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业界良心

    很快几个人抬着一副担架走了进来,宋青书仔细望去,担架上之人身穿白衣,容貌清癯,颏下疏疏朗朗一丛花白长须,垂在胸前,衣襟以及长须之上,撒着不少血迹,看着像受了重伤的样子。

    “教主文成武德,仁义英明,中兴圣教,泽被苍生,属下白虎堂长老上官云叩见教主。”一个身着长老服的人叩拜道。

    东方不败不置可否,淡淡问道:“贾长老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启禀教主,贾长老和属下奉了教主令旨前往捉拿叛徒向问天,无奈向问天这个恶贼武功太过高强,贾长老牺牲了自己,才给属下换来机会重伤向问天……”上官云哪敢说实话,贾布因为不投靠任我行早已死于他和向问天之手,此次上黑木崖他也是放手一搏,一旦事成,便是从龙之功,任我行不会亏待他,可是想到东方不败平日里的余威,还是有些胆战心惊。

    “你身后这几个又是什么人?”东方不败也懒得听他瞎扯,打断他问道。

    宋青书低眉顺眼立在一旁,好似真的杨总管一般,悄悄往东方不败说的那几人看去,只见一人身材高大,长长的脸孔,脸色雪白,更无半分血色,虽然一直抵着头,但仍能看得出他脸色实在白得怕人,便如刚从坟墓中出来的僵尸一般,看年纪不出意外应该就是任我行。

    旁边站着一长方脸蛋,剑眉薄唇的青年,眉宇间颇为英气,应该就是令狐冲,紧紧挨在他身边的一个低级教徒,肌肤白得便如透明一般,隐隐间还透出来一层晕红,除了女扮男装的圣姑任盈盈还有谁?

    宋青书看得出,东方不败自然也看得出,只见她嗤笑一声:“任教主,本座本来还当你是个英雄,没想到也是藏头露尾之辈。”

    见对方叫破自己一行人的身份,任我行仰天一阵长笑,身上低级教众的衣服被震得寸寸脱落,看着东方不败怒道:“东方狗贼,当日你将我关在不见天日的西湖底,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今天吧?”

    向问天也从担架上爬了起来,与令狐冲一起在担架中抽出了武器,分立任我行两旁,神态凝重地防备着东方不败。

    “本座让你在杭州西湖颐养天年。常言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西湖风景,那是天下有名的了,孤山梅庄,更是西湖景色绝佳之处,没想到你不仅不感恩,反而对本座充满怨恨。”东方不败摇了摇头,仿佛很痛惜一般。

    “我呸!”任我行怒极反笑,“原来你将我关在西湖湖底,教我不见天日,也算颐养天年。”

    东方不败道:“至少本座没杀你,是也不是?只须叫江南四友不送水给你喝,你能挨得十天半月吗?”

    任我行冷哼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这十几年来,你让黑白子用尽各种手段骗我的吸星*,自然不能让我死了。”

    “任教主果然一如既往地明察秋毫,本座佩服不已,没想到一开始就被你看穿了。”东方不败嘴上虽然说着佩服,但神色如常,想必她也从来不认为黑白子真的能骗过任我行。

    “我要是真的明察秋毫,就不会被你这个逆贼篡得我神教大权,要说道佩服,你才是我最佩服的人。”任我行咬牙切齿地说道。

    “任教主谦虚了,当年你也意识到了不妥,所以才不安好心地将《葵花宝典》传给我,意图麻痹本座,却没料到本座先下手为强,一击功成。”说起当年事迹,东方不败语气中难掩一丝得色。

    “哈哈哈,说起《葵花宝典》,看你现在这不男不女的样子,恐怕真的练了吧,”任我行笑道,“欲练神功,挥刀自宫,东方不败,你真是下得去手。”声音中透露出无尽的嘲弄与鄙夷。

    宋青书听得心中一跳,望了东方不败一眼:自己明明摸过她柔软的胸脯,在当今贫乳泛滥的世界,难得的业界良心,莫非真的要脱了裤子才能最后确定她的性别么?

    东方不败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你这种俗人又怎能理解宝典中天人化生,万物滋长的道理?”

    任我行突然眉头一皱:“东方不败,十几年没见,你怎么越来越年轻?莫非《葵花宝典》真像传言中那样,内藏上古修真之法?”

    “任教主如果感兴趣,可以引刀自宫,本座念在你当日你传功之恩,可以让你也练练。”东方不败露出了一丝笑容。

    “呸!”任我行怒骂道,“我可不想变成不男不女的妖怪。”

    东方不败眼神一寒,众人只觉眼前有一团粉红色的物事一闪,似乎他的身子动了一动,但听得当的一声响,上官云手中单刀落地,跟着身子晃了几晃,忽然身子向前直扑下去,俯伏在地,就此一动也不动了。他摔倒时虽只一瞬之间,但任我行等高手均已看得清楚,他眉心、左右太阳穴、鼻下人中四处大穴上,都有一个细小红点,微微有血渗出,显是被东方不败用手中的绣花针所刺。

    任我行等大骇之下,不由自主都退了几步。令狐冲左手将盈盈一扯,自己挡在她身前。一时房中一片寂静,谁也没喘一口大气。

    任我行缓缓拔出长剑,说道:“没想到葵花宝典的功夫如此厉害。”

    东方不败已经回到原地,好整以暇地把玩着手中绣花针:“上官云投靠你做着从龙的美梦,却没想到危急时刻被你毫不犹豫用来当替死鬼。”

    原来刚才任我行大意之下,东方不败已经攻到眼前,他长剑还在鞘中,一时间没法防御,只好抓过一旁的上官云挡在身前,承受了东方不败闪电一击。可怜上官云自以为靠在任我行身边,抱团更安全,却没想到一开始就冤死过去。

    任我行也有些脸红,幸好场中除了东方不败之外,剩下的基本是自己亲近之人,也不虞今日之事传扬出去。

    令狐冲心中也是骇然,寻思着对付东方不败最好的办法恐怕只有先惹得他心浮气躁,招式间说不定才会露出什么破绽,抬头看了看角落里的宋青书,笑道:“阁下堂堂一教之主,武功通神又如何,还不是得乖乖雌伏在那个小白脸身下,盼他怜惜……咦,想着就恶心,真是丢尽了天下男人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