得到宋青书暗中示意事后出来一聚,田归农犹豫良久,他知道不久将来,康熙宝亲王之间必有一番你死我活的争斗,自己身为宝亲王手下,宋青书却是康熙身边的红人,私下相见总有些不妥。不过宋青书毕竟救了他和南兰的性命,也不好推脱,只好悄悄出来,心中打定主意,不管宋青书问什么,自己一定不能乱说话。

    宋青书见田归农神情紧张,决定转移一下话题舒缓一下对方的情绪:“尊夫人近来可好?”

    听他提起南兰,田归农脸上露出一丝温柔神色:“这还得多谢宋大人上次相救,南兰如今过得很好。”

    两人聊起了家常,最后话题渐渐转到今日平西王府发生的事情。

    “刚才和你交手的是宝亲王麾下第一高手玉真子道长,身兼泰山派与铁剑门两派之长,剑法高明,轻功尤其出众。”

    “平西王有意将郡主嫁给我们世子,宝亲王这次特意派世子前来,一来是讨论婚事,二来是商议结盟之事。”

    “宋大人,你也不用再问了,我说的这些你自己也能查到,再多的我真不能说了,毕竟王爷十分忌讳手下人私通消息。”

    ……

    跟田归农分开过后,宋青书暗自感慨:田归农此人虽然坏,但总算还念着我的救命之恩,能和自己说这么多也不错了。

    宋青书刚回到安阜园,就见到韦小宝面露惊慌地跑过来,拉着他来到一间密室。

    “韦兄弟,究竟何事,如此慌张?”宋青书心中疑惑,见他冷汗涔涔的模样应该不是为了阿珂的婚事。

    “这次真是死定了,死定了,”韦小宝在屋内来回踱着步,不停地喃喃自语,“宋大哥,你一定要救救我。”

    “你如果一直说这些没意义的句子,就算我想救你也无从下手啊。”宋青书见他支支吾吾一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不由的恼怒道。

    韦小宝终于稍微镇定下来:“是这样的,今天平西王府派了一个麼麽过来,说是要检验公主的贞洁,我好不容易才把今天应付过去了,不过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啊。”

    “公主金枝玉叶,是她能随便验的么?吴三桂胆子为什么这么大?”宋青书疑惑不已。

    “我刚开始也这样以为,后来才知道并不是吴三桂那老乌龟胆子大,而是朝廷一直传下来的规矩。以前皇室为了彰显自己的诚意,每次和亲都会要求对方派人检查和亲女子的贞洁,结果这规矩就一代一代传了下来。本来出京前也有礼部官员给我讲解相关规矩,可是我一听那些繁文缛节,脑袋都大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后来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直到今天平西王府派人过来,我询问左右才知道真有这一条。”韦小宝哭丧着脸说道,心想建宁那层膜早就被自己捅破了,吴三桂的人一检查便知,到时候大怒之下,直接砍了自己的脑袋,小玄子都救不了我了。

    想着想着韦小宝心中突然升起一阵怒火:要不是建宁那个贱人一路上不停勾引自己,我哪会陷入这番绝境,他奶奶的,为了一个孽种建宁,还得我的双儿变成了小寡妇,这买卖亏大了。

    宋青书却是心中狂喜,心想莫非是天助我也?脑海中急剧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

    韦小宝见他一直沉默不语,心中不由发狠想到:你若是真打着撒手不管的主意,老子遭难大不了将你给抖出来。老子偷公主是死罪,你身为送嫁将军,公主失贞,也难逃一死。嘿嘿,说起来老子至少还干了个公主,怎么也不算吃亏,你却是看着我*,还得替我背锅。

    “韦兄弟,你不是想着娶阿珂么,现在机会来了。”心中计划已定,宋青书抬头露出一丝胸有成竹的笑容。

    “我现在哪有心情想那个,”韦小宝下意识地烦躁地摆了摆手,突然醒悟过来,惊喜地看着宋青书,“宋大哥有办法让我娶到阿珂么?”想到阿珂的绝世容颜,韦小宝甚至连偷公主的死罪也抛诸脑后了。

    “吴三桂不是让阿珂自己在你和福康安之间选择么?虽然我清楚韦兄弟你的……内涵,”宋青书脸色古怪地说道,“但是阿珂一个小姑娘,眼光肯定没我们这么犀利,再加上当初和韦兄弟之间有点误会,恐怕她十有*就会选那个虚有其表的福康安。”

    “这个我知道啊。”韦小宝郁闷地说道。

    “福康安表面上虽然胜券在握,但也不是毫无破绽。如果这段时间他干出了一些天怒人怨的事情,比如说……坏了公主贞洁,你觉得阿珂还会嫁给他么?吴三桂未来的儿媳妇被他给搞了,不杀他就不错了,还会犯贱地再把女儿贴给他?”宋青书平平淡淡的几句话让一向胆大心黑的韦小宝背后都升起了一丝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