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世间两大绝技

    “呃~”宋青书体会了一把啥叫躺着也中枪,不过脑海中浮现出令狐冲刚才描述的场景,似乎还不错……

    东方不败听起来却没这么好的感觉,一张脸胀得通红,突然间红色人影一晃,绣花针向令狐冲疾刺。令狐冲说前面那些话话,原是要惹她动怒,但见她衣袖微摆,便即刷的一剑,向她咽喉疾刺过去。这一剑刺得快极,在外人看来东方不败仿佛自己往剑尖撞上去一般。但便在此时,令狐冲只觉左颊微微一痛,跟着手中长剑向左荡开。

    原来东方不败出手之快,实在不可思议,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间,已用针在令狐冲脸上刺了一下,但因为旧疾缠身,身形比平日里还是慢了一分,心知一针刺下去,令狐冲是死定了,自己却也得重伤,只好缩回手臂,用针挡开了令狐冲这一剑。

    “攻敌必救的独孤九剑……你和风清扬是什么关系?”东方不败一边整理衣衫,一边问道。

    “在下华山令狐冲,今日要为风太师叔报仇。”令狐冲惊魂甫定,知道今日遇到了生平从所未见的强敌,只要一给对方有施展手脚的余暇,自己立时性命不保,当即刷刷刷刷连刺四剑,都是指向对方要害。

    “风清扬尚且不是本座对手,你这半吊子的独孤九剑又能起什么作用。”东方不败嗤笑一声,左一拨,右一拨,上一拨,下一拨,将令狐冲刺来的四剑尽数拨开。令狐冲凝目看她出手,这绣花针四下拨挡,周身竟无半分破绽,当此之时,决不容她出手回刺,当即大喝一声,长剑当头直砍。东方不败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拈住绣花针,向上一举,挡住来剑,长剑便砍不下去。

    令狐冲手臂微感酸麻,但见红影闪处,似有一物向自己左目戳来。此刻既已不及挡架,又不及闪避,心想我命休矣。任我行和向问天见情势不对,一挺长剑,一挥软鞭,同时上前夹击,东方不败眉头一皱,只好收招防御。

    这当世三大高手联手出战,势道何等厉害,但东方不败两根手指拈着一枚绣花针,在三人之间穿来插去,趋退如电,竟没半分败象。

    三人攻势凌厉,尽往东方不败身上各处要害刺去。但她的身形如鬼如魅,飘忽来去,直似轻烟。三人剑尖鞭锋总是和她身子差着数寸。

    忽听得向问天“啊”的一声叫,跟着令狐冲也是“嘿”的一声,二人身上先后中针。任我行所练的“吸星*”功力虽深,可是东方不败身法快极,难与相触,二来所使兵刃是一根绣花针,无法从针上吸取内力。又斗片刻,任我行也是“啊”的一声叫,胸口、喉头都受到针刺,只可惜东方不败为风清扬的先天剑气所伤,伤势一直反复,身形比平日里晦涩了几分,没有把握将劲力灌注到对方体内后,还来得及挡住另外两大高手的凌厉攻势,因此任我行三人虽然连连受到针刺,但并未受到重创。

    任我行、向问天、令狐冲连声吆喝,声音中透着又是愤怒,又是惶急。三人兵刃上都是贯注了内力,风声大作,东方不败却不发出半点声息。任盈盈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心知长期僵持下去,三人气力衰竭,必然死于东方不败针下,心中焦急,却明白自己上去除了碍手碍脚,一点作用也起不了。

    一瞥眼间,只见宋青书正站在不远处,凝神观斗,满脸关切之情。盈盈心念一动,慢慢移步走了过去。

    宋青书见东方不败受三大高手围攻虽然形势有些危急,但短时间内都能立于不败之地,也不急着出手,反而在一旁仔细观察起几人武功招数来。

    察觉到任盈盈鬼鬼祟祟地向这边摸了过来,宋青书惊愕间很快意识到她打的什么主意,犹豫了一下,并没有任何动作。

    任盈盈突然左手短剑一起,架在宋青书脖子上,娇斥道:“快叫东方不败住手。”

    宋青书举起双手,故作屈服状:“好,好,我叫,我叫。”

    任盈盈顾忌东方不败出手太快,慢慢挪到宋青书背后,拿剑尖抵着他的背心,让他挡在自己身前,以免东方不败突然扑过来。

    “对了,美女,你打算让我怎么叫,*还是*?”哪知宋青书突然回过头,笑吟吟地看着她。

    “找死!”任盈盈俏脸一寒,挥剑就往宋青书大腿刺去。

    宋青书觉得戏演的的差不多了,身形一闪,一下子就躲了过去,任盈盈错愕间腰间一麻,已被宋青书点了麻穴,浑身发软便往后倒去。

    “美女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宋青书一把抱住她的娇躯,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

    任盈盈的脖子腾地一下子全红了,一半是羞的,一半是气的。这些年来,她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圣姑,在日月神教身份超然,自然没有人敢忤逆她的意思,平日里和令狐冲在一起,对方稍微说点轻薄话她都要羞怒半天,哪受过宋青书这般赤裸裸地调戏。

    宋青书温香软玉在怀,只觉异香扑鼻,感受到对方的肌肤也是凉冰冰,一时间竟然忘了说话。

    “无耻!快放开我。”任盈盈担心被令狐冲他们看见分心,咬着嘴唇刻意压低声音说道。

    “放了你?我怎么舍得~”宋青书笑了笑,“正所谓风水轮流转,刚才你逼我叫,现在轮到我来让你叫了。”

    “你想干什么?”任盈盈顿时有些花容失色。

    宋青书道:“也没什么,就是希望你喊喊疼,分一下你爹或者你那位冲哥的心。”

    “休想!”任盈盈知道他们本来就落入了下风,若是因为自己而分心,恐怕立刻会遭到东方不败毒手。

    “这可是你逼我的哦,你知不知道我最擅长的武功是什么?”宋青书眼珠一转,在她耳边问道。

    “我怎么知道!”感觉到他呼出来的气息,任盈盈娇嫩的肌肤上泛起了一层细小的小疙瘩。

    “本人会的武功挺多的,最擅长的就是碧血洗银枪法,当然了,此情此景,有些不太方便使出来……不过我还有另外一门功夫,抓奶龙爪手倒是可以让姑娘品评一番。”宋青书笑容里充满了邪恶。

    “莫非你是少林寺的……”任盈盈还没说完,突然意识到其中的下流意味,羞得马上闭上了嘴。

    “你真的不叫么?不叫我可真摸了哦~”宋青书右手慢慢靠近了任盈盈胸前,离那玲珑俏翘之物不过三寸之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