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大逆转

    看着宋青书的手越来越近,任盈盈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不过尽管如此,她还是咬紧牙关,不肯发出一点声音。

    “你真的宁愿被我摸也不叫?”这下轮到宋青书郁闷了,一双手按也不是,不按也不是。

    “你尽管摸吧,等我爹和冲哥他们杀了东方不败,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任盈盈煞白的俏脸上,写满了恨意。

    “碎尸万段?”宋青书一阵恍惚,这已经是第几个女人这样说了?自己是不是对女人口花花得太随便了点,这可不是在开放的现代啊。

    “算了,你不叫我来叫。”犹豫了半天,宋青书的手终究是按不下去,开口向场中几人叫道:“我说任老头,还有那个令狐冲向问天什么的,现在任盈盈在我手中,你们要是不束手就擒的话,我每数三下,就会剥掉她一件衣服,看她能坚持多久……哦,对了,美女,你今天穿了几件衣服?”宋青书说着低头看着任盈盈问道。

    任盈盈还没答话,任我行等人惊怒交加,早已大骂起来:“挟持女眷,又岂是正人君子所为!”

    “正人君子?”宋青书自嘲地笑了笑,“任教主,你堂堂的魔教教主,张口闭口就是正人君子,岂不是要和那些名门正派同流合污了?”

    “爹,冲哥,你们别中了他的计,他是不敢脱我衣服的。”任盈盈见宋青书刚才并没有真正动手摸她,心知宋青书所言恐吓居多。

    “是么?我感觉专业素养受到了侮辱。”嗤的一声脆响,任盈盈套在外面那层的轻纱薄裙已经被宋青书干脆地扯了下来。

    “啧啧啧,挺香的。”宋青书拿到鼻尖闻了一闻,“令狐少侠,恐怕你都还没解过任小姐的衣服吧,没想到却被我捷足先登,实在对不住。”说着手又放到任盈盈衣襟之上,作势欲扯。

    “啊~”任盈盈再也忍不住,女人的本能让她尖叫起来。令狐冲看得目眦欲裂,不顾东方不败的攻击,挥剑直刺过来。

    对于东方不败这种高手,一个微小的破绽就足矣致命,更何况令狐冲此刻门户大开。东方不败一只白玉般的手掌轻轻按在了他的后心,令狐冲一口鲜血狂喷,颓然倒地,几次试着站起来,却一次又一次摔了下去。

    由于令狐冲这边出现缺口,向问天和任我行也相继中招,向问天被东方不败一针刺入胸口,只觉全身一麻,软鞭落地,劲力全消,已失去了再战之力。任我行受伤更重,东方不败击在令狐冲后心之时,他终于找到机会,一掌击中她的肩头,立马运起吸星*,却被东方不败一针射入右目,任我行大惊失色,撤掌后撤,呯的一声,背脊撞在墙上,喀喇喇一响,一座墙被他撞塌了半边,若不是他退得及时,这针直贯入脑,不免性命难保,尽管如此,他右目已瞎,满脸鲜血,十层战力只剩了不到三成。

    东方不败须臾间重创三名绝顶高手,再加上刚才肩头被任我行吸星*一吸,一瞬间真气狂涌而出,此时难免气息紊乱,心想要不是宋青书用计分散了三人的注意力,自己今天付出的代价恐怕远远不止如此。

    看着宋青书,东方不败正准备开口说话,屋顶却突然碎裂,一个带着鬼面具的黑影居高临下一掌劈了下来。

    东方不败此时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仓促间抬掌相迎,一触之下鲜血狂喷,黑影犹如跗骨之蛆,一脚接着一脚踢在东方不败胸前。

    宋青书此时哪还有心情挟持任盈盈,连忙运起踏沙无痕冲了过去,一手揽住东方不败的纤腰将她置于身后,另一只手运起“亢龙有悔”迎了上去。

    降龙十八掌号称天下刚猛第一,亢龙有悔更是其中威力奇大的一招,宋青书自信硬碰硬之下,对方若是不回退必受重伤。

    哪知对方凌空一个翻身,不闪不避直接伸掌迎了上来,双掌相交,宋青书只觉得自己的掌力被一股黏稠异常的柔劲牵引击倒了空处,对方另一掌却无声无息地按在他胸口,宋青书全身顿时犹如雷噬,眨眼功夫便受了重伤。

    可喜的是经过宋青书阻挡片刻,东方不败终于回过气来,长袖一挥,数十枚绣花针往来人浑身大穴笼罩而去。

    鬼面人不得不停了下来,双手忽慢忽快地在身前划了一个大圈,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一堵肉眼可见的气墙显现了出来,东方不败的绣花针射到气墙之上,进入半寸过后便再也无法前进分毫,鬼面人双手一交错,数十根绣花针寸寸断裂,散落一地。抬头往去,两人早已趁东方不败发针之际往后山逃去。

    鬼面人今日谋划已久,心知若不是借着任我行等人掩护,偷袭成功,想除掉东方不败几乎不可能,深知放虎归山的隐患,立马追寻而去。

    宋青书抱着东方不败在山间疾奔着,东方不败受的伤比宋青书严重得多,此刻已经陷入了半昏迷地状况,跑了一会儿,却不得不停了下来,原来他不熟悉黑木崖的地形,下意识往偏僻的地方跑,结果如今面前是一处万丈悬崖。

    被崖顶寒风一吹,东方不败幽幽转醒,看了四周一眼,唇边泛起一丝苦笑:“没想到我东方不败纵横天下无敌手,今日却要丧命与宵小之手。”

    “堂堂的明教教主可不是什么宵小之徒,”宋青书面色铁青地回过头看着来路,“我说的对吧,张无忌。”

    鬼面人揭下了面具,一张脸浓眉俊目,英气勃勃,正是宋青书两个灵魂共同的情敌张无忌。

    “宋师兄果然好眼力,”张无忌惊讶地看了宋青书一眼,“屠狮大会一别,没想到宋师兄不仅经脉尽复,还学了一身上成的武功。”

    想到少室山上他假借给治病之名,实际上却是为了接近周芷若,宋青书不由恨得牙痒痒:“老天有眼,才给了我一丝机会。”

    “宋师兄心中为何对无忌充满恨意?”张无忌疑惑地看了宋青书一眼,很快就恍然道,“难怪我上次见到芷若觉得她表情很奇怪,看来宋师兄已经知晓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了。”

    “呸!”宋青书怒骂道,“别说得好像你跟她真有什么一样,不知道她有没有告诉你有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张无忌果然一怔。

    宋青书却趁机悄悄低头问道:“东方姑娘,你信不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