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七十七章 落难的何教主

    “验哪个?”宋青书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那个了啦~”钟灵一张俏脸娇艳欲滴,急得直跺脚。

    “哦~”宋青书终于明白了那块白巾是什么,有些奇怪地看着她,“这个我就无能无力了,你自己想办法。”

    “可是,可是人家想不到嘛。”钟灵委屈得都快哭了。

    “要不,我就牺牲一下,帮你渡过这个难关?”宋青书凑过脸去,近距离观察钟灵的脸蛋儿,只觉得皮肤吹弹可破,不由感叹少女果然还是有不少妇人无法企及的好处。

    “宋大哥~”钟灵嗔怪地看了他一眼,“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人家开玩笑。”

    “真是个萌妹子。”宋青书心中暗自感叹,钟灵的声音又糯又软,听得他心都快融化了。

    见钟灵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自己,宋青书感觉有些扛不牢:“好了好了,真是怕了你了,你自己在手上刺一个伤口,滴点血上去不就好了,蓝凤凰又怎么知道那是什么血?”

    “咦,我怎么没想到呢?”钟灵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伸出自己的手指放到唇边,面露犹豫之色。

    “又怎么了?”宋青书奇怪地问道。

    “人家怕疼……”钟灵泫然欲涕,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呃,算我上辈子欠你的。”在钟灵面前,男人很难不产生一股保护的,宋青书当然也不例外,而且看到她那几根粉雕玉琢的手指,也不忍心在上面留下一丝一毫的疤痕,“用我的血。”

    宋青书将手指放到唇边,正欲咬破,突然觉得有些亏,于是将手伸到了钟灵面前:“你帮我咬!”

    “我咬啊?”钟灵一阵犹豫,不过想到对方这样帮自己,自己帮他咬一下似乎也理所当然。

    钟灵颤巍巍地捧着宋青书的手指,红唇轻启,一口将他的手指含到了嘴中,始终狠不下心用力咬,犹豫再三最后贝齿轻轻在上面磕了一下,感觉到对方指头上的圆润饱满,鬼使神差伸出小舌尖在上面舔了一口。

    虽然只是指尖被一根湿润滑腻的东西滑过,宋青书却觉得心房仿佛也同样被舔了一口,荡漾起层层涟漪,语气也变得粗重起来:“喂,让你咬你干嘛舔啦?”

    做出了那样的举动,钟灵本来就很懊恼,听到宋青书的话,更是羞愧难当,下意识使劲一咬,顿时觉得唇间一股血腥气散开。

    “嘶~”宋青书瞪大了一双眼睛,倒吸了一口凉气,“你还真狠心。”

    “对不起,宋大哥,疼么?”钟灵下意识从怀中摸出手绢手忙脚乱便想帮他包扎。

    “别别别!”宋青书连忙将手指放在白巾之上,让血液尽数滴在上面,“千万别浪费了,不然血凝固了还得被咬一次。”。”

    钟灵小心翼翼将沾满鲜血的方巾收入怀中,宋青书看到她唇边还有一丝血迹,染得红唇格外湿润明亮,喉结忍不住上下移动,连忙往外走去,“我还是先出去转转透透风。”

    “宋大哥~”钟灵一把没拉住,一愣神的时间,宋青书转过墙角便不见了,听着黑夜里隐隐约约传来了阵阵嚎声,仿佛鬼夜哭一般,钟灵吓得浑身一激灵,连忙关好门窗,跑到床上裹好被子躲了起来。

    宋青书走在幽僻道路上,看着自己带血的手指,郁闷得自言自语:“宋青书,你混得真的阔以哟,不仅没得到钟灵的firstblood不说,反而被对方拿到自己的血……”

    走着走着,宋青书不知不觉来到了白天经过的圣兽潭附近,突然耳朵一动,风中似乎传来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醉人呻.吟之音,声音是那么的噬魂销骨,宋青书一下子就觉得有些血脉喷张,正打算仔细听时,却又不见了踪影。

    “这黑灯瞎火的,莫非是女鬼狐狸精之类的?”宋青书一愣,却并不害怕。他与钟灵不同,在他心中,女鬼狐狸精之类的形象自动被转换成了《倩女幽魂》中的聂小倩一般温柔善良,自然不怕,反而兴趣大增地循声而去。

    没过多久,宋青书停住了脚步,他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来源,怔怔地看着水潭zhōng yāng一道倩影。

