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四十一章 真相(上)

    屋中三人一下子傻眼了,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宁静,最后还是宋青书先醒悟过来,率先往外面跑去。

    吴三桂父子对视一眼,纷纷觉得头大无比,也硬着头皮跟了出去。

    重新回到公主房间的时候,只见韦小宝仰天躺在地上,胸口一大团血迹,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不远处一枚冒有青烟的*,结合刚才的巨响,应该就是凶器,金丝软甲虽然刀枪不入,可惜还是防不住火器的威力。

    宋青书跑过去摸了一下他的颈动脉,发现已经完全没了动静,只好继续跑过去看公主的情况。

    建宁公主趴在桌上,宋青书将她抱起来一看,只见她满脸灰白之色,唇边还残留着一丝黑色的血迹,宋青书连忙往她体内输送内力,但是如石沉大海,显然已是没救了。

    拿起桌上的药瓶闻了闻,宋青书一张脸顿时黑了下来,怒视着闻讯赶来的宫女:“这种见血封喉的毒药是哪里来的?”

    宫女喏喏地答道:“公……公主平日里喜欢玩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所以曾经派人搜集了一些。”

    见到房间里的惨状,吴三桂父子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没想到公主如此刚烈,选择了玉石俱焚还拉了康熙的宠臣韦小宝陪葬……

    “莫非是公主不甘受辱,自尽以明志,韦爵爷打算劝阻,反被心神恍惚的公主开枪杀了?”吴三桂摸着鼻子,试图重现着这个屋子刚才发生的一切。

    哪知道宋青书回过头来狠狠瞪了他一眼:“明明是韦爵爷欲阻止福康安对公主的施暴,被对方恼羞成怒之下打死。公主三贞九烈,通过死亡保留了皇族最后的尊严。”

    “是是是,韦爵爷忠心护主,没想到福康安狼子野心,竟然下如此狠手。”

    吴三桂知道他正在气头上,虽明知对方在给韦小宝脸上贴金,也并不戳破。韦小宝身为康熙的宠臣,就这样死在自己的地盘上,吴三桂也分外头疼,为了让康熙的怒意减轻几分,他并不介意再往韦小宝身上贴点金。

    至于福康安身上的黑锅,吴三桂眼神一眯,自己放过他一条性命,已经够给弘历面子了,栽赃他一两个罪名又算什么。

    “宋将军,今日之事,我们还是先商量个对策吧。”一个公主在自己地盘受辱自尽已经够吴三桂喝一壶了,现在又赔上了一个韦小宝……吴三桂都有一种立即起兵的冲动了,但他知道现在时机还远远不成熟,只好将那个念头强压下来,一脸苦相地思考着怎么向康熙解释。

    “对策?”宋青书看了吴三桂一眼,冷冷说道:“我们远来是客,还请王爷先回府好好商量个对策出来,我回京交由皇上定夺。我现在还要收敛公主和韦爵爷的遗体,恕不能多陪。来人,送客!”

    吴应熊本来就十分愤怒,见宋青书态度冷峻,正要暴起发难,吴三桂一只手掌轻轻按在他肩上,“既然如此,本王先告退。”

    回到平西王府,吴应熊再也忍不住,愤怒地叫起来:“父王你放过福康安,我多少也能理解您的顾虑,可是这个宋青书算什么东西,一个杂牌将军而已,也敢在我们面前这么嚣张?”

    “宋青书再不济,韦小宝死后,他就相当于朝廷派来的钦差大臣,除非我们父子立即起事,不然现在这个风口浪尖的时候得罪他,就是逼着他回京过后在康熙耳边散布我们父子的谗言……更何况罪魁祸首又不是他,”吴三桂看了一眼吴应熊,柔声安慰道,“应熊,父王知道你今天受了委屈,父王答应你,有朝一日一定会将福康安那个狗杂种抓到你面前,让你千刀万剐。”

    “多谢父王!”吴应熊咬牙切齿道,“儿臣一定会杀了福康安这个狗贼,以报今日之辱。”

    吴三桂一行人离开过后,安阜园顿时冷清了许多,再加上大家都清楚今日发生的事情是多么通天,不管是大内侍卫还是太监宫女,各个都惶恐不安,回京过后说不定皇帝一怒之下,就让大家陪葬。

    幸好这个时候宋青书出言安慰了他们,明言今日之事与众人无关,愿意一个人承担所有责任,太监宫女们议论纷纷,都称赞宋将军的仗义,特别看到宋青书一个人孤零零站在房中,怔怔盯着棺木中的韦爵爷,眼角似乎还有泪痕,更是动容不已。大家都知道平日里宋青书与韦小宝称兄道弟,感情甚好,见他真情流露,莫不佩服他的义气。

    宋青书伸手轻轻在韦小宝脸上一抹,将他死不瞑目的双眼合了起来,心中念道:韦兄弟,莫怪哥哥狠心。你本是我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真正的朋友,只可惜你实在太聪明了,若是不借这次大好机会除掉你,日后说不定反而被你所害。哥哥我近来在策划一件大事,可惜我想来想去,都觉得没有办法能骗过你……正所谓芝兰当道,不得不除,相信你和我位置互换,你也会是同样的选择,说到底,我们俩都是同一类人,不是么……

    宋青书脸上一直保持着悲伤的表情,嘴角没有露出哪怕一丝得意的笑容,也没有脑残地将心中的话小声地说给棺木中的韦小宝听。

    一来他因为自己穿越的事实,坚信这个世界上是有灵魂一说的,让韦小宝的灵魂看到自己的兄弟情谊就够了,没必要将自己内心丑恶的一面展示在他面前,让他死了都还带着无尽的怨恨。

    二来么,宋青书前世受过那么多影视剧熏陶,深知一个坏人最忌讳的是两件事,一是不补刀被主角翻盘,二是志得意满过后话太多,被一些人‘意外’听见,让长久以*营的光辉形象轰然倒塌。

    以宋青书现在的功力虽然自信方圆十丈之内都没有其他人了,但他绝不会冒一丁点风险,能百分之百放心的事情,为什么为了贪图一时之快,导致保险系数变为99.999%呢?

    转过身来,看着一旁建宁公主灰白的容颜,宋青书心中叹了一口气:“说到底,这次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