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六十九章 纤纤素手 沉沉铁钩

    “喂喂喂,什么叫勾引女人是我的强项?”宋青书一头黑线,“我勾引谁啦?”

    “袁家那个小寡妇啊,丈夫才死了多久啊,就被你弄上了床……还有一向雍容镇定的任大小姐,也被你几句话就弄得面红耳赤……”东方暮雪扳着手指,一个一个替他数了起来。

    “好了好了……”宋青书很明智地放弃了和她争辩这个问题的打算,“我们还是想办法先出谷吧,万一张无忌任我行他们找到我们就悲剧了。”

    “你现在是不是没法运用内力,轻功也施展不了?”东方暮雪想到山谷并无出路,只有从两边悬崖攀爬出去,不由一阵头疼。

    见宋青书点点头,东方暮雪伸出手去,提着他的腰带便往外飞去。

    “腰断了腰断了……”宋青书被他提到半空中,看着离地面越来越远,倒吸一口凉气,手脚并用四处乱抓着。

    东方暮雪刚感觉到大腿被他搂住了,还没来得及呵斥,对方手脚已经缠了上来,如同八爪章鱼一般将她双腿搂得紧紧的。她只觉得身体一沉,连忙用力一拉,将宋青书拉到自己怀中,寒声道:“你抱住我双腿,是想害我们两个人都摔死么?”武林人士所会的轻功品种繁多,可是哪怕你再身轻如燕,也终归逃不出需要用脚借力。

    “早知如此,你刚才就该抱着我嘛。”宋青书刚松了口气,只觉所触之处尽是柔软,一愣过后大喜,马上反应过来,将头往东方暮雪肩上枕去。

    “离我身体远点,你又不是我养的男宠,别做这种妇人之态。”东方暮雪只觉得颈间的皮肤泛起一层细细的小疙瘩,连忙往后一躲。

    “姐姐要不就考虑收我做男宠吧。”宋青书闻言眼神一亮。

    东方暮雪又好气又好笑,瞪了他一眼:“你再乱说,我就将你扔下去……呃……”原来她话说到一半,只觉得抱在自己腰间的双手变得更紧了,似乎还有丝丝热气从他身上传过来,只好将后半句吞了回去,加快速度往山谷外飞去。

    “还没抱够么,滚下去。”东方暮雪见落地了他还没松手的意思,运起真气轻轻一震,宋青书只觉得双手一麻,已被推到三尺开外。

    “我们还是来聊聊怎么学《清尘雅琴》吧。”注意到东方暮雪黑着一张脸,宋青书连忙笑嘻嘻地转移话题。

    东方暮雪冷哼一声,转身便往南方走去,“哎,等等我……”宋青书连忙追了上去,一红一青两个人影渐渐消失在树林中。

    西域,星宿海,密室。

    当中椅上坐着一老翁,手中摇着一柄鹅毛扇,脸色红润,满头白发,颏下三缕银髯,童颜鹤发,当真便如图画中的神仙人物一般。

    “哈哈哈,五毒教的用毒功夫果然非同凡响,只可惜还是比不上我星宿老仙……”

    对面一女子凤眼含春,长眉入鬓,甚是美貌,但左手前端却套着一个黑沉沉的淬毒铁钩,对比右手素手纤纤,分外妖媚诡异,正是五毒教何铁手。

    “妾身素闻星宿老仙用毒出神入化,心存仰慕之下,不远千里前来拜访,老仙就用炼心弹、碧磷针、无形粉这些东西来招呼人家么。”何铁手言语温柔,故作撒娇姿态。

    “嘿嘿,”星宿老仙丁春秋干笑道,“你既是诚心拜访,又何须使出五毒教两大剧毒之一的碧蚕蛊毒?若不是老仙在使毒方面有点造诣,恐怕也糟了小娃娃的毒手啊。”

    何铁手不慌不忙答道:“哎呀,妾身听闻老仙对天下剧毒之物都十分敢兴趣,又怎敢拿寻常毒物来污了老仙眼睛,这才用最厉害的碧蚕蛊毒以表尊敬之情,没想到老仙神功盖世,应付起来居然不费吹灰之力,依妾身之见啊,白驼山庄欧阳锋‘西毒’的名头应该老仙来当才最合适。”

    丁春秋面露得色,何铁手的话正搔到了心中的痒处,他向来觉得自己在毒上的造诣天下第一,哪知西毒的名头却落到了欧阳锋身上,他早就想动身往白驼山庄一行,与欧阳锋一较高下,只是后来听说对方跑到金国当官去了,方才作罢。

    “何姑娘谬赞了,欧阳锋还是有几分本事的,不知道姑娘此行来星宿海,究竟所谓何事?”说话间神态都变得和颜悦色起来。

    原来何铁手听闻袁承志被东方不败所杀,有心为他报仇,便起了心思与蓝凤凰争夺五毒教教主之位,近几年来何家势力高于蓝家,本来蓝凤凰已经节节败退,无奈东方不败派了曲非烟过来,曲非烟虽然年纪轻轻,但身为东方不败唯一弟子,武功实在不弱,何铁手在武功上不再有优势,用毒方面又比不过蓝凤凰,渐渐落入了下风。

    何铁手也算何家不世出的天才,心知长此以往,自己只有败亡一途,于是决定寻找外力支持。丁春秋便是其中之一,何铁手希望在用毒方面用他来克制蓝凤凰。

    听闻对方来意,丁春秋颇为意动,心中寻思:“近年来我在用毒上面已经遇到了瓶颈,久闻五毒教擅于用毒,很多地方说不定能触类旁通,特别是他们教中的金蚕蛊毒,为天下十大毒物之一……”

    不过这些丁春秋并没有将这些表现在脸上,神情淡然,显得兴致缺缺:“星宿海离五毒教何止千里,老夫可没这个功夫跑去帮你争权夺利。”

    对方的表现并没有出乎何铁手的意料,只见她娇笑道:“妾身自然不敢让老仙白跑一趟,事成之后,自将奉上一物,保证老仙满意而回。”

    丁春秋见她神态娇媚,眼角含春,话语间似乎也有一丝*之意,不由皱眉道:“老夫向来不好女色,再说,我的年纪都足以当你爷爷了……”

    何铁手知道他想岔了,脸色一红,心里暗骂道:这老不修,满脑子装的都是什么龌龊事。

    “老仙误会了,妾身所说乃是天下至阴至寒之物冰蚕。”

    “冰蚕?”丁春秋一愣,不过他始终是用毒一代宗师,很快便想起了相关记载:冰蚕,性至阴,有剧毒,产于北冥蛮荒,柘叶为食,丝极韧,刀剑不可断,作琴瑟弦,远胜凡丝矣,然遇火即化。

    “不错,事成之后妾身愿将冰蚕双手奉上。”看到丁春秋脸上的表情,何铁手知道对方已经心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