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七十八章 红颜仗剑

    四周冰冷的潭水,怀里火热的娇躯,宋青书一下便觉得全身坚硬如铁。

    “我们是不是太快了?今天之前我们都不认识吧……”一段窒息的长吻过后,宋青书只觉得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伸手想推开对方,哪知入手处尽是柔软,不由一愣。

    “真是口是心非的男人呐……”何铁手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双手缠上了宋青书的脖子,在他耳边呵气如兰,咯咯笑道。

    “你的手?”见到两条洁白如玉的胳膊,宋青书疑惑地问道。

    “何家历代族长接掌家族之前,都会砍断左臂装上铁蜈钩,练习何家家传绝学。小时候人家怕疼,娘心疼我,便对外宣称我已经断臂,在外面套上一个特制的铁蜈钩用来掩人耳目,”何铁手一边解着宋青书身上的衣服,一边咬唇娇嗔道,“此情此景,你不觉得说这些很大煞风景么?”

    宋青书感觉到一个温润滑腻的手掌伸到了自己衣襟之中,一直刻意压制的**犹如洪水泄闸,再也止不住,伸出手将身前的娇躯紧紧搂在怀中,仿佛要揉进自己身体一般。

    “这才像一个男人该做的嘛,”何铁手此时已经有些半梦半醒,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娇笑道,“爱我……”

    手指拂过对方背上光滑的肌肤,感受到那夸张的腰臀曲线,宋青书完全沉沦了。

    一声娇啼过后,宋青书终于充分品尝了何铁手娇躯的柔软与湿润……

    不知道过了多久,何铁手挂在宋青书胸前,眼神迷离,娇羞无限,额头与鼻尖沁着细细密密的汗点,“我的毒还没有解完全……”

    “还要?都多少次了……”宋青书有些失神,他因为身受内伤,功力尽失,如今身体正是虚弱的时候,已渐生力不从心之感。

    “妾身不会让公子为难的。”何铁手露出一个娇媚的笑容,吸了一口气,慢慢沉到了水中。

    宋青书只觉身体一紧,眼睛突然睁得浑圆,很快又放松地闭上了眼睛,脸上换上了一副惬意的表情。

    良久过后,何铁手浮上水面,擦了擦嘴角的水渍,似笑非笑地说道:“妾身就说公子肯定行的……”

    “二八少女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叫人骨髓枯。 ”宋青书喃喃说道,神情变得狠厉起来,“骨髓枯便骨髓枯,老子拼了。”说完便压了上去,水花一层一层荡漾开来,潭中又响彻起仙乐般的声音,月儿仿佛都害羞一般,躲到了云层之中。

    看着穿好衣裙,转身便走的何铁手,宋青书郁闷地说道:“你就这么走了?”

    “怎么,还需要我对你负责么?”何铁手回头冷冷说道,之前的温柔风情早已烟消云散。

    宋青书呼吸一窒,有些不习惯这么大的落差,讪讪笑道:“虽然每个男人都头疼这事儿,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刚才我们做了那么多次,万一你怀孕了怎么办?”

    何铁手身形一顿,宋青书正以为有戏的时候,她却回头嫣然一笑:“放心,我会将你留在我身体里的东西用内力逼出来的。”

    一愣神功夫,何铁手便已经芳踪杳然,宋青书喃喃道:“真是大开眼界,武林中人居然有此等天然无公害避孕良方,冈本003什么的比起来简直弱爆了……不过其他的还好说,可是那些吃进肚子的……再从嘴里吐出来,真的大丈夫么?”

    从圣兽潭一路回来,宋青书总觉得开心不起来,虽然理论上是自己占了便宜,可为什么何铁手的态度让他有一种自己是用完便扔的人形黄瓜般的错觉。

    “宋大哥,你回来啦?”听到开门声,床上的钟灵勉力睁开双眼,睡眼惺忪地说道,“咦,你怎么浑身湿透了?”当她看清宋青书全身都是水的时候,一下子便坐了起来。

    “嗯,刚才天黑没注意到脚下,掉到水潭里了。”宋青书讪笑道,“你也不用担心,我已经让人送一套干净的衣服过来了。”

    “我娘说湿了的衣服不马上换,很容易着凉的,宋大哥你快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吧,我……保证不看便是。”钟灵略微显得有些焦急。

    “我一个大男人,哪怕被你一个小丫头看。”宋青书失笑道,“好了,你自己回去睡吧,我自己会处理的。”

