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七十三章 扮老虎吃猪

    现在战意最足的除了何铁手,估计就数云中鹤了,他在一旁见蓝凤凰皮肤白腻,胸大腰细,早就垂涎欲滴,看了看何铁手,心中暗暗称奇:莫非苗家女子都长得如此风骚入骨么?见屋内陷入沉默,开口笑道:“何教主,之前你把我到嘴的*给抢了,这次就将这个姓蓝的赔给云某如何?”

    一旁的钟灵见云中鹤说话时一双眼睛贼溜溜地往自己身上转,下意识缩到了何铁手身后,何铁手拍了拍她的小手,笑道:“我们这位蓝教主不仅风骚,还全身都是毒药,云先生搞得定么?”

    “只要是女人,上了我云某的床,保证她欲仙欲死,乐不思蜀。”云中鹤此言一出,在场女子都面红耳赤,暗骂不已。

    曲非烟怒斥道:“段延庆,丁春秋,你们居然敢插手日月神教之事,就不怕日后东方教主登门造访么?”

    丁春秋与段延庆虽然心中十分估计东方不败,但是人在江湖,最重要的就是一个脸面问题,若是让其他人知道东方不败一个名头就吓得两人落荒而逃,那么两人也可以不用混了,因此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说到:

    “东方教主再厉害,也管不到我西夏一品堂身上。”

    “不错,东方不败的葵花宝典虽然厉害,但老夫的化功*也不是吃素的。”

    “是么?”这个时候殿外传来一声冷哼,丁春秋与段延庆只觉得心头一震,惊讶地抬头望去,只见两个年轻男子走了进来,一个身着红衣,英俊的脸上带着一丝邪魅的笑容,另一个身穿青衣,背上背着一柄木剑,也是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

    “是你?”云中鹤一见宋青书脸色大变,连忙在段延庆耳边低语起来。

    “教主!师父!”蓝凤凰与曲非烟二人见到东方暮雪,不由大喜过望。

    “东方不败?”丁春秋与四大恶人一听之下头皮发麻,下意识往后退后了一步,何铁手也是面色惨白,她怎么也没料到东方不败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星宿老怪,你口气倒是不小啊,本座倒是想领教一下阁下的化功*。”东方暮雪旁若无人地往大殿主位走去,不论是四大恶人还是丁春秋,都纷纷避之不及,蓝凤凰识趣地将她请上了五毒教主专用座位。

    丁春秋暗暗叫苦,只好讪笑道:“东方教主见笑了,我的化功*又怎敢和教主的葵花宝典相提并论,这次只是前来与蓝教主切磋一下用毒心得而已。”

    “哦?”东方暮雪斜躺在座位之上,淡淡说道道,“各位既然有胆插手日月神教内部之事,今天就别想活着踏出这个门槛。”

    一旁的宋青书暗暗捏了一把冷汗,如今东方暮雪内伤在身,一身武功顶多能发挥出一两成,别说是对方一起上了,就是丁春秋和段延庆任意一个,她都不一定能搞定。不过他也明白东方暮雪的打算,服软不是东方不败的性格,若是引起对方怀疑,让他们察觉到东方身上的伤势,这几个魔头一拥而上,两人恐怕在劫难逃,还不如先用虚言恐吓吓得对方不敢轻举妄动。

    突然注意到叶二娘手放在背后似乎有动作,宋青书心中一惊,连忙上前说道:“叶二娘,你也不用偷偷放悲酥清风了,堂堂五毒教若是连这点毒都对付不了,也可以关门大吉了。反而是那位丁老怪,你可得小心点。”

    段延庆等人大惊,没想到自己的杀手锏悲酥清风也在他的预料之中,见对方早有准备,连忙示意叶二娘捂上瓶口,免得毒倒了丁春秋那边的人,反而折损了己方的战力。

    “云中鹤,上次放了你一码,没想到你居然不思悔改,就不怕应了誓言,天打雷劈么?”宋青书转头盯着云中鹤问道。

    “我呸,上次是老子大意,这次可没这么容易着了你的道儿。”云中鹤干笑道,在场中人都听得出他话中的色厉内荏。

    “原来是玉皇顶上一剑败冲虚,力挫五岳盟主的宋少侠,今日一见,果然年少英雄。”段延庆暗暗叫苦,他曾经见识过冲虚和左冷禅的武功,虽然不如自己,但也相差不远,宋青书能轻松击败两人,想来武功还在自己之上。一个东方不败已经让人绝望了,再多一个绝顶高手……段延庆觉得明年的今天说不定变会成为自己的忌日,不过他毕竟是绝代凶人,明知没有退路的情况下,反而激起了心底的凶悍之气,暗自运起功力,准备拼死一搏。

    丁春秋注意到段延庆的脸色,也对宋青书的实力有了一个估计,心中寻思:没想到中原之中,年青一代除了北乔峰南慕容,还有此等高手。

    “东方教主,我想跟你讨个人情,放这几人一条活路如何?”宋青书注意到段延庆眼中的凶光,转身看着东方暮雪笑道。

    东方暮雪见宋青书不用提示便与自己配合无间,扮老虎吃猪的戏码还挺有趣的,连忙忍住笑意,故作威严地说到:“为何?”

    “教主想必知道,皇上派我组建粘杆处招揽江湖高手,只可惜一直以来,网罗到的都是小鱼小虾,没什么真正的高手,丁老怪和段先生都是雄霸一方的高手,若是能加入粘杆处,想必皇上必然大喜过望,不知两位意下如何?”宋青书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已经回过头来看着丁段两人。

    “段某已经供职于西夏一品堂,岂能朝三暮四。”段延庆冷哼道,不过敏锐地察觉到事情出了转机,暂时放下了拼命的心思。

    “老夫自由自在惯了,可不习惯给人当奴才。”丁春秋眯起眼睛,悠然地扇着手里的鹅毛扇,淡然说道。

    两人若不是顾忌东方不败,听到宋青书所说,早就暴起发难。原来当年东方不败为了寻找北冥神功,先后到缥缈峰灵鹫宫以及西夏皇宫,和天山童姥、李秋水大战了一场,丁春秋身为逍遥派弟子,当然清楚自己那两位师伯师叔武功有多么变态,见她俩都败在东方不败手上,明白自己对上东方不败真是一点机会也没有。

    至于段延庆,西夏一品堂是李秋水一手创建起来的,他身为一品堂里元老级的人物,自然清楚那位太妃的武功有多么深不可测。那次东方不败与李秋水战于西夏皇宫,他可是在皇宫中目睹了全程,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东方不败那鬼神莫测的武功都让彻夜难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