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四十章 公主的另一面(下)

    宋青书有意无意控制着速度,让吴三桂一行人正好赶了上来,两拨人马也不多话,直接往安阜园飞驰而去。

    冲进安阜园没多久,一行人就被福康安手下拦了下来:“来着何人?”

    的确是福康安的手下,吴三桂心中一沉,策马上前:“福康安可在里面?”

    认清了吴三桂的面容,福康安手下一惊,心知今日恐怕要闯大祸了,连忙笑着说道:“原来是平西王爷啊,奴才这就派人去通知福大帅出来迎接。”说完示意旁边一人往里跑去报信。

    “不必了!”宋青书沉声喝道,手腕一翻,直接将那个人吸了回来,扔到一旁,“先绑起来!”

    犹豫良久,看着对面兵强马壮的两路人马,福康安的手下还是放弃了武力拦截,只好心中祈祷里面的人得到消息,快点收拾好残局。

    玉真子和田归农正坐在院中调笑,突然发现一大群人冲了进来,连忙拿起武器守在房门前。

    “玉真子,田归农,福康安可在屋里?”想到皇上赐给自己的公主,说不定正在房内受辱,吴应熊肺都快气炸了,排众而出,质问道。

    “世子千万别误会,小王爷他只是和公主喝酒聊天而已。”玉真子连忙解释道。

    “不要!嗯~”这个时候里面突然传来一个充满哭腔的女声,那种独特的喘息声,在场男人哪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宋青书脸色大变,当先冲了过去,玉真子仓促之下伸手出来想拦住他,结果被宋青书一招震到数米之外。一脚踹开大门,房间中的情形顿时落入众人眼中。

    福康安发觉公主的反抗柔弱无力,还以为她只是故作矜持,最后听她声音中带着哭腔,也不甚在意,想到对方金枝玉叶的身份,反而有种格外的禁忌感。

    当房门被踹开的时候,福康安正伏在公主身上,看清了院中众人,脑子突然从意乱神迷中惊醒过来,看清了身下的公主,心知今日之事,绝对无法善了,若是继续留在这里,保不准一条小命就没了。身为辽东的兵马大元帅,福康安当机立断,立马招呼手下掩护自己:“走!”

    说完便从另一边窗户跳了出去,宋青书并不加阻拦,反而快速上前拉起被子盖在建宁身上,“微臣救驾来迟,还望公主恕罪!”

    哪知建宁看都没看他一眼,反而一直盯着门口的韦小宝,眼神冷静得可怕。

    “艹尼玛!”一向温文尔雅的吴应熊也忍不住破口大骂,想到自己未过门的妻子居然被另外一个男人给上了,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以后恐怕会一辈子活在别人的嘲笑声中,“跟我来!”说完招呼亲卫队,准备往福康安逃走方向追去。

    “回来!”吴三桂也一阵头疼,本以为只是韦小宝等人演的一出戏,却没想到福康安真的上了公主的床。

    “父王!”吴应熊焦急地看了吴三桂一眼。

    吴三桂却清楚,福康安污辱了公主,众目睽睽之下,想掩盖都掩不住,绝对是死罪一条。若是被吴应熊捉了,自己杀了他也不是,不杀也不是。

    不杀全天下都会看吴三桂的笑话,拥兵数十万,儿媳被别人给上了,都不敢放个屁出来,以后还有什么脸面争天下。若是杀了福康安,绝对会和宝亲王撕破脸皮,福康安是宝亲王最疼爱的儿子,到时候弘历肯定会兴兵为他报仇,双方苦心经营的与朝廷三足鼎立之势彻底土崩瓦解,鹬蚌相争之下,最后便宜的还是京城的康熙。

    越想越觉得是康熙的阴谋,但眼见为实,吴三桂不得不承认也有可能是福康安鬼迷了心窍。

    一旁的阿珂眼睛泛着泪光,捂着嘴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一切,建宁公主梨花带雨,以及一地破碎的衣裳,明明白白显示着是福康安用了强迫的手段,福康安在她心中光辉伟岸的形象轰然倒塌。

    “我绝不会嫁给这种无耻下流之人!”抛下一句话,阿珂就哭着往外跑了出去。

    不过这个时候谁也没功夫管他,吴三桂硬着头皮出来,一双阴狠的目光扫视了场中侍卫一圈,一边摸着鼻子,一边说道:“今日之事,本王要是在外面听到一丝风言风语,不管是谁透露的,本王会送你们所有人上西天。”

    一干侍卫面面相觑,心中一寒,连忙回道:“是!”

    “平西王这是什么意思?”宋青书已经走了出来,声音中带着凉气,“公主受了这么大污辱,王爷不想着将凶手绳之以法,却想着掩盖真相?”

    这次连吴应熊也深有同感,愤怒地盯着自己的父亲。

    “呃,这里说话不方便,本王有要事要跟两位大人商议。”吴三桂面皮抽动了一下,走近宋韦两人,悄悄说道。

    宋青书回头看了公主一眼,咬牙说道:“好,请跟我来。”说完领着他往附近一处房间走去。

    “宋大人你自己全权处理,韦小宝留下,本宫有话跟他说。”这个时候建宁公主的声音传了过来。

    韦小宝暗暗叫苦,心知等会儿建宁肯定要兴师问罪,连忙用求助的眼神看着宋青书。

    “公主受惊了,韦大人留下来安慰她一下也好。”听到宋青书的声音,韦小宝恨得牙痒痒,只好留在了公主房内。

    “大家全都到外面去,没有我和王爷的吩咐,谁也不许离开安阜园。”走出房门,看着院中挤满了人,宋青书眉头一皱,将侍卫们赶了出去。

    平西王府侍卫统领杨溢之,见吴三桂暗暗点了点头,连忙带着手下和御前侍卫一起,退出了公主所在的院落,守候在外面安阜园校场之中。

    宋青书带着平西王父子来到另外一间房间,沉声说道:“不知道王爷有何见教?”

    吴三桂说道:“如今不该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应该想着怎么把这件事情影响降到最小。若是大张旗鼓捉拿福康安,传了出去,这件丑事不免影响皇室形象。”

    “而且宝亲王手握数十万大军,长期以来在北方抵御蒙古,若是我们擅自杀了福康安,导致宝亲王兴兵反叛,实在非我大清之福,想必皇上也不想见到这种情况。”

    “莫非就这样放过福康安?”宋青书冷笑道,“公主在你这里出了事情,事先我们也不知道福康安在山海关内,你们平西王府可逃不了责任。”

    “当然不会放过福康安!”被他一阵质问,吴三桂心中充满憋屈,心想我们父子才是最大的受害人吧,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却又不得不解释道:“我们先将局势稳定下来,再交给皇上定夺,不管他准备怎么处置福康安,我们平西王府必定会站在皇上这边。”

    吴三桂心想:只要将这个烫手的山芋踢给康熙来解决,自己完全可以坐山观虎斗,到时候怎么站队,还不是自己一句话的事情?

    正在这时,公主院落那边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没过多久,一个侍卫慌慌张张跑了进来:“公主她……她杀了韦爵爷,自己也服毒自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