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四十九章 生而同衾 死亦同穴

    宋青书这下子可傻眼了,阿珂的确是一个绝色少女,自己对她有着男人应该有的念想,可是这和把她娶回家是两码事。

    康熙担心纳阿珂污了名声,难道宋青书就不怕么?若宋青书只想安安分分当一个王公大臣,那么能娶到阿珂这样一个国色天香的少女为妻,自然是求之不得,只可惜他所求甚大,深知收阿珂弊大于利。宋青书正欲推辞,但明白此时康熙正在气头上,而且担心拒婚会让康熙意识到自己的野心,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突然眼神余光扫到韦小宝的棺木,顿时计上心来:“回禀皇上,臣与韦爵爷情同手足,如今韦爵爷亡故,尚没有入土为安,臣实在没有心思谈婚论嫁。”

    听到他提起韦小宝,康熙长长叹了口气:“听说之前小桂子还送了你一套宅子,看来你们关系果然很好。也罢,小桂子的后事就交给你负责了,将他风风光光下葬,小桂子最喜欢热闹了。”

    “臣遵旨!”宋青书说道。

    “吴三桂之女朕先安排她在储秀宫住下来,等你忙完了小桂子的身后事,就将她娶过门吧。”康熙想到阿珂住在宫里终归不妥,连忙说道,“还有,等会儿你到子爵府去一趟,替朕慰问一下小桂子的遗孀。”

    “是!”阿珂果然是个烫手山芋,宋青书只好先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当宋青书扶着韦小宝的灵柩来到子爵府,双儿早就得到消息,穿着一身雪白的孝服,梨花带雨地站在门口等着。

    “弟妹,还请节哀。”看着双儿清静秀丽的脸庞,肌肤比身上的孝服还要白上三分,宋青书叹了口气,心中寻思:若是她知道我是凶手,不晓得会有什么反应呢?

    宋青书早已派人请好了做法事的和尚道士,诵经念佛声中,他帮着双儿接待着各个闻讯赶来的吊唁者。

    康亲王,索额图,明珠,多隆等韦小宝生前好友也纷纷走到韦小宝棺木前一一道别。

    索额图让手下搬来一些巨大的纸质骰子,一边焚烧一边感叹道:“韦兄弟,这些东西是其他太监和侍卫拜托我烧给你的,报答你昔日手下留情之恩。虽然你每次逢赌必赢,但是你总不会赶尽杀绝,你总是赢一百年只收八十两,怎么也会给他们留下二十两来养妻活儿,维持生计……”

    康亲王也抹着泪,让手下搬来一些纸人,伤感地说道:“韦兄弟,这些太监宫女是哥哥我的一点心意,让他们到下面服侍你,你也不至于一个人孤单寂寞,连开赌局都找不到人……”

    明珠在一旁摇头说道:“想不到韦大人生前仗义疏财,乐善好施,居然……哎,真是哲人其萎,天妒英才。”

    索额图也点头附和道:“对啊,他还有菩萨心肠,已济世为己任。”

    康亲王也不甘落后:“他办事光明磊落,为官正直不阿,真是朝中的典范啊。”

    多隆一听,感觉话都被他们说完了,连忙补充道:“还有啊,他不畏强权,凡事身先士卒,体恤下属,犹如自己的子女,好似再生父母。”

    宋青书听得直翻白眼,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一群溜须拍马之徒。

    虽然宋青书听着毫无感觉,但在双儿听起来,却是分外暖心。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句,韦小宝的形象又活灵活现展现到她面前,再回头看了看棺木中韦小宝青白的脸色,双儿悲从中来,眨眼间就哭成了个泪人儿。

    “都是我们不好,让双儿夫人更伤心了。”康亲王等人面面相觑,索额图连忙上前说道,“都说睹物思人,夫人看到我们几个人难免会回忆起韦爵爷,我们还是先行离去,免得夫人睹人思人。”

    “几位大人……恕双儿……有孝在身,不便相送。”双儿哭哭啼啼地回礼道。

    “弟妹,我送几位大人出去吧。”宋青书连忙站起来说道,双儿充满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当宋青书送完几人回来过后,吊唁的客人已经散的七七八八了,双儿看到他,起身说道:“宋大哥请跟我来,双儿有事相求。”

    宋青书跟着她进入了后堂,七绕八绕,见双儿进了一间房间,不由得在门口停下脚步,面露尴尬之色:“弟妹,现在韦兄弟去了,我一个大男人不太方便进你的房间。”这倒并非宋青书矫情,而是他现在实力还不够,总需要考虑礼法的影响,若是府上只有两人还好说,但刚才不少客人应该都看到到他和双儿一前一后走到了内室。

    双儿一愣,很快反应过来,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宋大哥不需要顾虑的,反正……”说完便打住了,也不再强求他进来,走到里面的卧室,很快悉悉索索的声音传了出来。

    随着功力日渐深厚,宋青书听力也大大灵敏于常人,听到里面熟悉的声音,顿时神色古怪:双儿居然在脱衣服,她想干嘛?莫非是知道了我是凶手,但是顾忌我的武功,打算色诱我,趁我神魂颠倒之际再下手?又或者是安排了其他人等着抓奸,让我陷入万劫不复之境?想到这里,宋青书不由得转头打量了四周一番,并没有发现有任何埋伏的迹象。

    “宋大哥,抱歉让你久等了。”耳边传来了双儿的声音,宋青书半是防备半是期待地回过头去,见双儿衣衫整齐,顿时露出一股失望之色。双儿递过来一个黑色包裹,宋青书下意识接到了手里,似乎还能感到一丝温热的气息。

    双儿开口说道:“宋大哥,这包东西麻烦你帮我交给一个人,那个人每个月的十五会在京城天桥卖膏药,你去问他膏药怎么卖。他会和你说,‘这膏药很贵的,要三两黄金三两白银’,你只需要回答他‘不贵不贵,五两黄金五两白银卖不卖?’然后将这包东西交给他便可以了。”

    “哪有这样还价的?一贴膏药卖那么贵,抢钱啊,你居然还价五两黄金五两白银?”宋青书故意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其实他一听便知道这是天地会的切口,为了避免双儿起疑心,故意装出来的。

    双儿解释道:“这是为了防止人误打误撞,宋大哥,希望你看在和小宝的交情上一定要把这东西送到。”说着眼神中已经充满哀求之色。

    宋青书心中一动,沉声问道:“看来此物相当重要,只是我不明白弟妹为什么不自己去送?若是担心安全问题,我可以暗中保护你。”

    双儿淡淡一笑:“我想多陪陪小宝,不想离开他那么久,只有麻烦宋大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