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四十四章 四十二章经

    见宋青书直勾勾盯着母亲看,阿珂不由得冷哼一声。

    宋青书回过神来,回礼道:“原来是平西王妃,宋某失礼了,只是没想到王妃比传言中的还要漂亮。”

    这种话陈圆圆听得多了,并不怎么放在心上,淡淡一笑:“一副臭皮囊而已,小女子只恨天生这副容貌,害苦了天下苍生。”说到这里,眼圈一红,忍不住便要流下泪来。

    一旁的阿珂见宋青书一开口就惹得母亲流泪,不由得怒道:“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平西王妃另有其人,我娘并不是……”

    陈圆圆表情也有些尴尬,当年她被吴三桂千金购得,深受宠爱,而且吴三桂为了他,做了天下人唾弃的大汉奸,她其实心中是非常感动的。本打算一心一意爱他,哪知道吴三桂被满清封为平西王后,却顾忌她烟花之地的出身,担心让她当朝廷敕封的诰命夫人,会惹人耻笑,陈圆圆知晓了他的心思,一颗芳心顿时凉了下来,就自请到城外三圣庵带发修行,吴三桂顺水推舟,造成了如今这个局面。

    “夫人又何必在意区区一个名分,几百年之后,又有谁还记得现在的平西王妃是谁?他们只会以为夫人才是真正的平西王妃。”宋青书正色说道。

    这些年来,一直没有人敢在她面前提起名分的问题,怕惹她伤心难受,陈圆圆自己也时常顾影自怜,今日被宋青书从一番别有新意的角度一开解,竟然发现心中舒畅了许多,抿嘴微笑道:“小女子失礼了,让宋大人站了这么久,快请坐,给贵客上茶。”

    阿珂见宋青书三言两语就将娘亲哄得眉开眼笑,不忿出声道:“你又怎么知道几百年过后的事情?”

    “我就是从几百年后过来的,自然知道。”宋青书语气中充满着从容与自信。

    阿珂懒得理他,扶着陈圆圆在另一边坐了下来。

    很快下人献上茶来,宋青书揭开盖碗,一阵清香扑鼻,碗中一片碧绿,竟是新出的龙井茶叶,唇边不由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心中暗想:“这龙井茶叶从江南运到这里,价钱可贵得紧哪,陈圆圆这个出家人可真是阔绰得很。”下人又捧着一只建漆托盘,呈上八色细点,白磁碟中盛的是松子糖、小胡桃糕、核桃片、玫瑰糕、糖杏仁、绿豆糕、百合酥、桂花蜜饯杨梅,都是苏式点心,细巧异常。

    “喂,我娘好心好意招待你,你却面带嘲笑,好生无礼!”阿珂一直盯着他,注意到他的神情,不由怒道。

    宋青书并不理会她,反而看着陈圆圆说道:“夫人可知我为何发笑?”

    陈圆圆不明就里,迷惘地摇了摇头。

    宋青书站起来,指着茶几上一只铜香炉,正中一缕青烟正在袅袅升起,“在下忝为皇宫大内侍卫副总管,对檀香还是略知一二的,这里面烧的是最为名贵的檀香,太后皇上房间中烧的也不外如是,本来用来凝神静气再好不过,只是夫人如今是带发修行,用这么名贵的檀香不免有些落入下乘,正所谓‘一炷心香洞府开,偃松皱涩半莓苔’,只要夫人内心虔诚,自然能感通佛道,又何必借用外物?”

    陈圆圆不由神情微窘,对方虽然说得客气,但语气中嘲弄之意甚浓,再看着让下人精心准备的糕点与茶水,更觉得自己庸俗不堪。回想当年身为秦淮八艳之一,陈圆圆周旋于各个王孙公子之间,接人待物是绝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没想到随着年龄渐长,品位竟然不知不觉已经落入了俗套。

    “谢谢公子指点,圆圆正奇怪为何这么多年来,对佛经里的禅理都一知半解,原来是心不诚的缘故。”陈圆圆起身行礼道。

    宋青书见她微笑时神光离合,愁苦时楚楚动人,不由得满腔都是怜惜之意,连忙伸手托住她双臂,将她轻轻扶住:“不知夫人平日里看些什么佛经?”

    陈圆圆已经多年未与男子有过身体接触,被宋青书一碰,脸上微微一红,光润白腻的肌肤上渗出一片娇红,便如是白玉上抹了一层胭脂,“不怕宋公子见笑,小女子只读过《金刚经》,《六祖坛经》,《地藏经》,对了还有《四十二章经》。”

    宋青书本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居然听到了《四十二章经》的消息,连忙不动声色说道:“一本《金刚经》,半部说众生空,半部说法空,的确有些晦涩难懂。《六祖坛经》中心思想便是‘见性成佛’,一个性字,就能让不少人迷惑不解。《地藏本愿经》的‘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正菩提’,宏愿虽伟大,但难以让人看到希望。至于《四十二章经》,在下只是听闻它通俗易懂,还从未目睹过其中内容,不知道夫人这里可有收藏,能否让在下一观?”

    “公子果然大才,对佛经也有这么深的研究,”陈圆圆惊讶地看了宋青书一眼,回头吩咐道,“阿珂,到娘床*枕边那部《四十二章经》取来给宋公子过目一下。”

    “哦~”阿珂正嫌听得一阵头大,连忙往内室跑去,很快就取了回来。

    “果然是正蓝旗的《四十二章经》!”宋青书心中暗想,不动声色地翻阅了一会儿,未免对方怀疑,又将经书还了回去,“内容的确朴素清新。”

    陈圆圆点头微笑道:“不错,妾身读这本经书也觉得最容易理解。”

    宋青书见她一身道袍,却与自己商讨佛理,心中觉得有些好笑,继续扯了一阵,开口说道:“实不相瞒,在下这次前来,是接阿珂郡主回去的。”

    “哼!明明是你们自己的过错,非要让我一个女儿家去承担,我反正是死也不会进宫的。”听到他的话,阿珂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

    陈圆圆联想到自己一生背负的骂名,深有同感:“宋公子,还望你回禀王爷,我是决不会同意阿珂进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