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六十六章 你咬我啊

    “你不一口一个本座,听起来舒服多了。”宋青书看着她眉开眼笑。

    “你现在勉强算个朋友,私下里你我相称也没什么不妥的,”东方暮雪白了他一眼,“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继续继续……”宋青书也在边上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手撑在后面,半斜躺着一副准备听戏的打算。

    “说起来日月神教也是明教一支……明朝第一任皇帝,以及很多开国功臣,皆是出身于明教。明朝建国后,皇帝有些忌讳明教的势力,制定了各种打压政策,明教很多人一气之下便回到了明教总坛昆仑光明顶,但还有相当一部分人舍不得中原繁华,便迁到了平定州黑木崖,为了避讳,遂改名为日月神教……”东方暮雪手指一挥,几根绣花针直射入水,突然咦了一声。

    “你做什么?”宋青书还以为有敌人,凝神一看,除了水波粼粼,啥也看不到。

    “我觉得有些饿了,准备抓几条鱼上来的,没想到居然一条都没射中,莫非受伤过后,我竟如此不济?”东方暮雪神情恍惚,怔怔地看着自己手指。

    宋青书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其中原因:“一看便知道你以前没有抓过鱼,你是不是用针直接往鱼头部射去的?”

    “自然,一针贯脑也免去了它们的痛苦。”东方暮雪点点头。

    “因为水的缘故,你瞄准的头部其实并不是鱼儿头部所在,你射它们尾巴试试?”宋青书顿时觉得一股智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何必那么麻烦!”东方暮雪总觉得宋青书的笑容不怀好意,手腕轻轻一摆动,砰地一声巨响,数条鱼被她直接从水里吸了出来,扔到了宋青书跟前,“你去把他们弄干净,我要吃烤鱼。”

    “你还真不跟我客气,没听过一句话么,君子远庖厨,就是为了避免多造杀孽。”看着几条活蹦乱跳的肥鱼,宋青书嘴里不停嘀咕道。

    寒光一闪,几根绣花针已经射到了鱼儿脑中,刚才还活蹦乱跳的鱼儿顿时不动了,“做男人怎么像你这么优柔寡断的?”东方暮雪语气中充满不满,“现在鱼是被我杀的总行了吧,快去弄!”

    “我心中自有一套评判标准。”宋青书淡淡一笑,也不辩解,拿着鱼便在水边开膛破肚,清洗起来,心中明白除非自己觉得非常必要,不然很少会牵动杀机。

    满意地看了他一眼,东方暮雪继续解释起来:“因为日月神教是从明教分裂出去的,所以光明顶的明教动辄以总教自居,而日月神教这边又认为对方没资格插手自己内部的事情,两百年来,两派的矛盾冲突从没断过。”

    “明教一直想获得日月神教直接控制权,可是日月神教经过百年的发展,早已成为一个势力不下于明教的宗派,再加上历任教主的私心,自然不愿意合并成明教附庸……这次张无忌出现在黑木崖,看来任我行已经与他达成了协议,为了重夺教主之位,居然出卖日月神教的利益,果然好的很……”东方暮雪冷笑连连,显然对任我行找外人来插手,极为不满。

    宋青书用木棍将鱼串了起来,小心翼翼放在火上烤起来,不停翻动着,让火苗刚好能偶尔舔到鱼肉,避免被明火烧糊,看着表皮渐渐金黄,宋青书暗暗咽了口口水,疑惑地问道:“张无忌手下教众数十万,正在西域和蒙古以及回部连年征战,居然还有心思来打一个江湖门派的主意?”

    “江湖门派?”东方暮雪嗤笑道,“你未免也太小瞧日月神教的能量了,神教下属小门小派多如牛毛,教徒遍布天下,三教九流,无所不包,天下间要论对信息的掌控程度,分裂后的丐帮都远远比不上我日月神教,而且只要我想,振臂一呼,短时间就能在黑木崖聚集起十万精兵……”

    “这么牛叉?”宋青书一呆,鼻尖传来细微的糊味,原来他刚才听得入神,忘了翻动烤鱼,连忙手忙脚乱地取了下来,递给了东方暮雪。

    嫌弃地看了看黑乎乎的鱼皮,东方暮雪用指尖撕开碳化的那一面,挑起里面鲜嫩的鱼肉送到了口中,顿时秀眉一蹙:“有点腥,没什么盐味……”

    “当这里是你的成德殿啊,将就点吧,”宋青书拿起另一条鱼继续烤了起来,“你打算什么时候重上黑木崖?到时候算我一份,我帮你……”

    “说到底,还不是张无忌给你的压力太大?”听到他的话,东方暮雪脸上线条柔和了很多,不过言语间仍然刻薄无比,“想想也对,如果我是周芷若,一边是一个手握千军万马,举手投足便能让风云为之色变的男人,另一边只是一个武功马马虎虎的朝廷鹰犬,我自然会毫不犹豫选择前者,更遑论那个男人还是昔日情郎……”

    “揭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你够了啊。”宋青书郁闷地看着她。

    “我就是要继续说你又能奈我何?”东方暮雪泛起一丝得意的神情,玩味地看着他,“你咬我啊?”

    “婶婶能忍,叔叔也不能忍!”宋青书将手里的鱼一扔,直接扑了过去,按住东方暮雪双肩,在她错愕的眼神中,轻轻咬了那白腻晶莹的脸蛋儿一口。

    东方暮雪终于反应过来,一张脸一下子胀得通红,抬起一脚便将宋青书踢到了一丈开外,站起来浑身真气鼓荡,胸前起伏不定,用杀人一般的眼光看着他。

    宋青书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哇地吐了一口血汁,轻轻擦了擦嘴角,难掩脸上的笑意:“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听到过这样的要求,既然如此,我怎能不满足你?”

    “你怎么样了?”见宋青书嘴角挂着的鲜血,东方暮雪也暗暗有些后悔,刚才那一脚她丝毫没有留力,若不是她今天重伤在身,那一脚早已让宋青书肝肠寸断而死……

    “还死不了……”宋青书一边剧烈地咳嗽起来,一边颤悠悠地站稳了身体,脸上挂着一丝得意之色,“看来你终究还是舍不得我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