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三十九章 公主的另一面(上)

    端起眼前酒杯,福康安略微有些犹豫,建宁猜中他心思,笑了起来:“怎么,怕我下毒啊?”

    福康安虽然明知皇室除非到了最后关头,不然很少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但熟悉汉族文化的他深知“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因而看着建宁微笑不语。

    建宁伸过手来,接过他手中的酒杯,放至唇边,浅尝一口,又奉还到福康安面前:“王兄,这下你总放心了吧?”

    酒杯边沿浅浅的唇印,在建宁白皙手腕的映衬之下,分外鲜艳,福康安心中一荡,虽明知这样有些不妥,但男人的荷尔蒙还是让他有些享受屋中的暧昧气息。

    福康安本就是花国高手,把玩了手中酒杯一番,轻轻一转,对着沾有建宁唇印的那一边一饮而尽。

    建宁虽然心中恼怒,但为了日后的幸福,不得不笑语相迎。福康安见刚才自己传递了足够的信号,对方居然丝毫都不生气,心中更是浮想联翩。

    温酒一杯一杯的下肚,建宁觉得浑身越来越热,心中不由得有些焦急:小宝为什么还不来……

    福康安脑中也渐渐迷糊起来,看着眼前女人脸蛋儿被酒意一蒸,红彤彤的分外娇艳,只觉得小腹中升起了一丝热气,遂站起来往建宁走去。

    “公主,我有点醉了,吐词可能有些不清楚,我们挨得近点儿,我再给你讲讲当初小金川碰到的一件奇事。”福康安来到建宁身边坐了下来,顺势就搂住了她的腰肢。

    建宁下意识想拒绝,但不知道为什么,浑身软绵绵的,似乎丧失了力气,推了对方几次,都没有推开,而且看着福康安俊朗的侧脸,似乎也没那么讨厌了。

    “这样也好,等会儿吴应熊那龟蛋进来看见了,福康安就有理也说不清了。”建宁心中安慰自己,也就顺势倒在了福康安怀中。

    福康安只觉得怀中女人越来越软,想到对方摆明了一直在投怀送抱,也不由得色心大动,拦腰抱起她便往一边床上走了过去。

    建宁这下才有些慌了,心中一边将迟迟不来的韦小宝骂出了娘,一边喃喃道:“不要……不要……”

    福康安见建宁的反抗软弱无力,还以为她故作矜持,心中一笑,牢牢制住她的双手,顺手将床边半悬的纱帐放了下来……

    听到屋内传出的声音,玉真子与田归农面面相觑,心想小王爷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连吴三桂未过门的儿媳也敢碰。

    他俩虽然心中有些惊讶,但并没有生出什么怀疑,福康安向来是追花逐柳之士,在盛京城中也经常凭借自己高贵的身份以及俊秀的外表,将不少漂亮女人勾引上了床。

    只是现在在吴三桂的地盘,这样做总归有些不妥,但两人身为下人,现在也不好冲进去扫主人的兴致,只好一边祈求福康安动作快点,一边派人封锁方圆百米范围,不让任何一人靠近。

    平西王府中,吴三桂父子见韦小宝看戏看得入神,心中终于舒了一口气:“宁愿得罪君子,也不得罪小人,现在看来总算勉勉强强将韦小宝给安抚下来了,等会儿再补上一份厚礼,对方回到京城念及自己的好处,在康熙面前总得有几句好话……”

    他们又哪知道韦小宝此刻正想着建宁那边:“辣块妈妈,没想到老子韦小宝也有主动当绿毛龟的一天……”回头见吴应熊脸上正露出谄媚的笑容,心中不由腹诽不已:“笑笑笑……你老婆正被那个小白脸玩弄呢……咦,对了,公主又不是我老婆,我在这儿心疼个什么劲儿呢?大不了也就是和那个小白脸做一回连襟兄弟嘛,哈哈哈。”这样一想,韦小宝心里果然舒服很多。

    “韦爵爷,宋将军,大……大事不好了……”这个时候一个身着黄马褂的大内侍卫跑了进来,来到韦小宝与宋青书面前,正欲禀报,突然发现了吴三桂父子也在,顿时露出一副欲言又止为难的表情。

    “既然两位大人有事,我们父子就先到那边去看看赌局。”吴三桂笑着站了起来。

    “事无不可对人言,平西王客气了,”宋青书回过头来对侍卫说道,“平西王不是外人,你但说无妨。”

    “可是……可是……”大内侍卫看了吴三桂一眼,顿时吞吞吐吐起来。

    “尽管说!”宋青书也觉得有些恼怒,直接喝道。

    吴三桂父子听到宋青书说“平西王不是外人”,虽明知道对方有刻意示好之嫌,心中却是舒坦不已,不由好奇看着那个侍卫,看所谓何事。

    大内侍卫一咬牙,硬着头皮大声说道:“宝亲王世子福康安闯入安阜园,现在公主房中,正对公主图谋不轨。”此言一出,喧闹的平西王府顿时安静下来。

    吴三桂父子的笑容戛然而止,宋青书大怒站起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侍卫慌忙解释道:“公主本来一番好意,念及同为皇族中人,请福康安过府一叙。哪知道福康安狼子野心,几杯酒下肚过后居然开始对公主动手动脚……”

    “那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韦小宝将手中茶杯一下子砸到地上,表情愤怒地质问道。

    “我们被福康安的手下拦在外面,进不去,”侍卫面露羞愧之色,“所以才连忙来请两位大人回去。”

    “还愣着干什么?走!”韦小宝瞪了左右一眼,带着手下风风火火往安阜园跑了过去。

    听到未婚妻被玷污,吴应熊一张脸顿时沉了下来,吴三桂毕竟饱经风浪,此刻心中已经充满怀疑,连忙对吴应熊说:“你别着急,估计是韦小宝不忿阿珂被福康安抢走,故意栽脏嫁,我们先跟过去看看情况。”

    阿珂在内室听到消息,也急急忙忙跑出来,神色焦急地问道:“我在里面听到下人福公子对……对嫂嫂……这是真的么?”

    “别胡说!”吴三桂面沉如水,下令道,“将那个乱嚼舌根的奴才拖出去砍了!府中其余人等,若敢私下议论此事,一律处以极刑。”

    王府众人纷纷噤若寒蝉,目送着吴三桂父女三人带着卫队紧随韦小宝等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