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六十七章 冰与火的煎熬

    “你要是继续这么嘚瑟下去,难保我不会改变主意。”东方暮雪摸了摸脸蛋儿上浅浅的牙印,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你是属狗的么?”

    “我还希望自己属猫的呢,”宋青书揉着自己肚子,疼得呲牙咧嘴,“九条命才够花啊。”

    “小猫儿快吃鱼吧,我要打坐疗伤了,不许打扰我。”滚烫的鱼肉下肚,东方暮雪只觉得体内多了一团热气,比之前好受多了,连忙盘坐下来,开始慢慢收拢体内四散游走的真气。

    宋青书从火堆里扒出黑乎乎的鱼肉,三下五除二便喂到了嘴里,然后也开始调养体内的伤势。

    九阴主内伤,神照主外伤,两者配合,宋青书以为很快就能恢复几分,哪知道一段时间过后,惊骇欲绝地睁开了眼睛。

    “你怎么了?”东方暮雪感受到他的异常,睁开眼睛问道。

    “没什么,我在疗伤呢。”宋青书勉强笑了笑,又闭上了眼睛。

    当清晨的阳光洒在脸上的时候,东方暮雪睁开了眼睛,经过一夜疗伤,只觉得神清气爽,现在虽然离恢复到巅峰时期遥遥无期,但是碰上一般武林高手,自保却是绰绰有余了。抬头打算看看宋青书恢复的如何,却被他的样子吓了一大跳。

    宋青书盘坐的草坪一边凝着一层寒霜,一边却是焦黑一片,此时脸上一阵青一阵红,表情极为痛苦,皮肤之下数道肉眼可见的气流四处乱窜,东方暮雪神色凝重,急忙来到他身边,连点数道大穴,一炷香时间过后,东方暮雪收回了手掌,擦了擦鬓间的细汗,皱眉道:“你怎么搞的?”

    宋青书苦笑道:“当初一时贪心,同时修炼了两种性质截然相反的内功,现在终于吃到了苦头了。”

    “我察觉到你体内不仅有一股至阴至柔的真气,还有一股至刚至阳的真气,你是真当自己是万中无一武学奇才还是当武林中其他人辛辛苦苦修炼一种真气的是白痴?自己作死怪得了谁……”东方暮雪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生气。

    “我当然以为自己是武学天才,到时候左手寒冰,右手烈焰,自创个‘冰与火之歌’,那真是要多拉风有多拉风……”宋青书说起以前心中所想,顿时眉飞色舞。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东方暮雪冷笑道,“以姐姐我这么高的修为,都只敢一心一意练阴柔真气,你那位太师父张三丰,武林中公认的泰山北斗,不仍然心无旁骛地练着他的纯阳无极功,他也顶多敢在外功太极拳里揉入阴柔之力,你让他同时修炼两种性质截然相反的内力试试?”

    “莫非武林中就没有一个人能同时修炼一阴一阳两种真气的么?”宋青书不信地问道。

    “有啊,最后都像你这样,练着练着爆体而亡,”东方暮雪越说越生气,“古往今来,相传只有当年的达摩才能凭借《洗髓经》做到阴阳合一,不过千百年来谁也没见过《洗髓经》是什么样子,武林中人推测《洗髓经》只不过是少林寺那群秃驴为了给自己脸色贴金编出来的一个神话而已。反正我几次潜入少林寺藏经阁,从来都没找到这本书。除了达摩,我还真没听过其他还有谁能……”说着说着东方暮雪突然一愣,仿佛想到了什么。

    “本来我用任脉运行神照经,督脉运行九阴真气,相安无事过得好好的,”宋青书脸色黑得吓人,“结果昨天中了张无忌全力一掌,被九阳真气入体,初始还不觉得有什么,后来才发现我体内的九阴真气已经被他至刚至阳的九阳真气侵蚀得七零八落,之前我辛辛苦苦维持的阴阳平衡被彻底打破,现在九阴真气散落到奇经八脉,狂躁的神照真气在体内四处乱窜,再也不受我的控制,反而还时刻都有爆体而亡的可能……呵呵,真是没想到刚潇洒没几天,又成了废人一个。”宋青书自嘲地笑道。

    宋青书正说着,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清幽柔和之声,似箫非箫,似琴非琴,犹如被炎炎夏日淋了一场清新细雨,他焦躁不堪的心情慢慢平静了下来。

    抬头望去,只见东方暮雪正立于一大树之上,红衣飘飘,青丝飞扬,双手正捏着一片树叶放在唇边。

    “那曲子想必就是东方姑娘用树叶吹奏出来的,”宋青书心中一动,闭上眼睛仔细聆听起来。曲声有如游丝随风飘荡,连绵不绝,又宛如一人轻轻叹息,似是朝露暗润花瓣,晓风低拂柳梢。

    一曲终了,宋青书顿觉怅然若失,心中烦厌欲呕之感大消,看着东方暮雪从树上悠悠然飞了下来,怔怔问道:“刚才那是什么曲子?”

    “此曲名为《清尘雅琴》,中正平和,最适合用来涤荡心中杂念。”东方暮雪看着手中略微有些破损的树叶,神情颇为惋惜。

    “可不可以教我?”宋青书心神恍惚之际听闻此曲,只觉得瑶池仙乐,也不过如此。

    “你音律上的造诣如何?”东方暮雪深深看了他一眼,过了片刻才回答道。

    “八窍通了七窍,犹如高山响鼓,声闻百里。”宋青书赧颜说道。

    “不就是一窍不通么,”东方暮雪一张脸拉了下来,“那你可懂用树叶吹奏的手法与变调技巧?呃,看你这表情,估计也是不懂的。”

    宋青书脸上一红:“要跟姑娘学此高深曲技,实深冒昧,还请恕过小子狂妄。”

    “难得你说得这么客气,”东方暮雪察觉到他语气中充满萧索惫懒之意,顿时不悦道:“男子汉大丈夫,一时的挫折又算什么,何必做出一副如此灰心丧气的模样。”

    “不是你说的千百年来武林中没有人能做到阴阳合一的么,以姑娘所处的高度,说没有,那就是真没有了……”宋青书怅然说道,前段时间历尽千辛,一直谋划的宏图大业眼看着一步步便要成功了,结果一夜之间化为泡影,又怎能做到波澜不惊?

    “也许还有一个办法可以治好你……”不知为何,东方暮雪的声音带着一丝不自然。

    “什么办法?”宋青书抬起头来,眼神中重新燃起了一种名叫希望的光芒。

    “现在时机还不成熟,”东方暮雪摇了摇头,“你先陪我到云南五毒教一行,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