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三十八章 风雨前夕

    “奸情奸情,奸*情啊,你居然让我去陪其他男人……”建宁一听过后,不由得大怒,拿起身边的枕头,就往韦小宝身上砸去。她平素里缺乏管束,一骂起来尽是如此粗鄙不堪。

    “又不是让你真的和福康安做出什么事情,”韦小宝一边躲闪一边解释道,“只用装得让吴应熊误会就行了,我会在关键时刻带人闯进来的,你不会真的被占便宜。”

    “真的?”建宁停止了动作,一对眼睛睁得大大的。

    “嗯,骗你是乌龟王八蛋。”韦小宝心虚地发誓道,他平日里不管发什么誓都会各种投机取巧,所以金书体系中的铁律誓言必然会应验从来没有报应到他身上。这次心中有鬼,恍惚间竟然忘了在誓言中作假,导致了日后这句誓言真的应验了,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好吧,暂且相信你,”建宁舒了一口气,突然又恶狠狠盯了韦小宝一眼:“若是你骗我,我一定会会让你后悔终生。”

    “哪能呢,”韦小宝不自然地笑了笑,穿好衣服后往外走去,“我得去好好安排一下,先走了啊。”

    “去吧,死鬼。”建宁斜躺在床上,向他抛了一个媚眼。

    第二天,阿珂一张脸羞得通红,当着一群人选定了福康安过后,就羞涩地往内堂跑了进去。

    看着她婀娜的背影,韦小宝心中暗暗发狠:“为了你老子连公主都不要了,你只可能是我韦小宝的女人。”

    一旁的福康安志得意满地走了过来,不屑地看了韦小宝一眼:“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本公……”突然想到公子的另一层含义,连忙改口道,“也配和本部院抢女人?”

    韦小宝气得浑身发抖,正欲发作,吴应熊却插了进来:“两位远来是客,王府早已备好酒席,还请入座。”

    福康安却摇了摇头:“多谢世子,不过本部院还要先回去准备迎娶阿珂郡主的事宜,贵府的酒还是拿来给某人借酒消愁吧,哈哈哈~”仰天长笑,扬长而去。

    吴应熊面露尴尬,心中却是乐翻了天,同为王爷世子,他自然跟福康安更亲近,更何况之前在韦小宝手下吃了不少亏,这次见福康安大大羞辱了韦小宝一番,好似自己报仇了一般,只觉得分外痛快。

    宋青书悄悄示意了角落里一个侍卫,对方轻轻点点头,随即尾随福康安而去。

    “韦兄弟,大丈夫何患无妻,来,我们和小王爷亲近亲近。”宋青书来到韦小宝身边,悄悄拍了拍韦小宝肩膀,让他从震怒中清醒过来。

    得到宋青书的暗示,知道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韦小宝心中一喜,立马笑道:“说得也对,就算和世子做不成亲家,至少还可以做朋友嘛。今后还需要平西王和世子多多关照,走,我们喝酒去。”

    吴应熊也没料到韦小宝这么快就恢复过来,心中也有几分佩服,连忙领着韦小宝一行人往大厅走去,“小王听说韦爵爷最爱听戏,特意找了附近最出名的戏班子,还望爵爷鉴赏鉴赏?”

    吴三桂与吴应熊知道阿珂必然选择福康安,所以一早就准备了酒宴以及歌舞戏班赌局,就为了尽可能地缓和韦小宝的不快,以免他回去过后在康熙面前搬弄什么是非出来。

    “好好,本大人最喜欢听戏了,对了,听戏岂可没有赌局呢,不知道府中可有设赌局?”

    “有的有的,除了这些,还有温柔解意的姑娘相伴呢。”

    “哈哈哈,世子你真是懂我啊。”

    “哪里哪里。”

    ……

    且说另一边福康安离开平西王府过后,突然一个身穿黄马褂的大内侍卫跑了过来,“启禀小王爷,我家公主请您到安阜园一聚。”

    “公主?”福康安面露疑惑,待对方提到安阜园,才意识到是这次康熙赐婚的女主角建宁公主。

    接过手下传上来的请柬,福康安见抬头上面以堂兄相称,错愕不已,突然醒悟过来按照辈分,自己与建宁的确算是远房堂兄妹。

    待看清请柬内容,脸色更是古怪,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故事:一个皇族少女,无意间听说了在遥远的北方,还有个年纪相仿却能征善战的堂兄,那之后想尽办法从各种途径打听他的消息,听到他打了一个又一个的胜仗,心中也是越来越倾慕。这次下嫁到山海关,无意间知道了那个堂兄也在附近,再也忍不住想见见心中大英雄一面……

    福康安本来是不想和康熙那边的人有过多关联的,所以虽然一直知道公主在安阜园,也从没动过拜访的念头,但是这封信里面洋溢的是浓浓的倾慕之情让他迟疑了起来。

    刚刚和一个倾国倾城的郡主订下婚事,福康安正春风得意,现在又收到了一个金枝玉叶的公主示好,一下子自信心极度膨胀,脑袋一晕,直接吩咐手下道:“掉头,去安阜园。”

    当然福康安身为一军统帅,脑中仍然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他清楚自己和建宁同为皇族中人,说起来也算兄妹,被有心人看见了也不算逾礼,更何况他心中的确想见见这个爱慕自己的妹妹,看看她长得何种模样。

    “公主已在房中设宴等候多时,小王爷请自便。”待进了安阜园,侍卫将福康安领到公主居室前便退了下去。

    福康安迟疑一下,示意玉真子等人守在外面,便推门走了进去。

    “小妹建宁,见过王兄。”福康安刚一进门,就看到不远处一个宫装少女,对着自己款款行了一礼。

    福康安闻到她身上传来一阵幽香,心中微微一动,走上前去,两人相距渐近,见到她一张秀丽的面庞,皮色白腻,心想:“这小公主生得好俊!”

    建宁本来就算得上一个美人儿,此番为了勾引福康安,更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平日里七分颜色硬生生提到了今天的十二分美貌。

    “公主客气了,按道理应该小王给你行礼的。”福康安扶起她的时候,无意间触碰到她手腕的肌肤,只觉得冰凉滑腻,心想吴应熊那小子艳福不浅。

    建宁眼中一寒,她平日里演戏捉弄人是最擅长之事,连忙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很快掩饰了过去:“这几年王兄威震辽东,让蒙古士兵闻风丧胆,小妹一介弱质女流,哪受得起王兄一礼哟。小妹特备薄酒,希望王兄能够赏脸……趁机和我说说以前经历过的那些战事,比如小金川之役,还有廓尔喀之战,以前只有靠太监宫女道听途说,小妹心中一直甚为遗憾。”

    福康安年少成名,自诩不在历史上任何名将之下,被建宁挠中平生最得意之处,不知不觉就在席间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