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一线生机

    “我一直以为是因为东方不败的……妇人之仁。”宋青书犹豫一下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他嘴上说的好听,什么任我行当年对他恩重如山,篡位已经忘恩负义了,怎么能害了任我行性命……”东方暮雪冷哼一声,“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么,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任我行的《吸星*》?”

    “吸星*?”宋青书这下真的疑惑了,“你哥哥练了《葵花宝典》,还瞧得上任我行的《吸星*》?”

    东方暮雪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他自宫练气,性格也变得像个女人一般,无时无刻不懊恼自己为何不能是女儿身,直到一次平一指提出了能通过换脑将他换到一个女人身上……”

    “杀人名医平一指?”宋青书回忆起了平一指是当今天下四大神医之一,当初自己经脉尽断,还考虑过要不要到开封去求医。

    “不错,他暗里的身份是我神教中人,”东方不败声音中也带着惊惧,“通过换脑来交换两具身体的灵魂,我想想就觉得毛骨悚然。”

    “他真能做到?”宋青书心想现代医学都做不到,平一指何德何能,怎么可能成功?

    “他做到了!”东方暮雪语气中又是佩服,又是厌恶,“他成功互换了两个教众的灵魂,哥哥一见之下大喜,就决定让平一指帮他换脑。”

    “吸星*,莫非……”宋青书突然醒悟过来东方不败为什么需要吸星*了。

    “哥哥虽然想彻彻底底做一个女人,但他可舍不得一身绝世的武功,所以希望用吸星*将一身武功灌入那个女人身体里。”东方暮雪赞许地点点头。

    “只可惜任我行可不是好骗的角色,他一眼就看穿了黑白子的目的,虽然不知道东方不败为何会图谋他的吸星*,却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所以面对黑白子的软磨硬泡,他一直不曾松口。”

    “后来哥哥等得不耐烦了,就去寻找传说中的逍遥派……”

    “逍遥派?”宋青书一声惊呼,虽然已经知道这个世界融合了十四个金书世界,但骤然听到了两本不同书里人物的交集,仍然觉得有些怪异。

    “不错,”东方暮雪点点头,“据神教典籍记载,《吸星*》是脱胎于逍遥派的《北冥神功》,哥哥他得不到《吸星*》,就把目光放在了《北冥神功》上面。”

    “逍遥三老天山童姥,李秋水,无崖子都是武功绝顶之辈,你哥哥恐怕没那么容易从他们手中得到《北冥神功》吧。”宋青书脑海里不停地在评估双方的战力。

    “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却对这些武林秘辛如数家珍,”东方暮雪惊奇地看了他一眼,“我只知道哥哥他找不到无崖子,依次拜访了灵鹫宫的天山童姥,以及西夏太妃李秋水,回来后对她们的武功赞不绝口。”

    “东方不败对上那两个老妖怪……呃,说起来东方不败也算个妖怪吧。”宋青书腹诽不已,抬头问道:“那北冥神功呢?”

    东方暮雪回忆道:“他那次回来后闭关了半年,又出去了一趟,回来时已经得到了《北冥神功》。”

    “无崖子跟他做了什么交易还是遭了他毒手?”宋青书思索起来,“不对,理论上来说李秋水好像也会《北冥神功》啊……”

    听东方暮雪述说起这些陈年旧事,宋青书只觉得匪夷所思,突然想到什么:“东方不败得到了《北冥神功》,下一步就是寻找一女子作炉鼎,对他来说,这个女人肯定要非常年轻漂亮,日后才好取悦杨莲亭,如果能找到一个面容相似的女子那就更好了……”

    东方暮雪面沉如水,抬头仰望漫天繁星,再次陷入了回忆:“你猜得不错,他选中的那个女人就是我,虽然他一直骗我说他选的是任盈盈,可是我心里清楚,最后那个人肯定是我。”

    “你们是亲兄妹,估计手术做起来排斥性也小一些。”宋青书知道她如今好端端的站在后面,顿时开起了玩笑。

    “平一指也是这样跟他说的。这段时间杨莲亭也一直缠着我,不过我每次都巧妙的躲了过去,哥哥他得到了北冥神功,心中想着跟我换脑过后,再将第一次献给他的情郎,所以一改往日的作风,反而让杨莲亭暂时不要纠缠我。”东方暮雪阵阵冷笑,她一颗七窍玲珑心,这些都是从当年的蛛丝马迹推测出来的,与事实也相去不远。

    “后来你对东方不败动手了?”宋青书将自己代入她当时面临的境地,思考着怎样才能免遭毒手,结果想得头昏脑涨也没想出一个可行的方案。

    “当日我神功未成,远远不是他的对手,”东方暮雪虽然明知着宋青书背对着自己看不见,还是下意识摇了摇头,“而且两个东方不败的秘密是不能公诸于众的,我也没法动用神教里的力量。”

    “那你岂不是死定了?”宋青书还是为她当日严峻的形势捏了一把汗。

    “不错,后来我被他制住,迷晕了关在一个密室里,然后他用北冥神功将全身功力传到我体内,就招呼平一指出来给他换脑……”说道这里东方暮雪故意停住了。

    宋青书却是听得毛骨悚然,再也顾不得什么回过头去,指着她牙齿发颤:“你……你是东方不败?”

    东方暮雪也没想到一时顽皮心起,却将宋青书吓成这样,刚才他身形一晃,她便意识到对方即将转过身来,连忙手指一勾,将架子上的轻纱吸了过来,原地一个转身,让轻纱将自己身子捂得严严实实。

    “你这是作死!”柳眉倒竖,东方暮雪怒视着宋青书。

    惊鸿一瞥,已经领略了足够的风情,宋青书为掩饰自己的尴尬,连忙追问道:“你究竟是谁,密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多年前的绝地逢生,是东方暮雪平日里最得意之事,见他充满好奇,不由得暂时压下怒气,嘴角微微上翘:“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