    潭中丽人全身没在水面之下,只露出了那雪白粉腻的香肩,一双凤眼紧闭,月光照耀之下,脸上似乎泛着一层异样的红cháo。

    没过多久丽人便将头沉入水中,半柱香过后,丽人浮出水面,红唇微张,水面上又响起了刚才那种蚀骨的呻.吟之音,脸色泛起一层痛苦之色。

    “何铁手?”看清丽人的样貌,宋青书不由惊呼出声。

    原来何铁手毕竟是五毒教何家不世出的天才,被慕容景岳制住过后,经过初期慌乱,很快便镇定下来。反应过来慕容景岳喂到自己嘴里的是什么药过后,她灵机一动,很快便装作药性发作,开始主动用言语勾引对方起来。

    慕容景岳也是精虫上脑,忘了何铁手从小生长在五毒教,对各种毒药都有一定抗性,大喜之下便解开了何铁手的穴道。何铁手趁机将藏在胸前的含沙shè影毒针shè到他体内,慕容景岳虽然武功高强,但那么近的距离,不可能完全躲过去,中了何铁手毒针,急忙封住相关穴道,从怀中掏出各种药丸开始配置解毒。何铁手见自己血封喉的毒针都杀不死他,又惊又怕,也不敢上前补刀,急忙逃之夭夭,慌乱中下意识往自己最熟悉的五毒教跑去。

    没过多久,何铁手体内药性发作,只觉得浑身燥热不堪,便趁夜跑到了圣兽潭中,希望借助冰冷的湖水,消解那发自心底的躁动,只可惜见效甚微,感觉到身体中溪水泛滥,何铁手一口银牙欲碎,暗骂道:“那个下流坯子,究竟用了什么药,这么厉害?”曾经身为五毒教历代来最优秀的圣女,何铁手自然清楚有些媚.药若是不能及时解去,恐怕一辈子会沉沦在肉欲之中,再也无法自拔,可是她冰冷的湖水试过了,手……也试过了,药效丝毫不见衰退,反而愈演愈烈。

    “何铁手?”这个时候岸边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惊呼,何铁手双眼迷离往岸上看去,她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觉得一个男人的声音居然能这般动听,认出了对方是白天跟东方不败一起的宋青书,何铁手不由得秀眉微蹙。

    宋青书不明就里,还以为何铁手三更半夜在潭中自渎,一边暗暗咂舌苗女的大胆开放,一边往后退去:“何姑娘,你继续……继续,我刚才啥也没看见,就此告退,希望没有打扰到你的雅兴。”

    何铁手面红如火,脑中剧烈争斗半晌,终于还是不愿日后成为的奴隶,变为一个人尽可夫的yín妇,哀叹一声,开口说道:“宋公子请留步。”

    宋青书听她声音温柔亲昵,不由心中一跳,“不知何姑娘有何指教?”

    “妾身身中剧毒,危在旦夕,还望公子慈悲为怀,施以援手。”苗家姑娘虽然多情,但何铁手至今仍为处子之身,想到自己不得不主动勾引对方,顿时又羞又气。

    “剧毒?我看你不是中了奇yín合欢散,便是吃了我爱一条柴。”宋青书见水中的何铁手脸颊绯红,一对眸子水汪汪的饱含春情,不由得嘀咕道。

    黑夜中分外安静,宋青书的声音虽小,但还是被何铁手听得清清楚楚,她转忧为喜:“原来公子在医术上也有这么深厚的造诣,妾身的确中了类似毒药,还望公子出手相救。”

    “虾米?”宋青书顿时傻眼了,“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

    “妾身虽然出身魔教,但一向洁身自爱,哪会用女儿家的名节开玩笑。”何铁手幽幽叹了一声。

    “这种药哪有什么解药,我曾经听过人rǔ可以缓解此类药物的药性,何姑娘要不试试?”宋青书只觉得老天给自己开了个大玩笑,自己为了不至于半夜狼性大发,对钟灵做出点什么,以后不好面对木婉清,才特意出来透透气,却没想到碰到了另外一个女妖精。

    “来不及了,”何铁手心中气苦,这三更半夜荒山野岭的,自己去哪里找人rǔ,“其实宋公子自己也可以替妾身解毒的。”

    “怎么解?”宋青书也觉得自己此刻有些无耻,都这样了还明知故问。

    “你下来,我教你……”何铁手声音甚是娇媚。

    “我们明明是敌人……”宋青书嘴上虽然这样说着,脚步却不由自主往潭中移了过去。

    “妾身只求一夕欢愉,公子又何必纠结……”何铁手觉得自己有些撑不住了,生怕等会儿丧失神志做出一些更羞人的事情来,连忙急切地说道。

    宋青书刚踏进潭中,被冰冷的水一浇,顿时打了一个激灵:如果这是何铁手的计谋怎么办,自己如今武功尽失,完全不是对手……唔唔……

    原来何铁手在他犹豫间已经欺身上前,红唇一下子便贴了上来,宋青书千言万语也只有吞回了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