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七十四章 趁人之危

    “两位皆为一派宗师,宋某又怎会不自量力来限制各位自由呢。就比如东方教主,同样是我粘杆处的人,莫非你们觉得在下会像平常属下一般使唤他么?两位若加入粘杆处,可以像东方教主一样,被聘为上宾客卿,平日里不受粘杆处管制。只有当粘杆处需要帮助时,两位再根据自己情况决定要不要出手相助,当然,每次出手粘杆处必不会亏待两位。”宋青书解释道。

    丁春秋充满疑惑之色:“嘿嘿,还有这么好的事?不过星宿海离你满清国土十万八千里,你们招揽老夫又有什么作用?”

    宋青书答道:“不瞒老仙,如今满清与蒙古相持不下,西域很多门派都投靠了蒙古,比如血刀门凌霄城等,而敝国在那边的势力一片空白,所以皇上才命我想尽办法扩展西域的势力。”

    “至于段先生,”宋青书转身看着段延庆说道,“西夏与蒙古之间连年交战,正所谓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敝国国主早有与西夏结盟的打算,段先生若同时身兼一品堂与粘杆处的要职,到时候肯定成为两国之间最重要的一根纽带,何乐而不为呢?”

    见段延庆面露异动之色,宋青书决定加把火:“粘杆处最擅长探听情报,因此段先生心中所求在下倒也略知一二。有粘杆处相助,段先生想恢复昔日身份,夺回自己应得的东西,想必也不是什么难事。”

    昔日奸臣杨义贞叛乱,身为太子的段延庆被人追杀,弄成如今这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皇位也落入了段正明一系手中,这是段延庆生平最大的恨事,听宋青书提及,顿时眼冒凶光:“好,段某回西夏过后将结盟一事回禀敝国主上,只要主上点头,段某自可加入粘杆处。”

    丁春秋没想到段延庆这样就屈服了,情知单凭自己一人之力,恐怕在劫难逃,当机立断说道:“既然宋公子诚意相邀,老夫便恭敬不如从命了。正好血刀门向来与星宿派不对付,老夫帮你们牵制一下倒也不算难事。”

    虽然看着过了很久,但从东方不败两人出现,到丁春秋段延庆倒戈,也不过一炷香的时间,等何铁手反应过来,早已大势已去。

    她也算是人中龙凤,当机立断,招呼族人:“走!”

    丁春秋和段延庆对视一眼,点点头,便出手往何铁手一行人招呼过去:“东方教主,宋公子,我们加入粘杆处,寸功未立,实属汗颜,今天先拿何铁手作为见面礼,还望两位不要见怪。”

    “小姐快走!”何家不乏忠义之士,一见情形不妙,连忙豁出性命拖住丁春秋与段延庆两人,何铁手银牙一咬,便狠下心往外跑去。

    看到何家子弟挡在面前,丁春秋运起化功*便扑了过去,何铁手的手下只要一接触到他,便形容枯槁,死相惨不忍睹。

    段延庆趁机镔铁杖一点,便越过众人,一记一阳指便往何铁手后背点去。

    何铁手不敢有丝毫停留,硬生生承受了他一指,吐出一口鲜血,借力冲出了殿外,段延庆狞笑一声,紧随不舍地追了出去。

    宋青书与东方暮雪相视一笑,静静地注视着殿下的火并。“教主,我去追何铁手?”蓝凤凰在一旁请命道。

    东方暮雪摇摇头,她如今外强中干,虽然虚张声势唬住了几人,但难保等会儿不会露出什么破绽,需要蓝凤凰在一旁照应着。

    何铁手在无心岭中拼命逃着,感觉到段延庆越追越近,不由面露绝望之色,苦笑不已:“没想到这个死瘸子,居然跑得这么快。”回过身来,打算临死一搏。

    段延庆飞在空中,突然感觉一道炙热的指力直逼面门而来,连忙举起镔铁杖横在身前,砰地一声,段延庆手腕一麻,往后滑行数米。

    看了看镔铁杖上面的指印,段延庆大惊失色:“一阳指?”

    何铁手愕然回头,只见身后一个消瘦书生缓步而出:“段先生大可品评一番,我这一阳指造诣达到几品了?”若是宋青书和冰雪儿在场,肯定要惊呼出声,这个书生正是慕容景岳。

    “是你?”段延庆眼神一凝,脸上充满戒备,“没想到你的一阳指已经达到上三品的境界,突破到二品也指日可待。”

    “拿这种态度应对救命恩人,也太让人寒心了吧。”书生双手一摊,无奈地说到。

    段延庆冷笑道:“哼,当初你救我一命,我也将大理段氏的不传之秘一阳指传授与你,早已互不相欠。”

    原来当初段延庆被人追杀,重伤垂危之际,想到自己已成废人,复国无望,正打算闭目等死,结果镇南王妃刀白凤因为不堪忍受段正淳四处沾花惹草,心理一时陷入了魔障,决定找一个天下最丑最脏还是瘸子的男人来污辱自己的高贵的王妃娇躯,用来报复段正淳。正巧当时她看到了路边的段延庆,便主动宽衣解带和他一夕欢愉。她哪里知道自己一时出于嫉妒的疯狂行为,却重燃了段延庆的斗志,给大理段氏树立了一个可怕的敌人。

    不过段延庆虽然恢复了斗志,不再轻言生死,但精神是没法治伤的,他受的伤实在太重,正要咽气之时,慕容景岳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以一阳指为条件,才出手救了段延庆。

    段延庆走投无路,只有答应,但千百年来,段式绝学第一次外泄,他深恨慕容景岳趁人之危,所以一直以来都不感激他的救命之恩。

    “也罢也罢,前事暂且不提,不过这个女人今天我要带走。”

    被慕容景岳望了一眼,何铁手只觉遍体生寒,但她清楚如今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还不如被这个人救走。

    段延庆心中泛起了杀机:“就看你的武功有没有你的医术这么好了。”说完便挥杖攻了过去。

    慕容景岳不闪不避,伸出手来一指点在柄铁杖尖端,段延庆便不能前进分毫。

    “何姑娘,你莫非就这样傻站着看我们拼内力么?趁他动不了给他几根毒针啊。”慕容景岳鬓间微汗,却神态轻松地说到。

    段延庆大惊失色,急忙撤杖回退,一下子便受了不轻内伤,不敢停留,急速往远处逃去。

    “多谢恩公出手相救。”何铁手长舒一口气,上前拜谢道。

    “我救人向来都是要收取报酬的。”看着何铁手曼妙饱满的身躯,慕容景岳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