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七十章 改邪归正?

    “你当老夫是傻子么,”丁春秋脸上笼罩着一层寒霜,“冰蚕乃神话中出现之物,就算真有也应该产于极北大雪山上,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云南闷热潮湿之地。”

    “不敢欺瞒老仙,请听妾身慢慢道来,”何铁手施了一礼,缓缓说道,“老仙想必清楚我们五毒教最擅长炼蛊,其中最毒之物便是金蚕蛊毒。我们一般在端午节收集百虫放于瓦罐自相残杀,一年后开封剩下一种金色貌似蚕虫的东西,便是金蚕。”

    “相传金蚕之毒,无形无色,中毒者有如千万条虫在周身咬啮,痛楚难当,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丁春秋开口说道,面露神往之色。

    “金蚕制法,五毒教代代相传,历任教主依样画葫芦便可,可是传到上代教主,她心中便起了个疑问,百虫相杀得到的金蚕,已经位列天下十大毒物之一,若是将一百个金蚕放在一起自相残杀,最后又能孕育出什么呢?”说道这里,何铁手故意止住不言,反而看了丁春秋一眼。

    “莫非就是冰蚕?”注意到她的神情,丁春秋心中一动。

    “不错,”何铁手点点头,“上任教主也没想金蚕相争,居然能孕育出上古神物,只可惜炼制一百条金蚕已经耗尽了她心血,当看到冰蚕之时,她便带着笑意溘然长逝。由于教主身前一心炼制金蚕,一直没有指定下任教主人选,本来下一代中,论武功论才干,由妾身继承教主之位的呼声最高,只可惜教主离世之际,妾身并没有在五毒教内,因此一些居心叵测之徒,便乘机拥立了蓝凤凰为教主……”

    “好,老夫便助何姑娘重夺教主之位,只要何教主到时候不要忘了承诺之事。”丁春秋大喜道,他的一身毒功大都靠着神木王鼎炼化毒虫而来,若是能炼化传说中的冰蚕,估计天下再无敌手。

    “妾身自不敢欺骗老仙。”何铁手抿嘴笑道。

    ……

    “死哥哥,臭哥哥,人家为了你连最爱的闪电貂都弄丢了,结果你只顾自己逍遥快活,整天王姑娘长木姑娘短的,都没想过我……”云南一处密林之中,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在林中四处转悠着,身穿半臂齐胸襦裙,粉脸红润,小嘴微张,甚是娇俏。虽然嘴里似乎在诉说着对情郎的不满,却没有一般妒妇言语中的恶毒,反而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说不尽的纯真可爱。

    原来她便是《天龙八部》中,段誉碰到的第一个芳心暗许的少女钟灵,只可惜天意弄人,最后发现段誉成了自己亲哥哥。

    不过她天性爽朗,不比木婉清那么偏激,虽然初始极为难过,但过了一阵,心思便淡了许多,从心底里接受了自己是段誉妹妹的事实。

    因为心疼宠物闪电貂的丢失,钟灵遂决定到原始森林中看能不能重新寻得闪电貂幼崽,加以驯养。

    “小妹妹,你哥哥不想你,我可是一直想啊。”钟灵耳边突然传来一个似曾相识的淫邪声音。

    抬头望去,只见一清瘦中年人坐在树间,以手刮着下巴,正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钟灵吓得一阵惊叫,语音中顿时充满慌乱:“云……云中鹤,你怎么在这里?”

    “老大受人相邀云南一行,我们几兄弟也过来助拳。没想到这么好运,居然能无意间见到钟姑娘你。经过上次万劫谷一行,云某对你们母女可真称得上朝思暮想啊,一个温柔妩媚,一个明艳照人,钟万仇何德何能,能由此艳福!总有一日,我云中鹤要杀其夫而占其妻,谋其财而居其谷。”

    看着楚楚动人的钟灵,云中鹤不禁想到甘宝宝那具成熟饱满的身躯,以及那娇弱动人的气质,再加上母女二人容貌有六七分相似,云中鹤想到美处,只觉得一股热气直冲脐下三寸,心中寻思:若是能搂着母女二人整日里在万劫谷中风流快活,老子连淫贼也不做了,从此改邪归正……

    “救命啊,救命啊~”钟灵一阵尖叫,撒腿就跑,只可惜云中鹤轻功太高,钟灵每每刚跑几步,便发现云中鹤早已立于前面对着自己淫笑:“小美人儿,来哥哥怀里来。”

    几个来回,钟灵跑得气喘吁吁,心中一横,从腰间囊中抓出一把毒蛇便往云中鹤身上扔去。

    云中鹤稍微一让便躲了过去,笑道:“蛇性本淫,看来钟姑娘的爱好跟在下颇有相通之处啊。”

    “啊~”钟灵又怒又怕,下意识尖叫起来。

    “喊吧,喊吧,你就算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仿佛猫儿玩弄猎物,云中鹤并不急着下手,反而好整以暇地调戏起来。

    “破喉咙,破喉咙~”钟灵一呆,突然又开口喊道。

    “噗嗤~”附近传来一阵娇媚的笑声,她在一旁看了很久,听到钟灵喊破喉咙实在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谁?”云中鹤又惊又喜,惊的是若对方不出声,自己完全没注意到她的存在,喜的是听那人声音,娇酥绵柔,主人肯定是一风骚入骨的妇人。

    不远处一棵大树背后闪出了一个二十三四岁年纪的女子,头戴金环,白衣赤足,腰间围着条绣花腰带,肤色白腻,脂光如玉,此时正长袖掩口,身如花枝颤袅,当真是千娇百媚,风情万种。

    “没想到我云中鹤今日真是艳福不浅,”云中鹤见她模样,身体已经酥了半边,突然注意到他左手上黑沉沉的铁钩,脸色大变:“你是,你是……”

    “老四,不得对何教主无礼。”空中响起了一个极为难听的声音,几下破空之声传来,钟灵眼前一花,便有两男一女立于身前。

    “云老四,你都瘦成这样了,还成天想着女人。女人有什么好的啊,怎比得上武功奇妙。”一个脑袋大得异乎寻常之人笑道,阔嘴中露出白森森的利齿,一对眼睛却是又圆又小,便如两颗豆子,中等身材,上身粗壮,下肢瘦削,颏下一丛钢刷般的胡子,根根似戟,身上一件黄袍子,长仅及膝,袍子子是上等锦缎,甚是华贵,下身却穿着条粗布裤子,污秽褴褛,颜色难辨,正是四大恶人中的南海鳄神岳老三。

    岳老三突然看清钟灵样貌,顿时大怒:“云老四,你欺负谁不好,居然欺负我的小师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