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四十二章 真相(下)

    本来将公主的棺木与韦小宝的放在一起,是非常逾礼的事情,不过今日事出突然,也没人有心情对此提出异议。

    看着一向张扬跋扈的建宁以如此安静的姿态躺在棺木之中,宋青书有那么一刹那的不习惯,恍惚间仿佛回到了昨天晚上。

    韦小宝离去不久,宋青书就进入了建宁公主的房间,正在床上回味欢愉之后余韵的建宁察觉到有人进来,顿时大怒,正要怒骂他,眼睛却对上了一双漆黑无比的眸子。

    “公主,你被韦小宝骗了。按照皇室规矩,不久过后平西王府会派人来检验公主的贞洁。韦小宝担心与你的事情败露,被吴三桂剥皮抽筋,所以设计让你勾引福康安,名义上是为了将杀死吴应熊的罪名嫁祸给他,其实是想将玷污公主的罪名嫁祸给福康安,明天韦小宝是不会来救你的,他会任由你被福康安奸污过后,才带着吴三桂父子来亲眼目睹一切。”宋青书一边用起移魂*,一边在建宁耳边喃喃私语。

    “不会的,小桂子是不会这样对我的。”建宁虽然表情呆滞,但是下意识还是念叨着。

    “明天公主自然能明白一切,”宋青书继续加大功力,“若是你发现的确是韦小宝骗了你,你打算怎么办呢?”

    “我会杀了他!”建宁脸上露出一丝狠厉之色。

    “听说公主有一柄*,无坚不摧……”宋青书点到即止。

    “*?”建宁嘴中一直默念着。

    “杀了韦小宝过后,公主有何打算?”宋青书此时的脸上仿佛笼罩了一层阴影,教人看不真切,显得格外模糊。

    “打算?”建宁露出一丝疑惑的表情,“我不知道。”

    “莫非公主还打算继续嫁给吴应熊,让第三个男人拥有你的身体么?”宋青书声音渐渐变冷。

    “不,我不要!”建宁露出一丝惊恐之色,“小桂子死了,这个世上也没什么好玩的了,反正我仇也报了,就到地府陪小桂子继续玩吧。”

    “不能用白绫,吊死鬼死相太难看,会吓到小桂子的,用刀又太疼,对了,可以用之前收藏的那种毒药……”

    看着建宁表情越来越平静,宋青书慢慢退出了房间。

    其实就算不做这一切,宋青书推测以建宁的性格,发现韦小宝并没有按照约定的那样来救她,导致失身给福康安,很大可能会采取极端的报复,比如一枪轰掉韦小宝的小JJ,又或者杀了他?

    可惜宋青书不能容忍一切的变数,为了让剧情按照自己想要的那样发展,他决定采取移魂*,在建宁的潜意识中一步步引导她做出了选择。

    为保万无一失,宋青书决定加最后一道保险。上次他在扬州丽春院见识了迷春酒的威力,连夏青青这种坚贞不渝的女人都主动向一个陌生男人宽衣解带。事后听韦小宝提及,宋青书想办法也弄了一些带在身上。这次正好用上,本来公主只在福康安的酒中下了对男人有效的媚药,宋青书却悄悄加上了对女人有奇效的迷春酒……

    第二日一早,平西王府就派人过来让宋青书过府一叙,宋青书将一早准备的正蓝旗《四十二章经》伪造本放入怀中,打算看今日有没有机会能够换到吴三桂手中那本真的。

    到了平西王府,果然不出意料,吴三桂觉得事关重大,特意将宋青书带到了自己的书房。

    宋青书强忍心中的喜意,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屋中可能藏经之处,一边听着吴三桂提出的对策。

    “小王知道昨日之事平西王府难逃罪责,会上奏皇上自请革去王位,同时罚薪十年。”

    听到第一句话宋青书就笑了,削去王爵?康熙虽然巴不得答应,但以他的性子,肯定知道这只是吴三桂以退为进之计,哪会真的同意?至于罚薪十年,若是对于一个清廉的官员,或许致命,但对堂堂的平西王吴三桂?呵呵……

    吴三桂自顾说下去:“至于皇上的赐婚,虽然公主……但吴家却承认她是吴家的媳妇的身份,本王会让应熊照常迎娶公主,并将公主葬于吴家祖坟之中,修于族谱之上。”

    “建宁未必会乐意做吴家媳妇。”宋青书心中冷笑一声,却并未出言阻止,反而说道:“如此甚好,能最大程度挽回皇家颜面,皇上知道后肯定也很欣慰。”

    宋青书明知建宁在天有灵,绝不愿意被葬在吴家祖坟。他对建宁心存愧疚,若是提出将建宁运送回京城,葬在皇陵,吴三桂也不敢多说半个字,不仅可以让建宁安息,也能稍微弥补心中愧疚。

    但是,他却并没有选择这样做。

    宋青书知道一个故事,曾经有个人一直替邻居独居老头买彩票,结果最后一次中了千万大奖,那个人羡慕嫉妒地跑到老头家想恭喜一番,却意外发现老头因为年纪太大,已经自然死亡了,而那个彩票就安静地躺在老头衣袋里。那个人起了贪心,就拿着那张彩票去兑了奖金,因为彩票本来就是他出面买的,所以没人怀疑他。但是他却对老头充满了愧疚,于是出钱给他修了一间很豪华的墓室,聊表心中歉意。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件小事却引起了老头一个远房侄儿的怀疑,多番查探之下,他冒领彩票的事情也被曝光出来,加上自己一直生活在内疚之中,最后凄惨结束了一生。

    “一不做,二不休!”这就是宋青书的信条,既然选择了这样做,他便不会让一些不该有的情绪影响自己的判断。将建宁葬在吴家祖坟,对皇室与吴三桂来说,是双赢的选择,宋青书站在朝廷的立场,没理由不同意。

    得到他的肯定,吴三桂一喜,知道对方无意刁难,心便放下了一大半,继续说道:“本王也知道这样很难弥补平西王府的过失,按理说本王应该亲自上京请罪,但是北疆战事甚急,蒙古一直虎视眈眈,为保大清江山,小王不得不继续镇守山海关。只好把小女阿珂送到宫中为奴为婢,代父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