    “等会儿五毒教徒来给宋大哥送衣服的时候,宋大哥可不可以和我在床上躺一会儿?”钟灵神态扭捏,显然颇为不好意思。

    宋青书心思一转,很快便明白她心中所想,肯定是担心被五毒教徒看见两人分床而睡,最后禀报给蓝凤凰知道。

    “蓝凤凰有这么可怕么?你胆子也太小了一点吧。”宋青书颇为无语。

    “那个女人可凶了,”钟灵皱了皱琼鼻,哼了一声,“既然要骗她,自然要将一切都准备好哦。”

    “我已经很困了,可没这个功夫一会儿换过去一会儿换过来的,我先睡了,等会儿有人敲门的时候,你去帮我把衣服拿进来。”宋青书打了个哈欠,只觉得腰酸背痛,恨不得立刻倒下去睡起来。

    “那你到床上睡吧!”钟灵急忙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哦!”宋青书觉得自己放着她不吃,已经很对得起她了,懒得在跟她客气,走到床边就将身上湿漉漉的衣裤脱得干干净净,随便找了条帕子擦了擦,便钻到被窝里睡了起来,“好香……”这是宋青书睡着前最后的意识。

    钟灵羞得满脸通红,放下捂着眼睛的双手,刚才她一时好奇,从指缝间偷偷望了一眼,结果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顿时芳心狂跳,见宋青书很快便传出了呼呼熟睡之声,才勉强舒了口气。

    “砰砰砰~”听到敲门声,钟灵连忙跑过去打开房门,故意闪开身子将睡在床上的宋青书露给门口的五毒侍女看,钟灵随意转着脑袋,装出一副打量房顶的样子,估摸着对方看得差不多了,才伸手接过她送来的衣服。

    关好门过后,钟灵俏脸微红,暗暗啐了一口:那个女人刚才露出那样邪恶的笑容,肯定没想什么好事,不过这样也好,骗过蓝凤凰更容易了。

    将衣服放在桌上,钟灵将刚才收拾好的床重新铺了起来,躺在上面睡了一会儿,只觉得磕得慌,扭头望了床上一眼,见宋青书睡得正沉,犹豫片刻,便起身蹑手蹑脚走了过去,拖了鞋袜,也躺到了床上。

    可惜枕头被宋大哥一个人占完了,钟灵恨恨地看了他一眼,便拉过对方的手放在自己后脑之下,顿时觉得舒服了很多,她心中算盘倒也打得挺好:宋大哥睡得这么沉,明天肯定起得很晚,自己小心一点,在他醒之前起来,谅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哼……

    只可惜事与愿违,钟灵经过一天的担惊受怕,终于放松下来,睡得便格外沉。宋青书虽然也操劳了一晚上,但毕竟年轻,很快便恢复了活力,晨间只觉得手臂发麻,疑惑地睁开眼睛一看,便注意到钟灵犹如八爪章鱼一般抱着自己,头枕在自己手臂之上,还流了一小摊口水。

    当钟灵醒来的时候,发现宋青书正坐在桌边吃着早点,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拉过被子便网住了自己脑袋,“丢死人了,钟灵你这个死丫头,简直是丢死人了……”

    “灵儿妹妹,大理特色粑肉饵丝,要不要吃?”宋青书笑了笑。

    “哼,人家在家里经常吃这个,有什么稀奇的。”钟灵知道躲下去也不是办法,便从床上跳了下来。

    “哦,忘了你是大理人。”宋青书一愣,反应过来。

    “宋公子,昨晚休息得可好?”门外一阵娇笑传来,宋青书见钟灵脸色一变,抬头望去,果然是蓝凤凰来了。

    “休息得再好不过了,就是有点累。”宋青书脑中浮现出昨晚水潭大战的场景,真的很累啊。

    “我听手下说了,听说公子累得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蓝凤凰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也不待宋青书答话,来到钟灵面前,笑吟吟地伸出手:“拿来。”

    钟灵小嘴一嘟,心不甘情不愿地从怀中取出沾了宋青书鲜血的白巾,递了过去。

    看清了白巾上鲜艳的血渍,蓝凤凰俯身在宋青书耳边说道:“宋公子真是不懂怜香惜玉啊,这么小的姑娘你也下得去手?”

    宋青书差点将嘴里的一口汤喷出来,这尼玛昨天是谁逼良为娼,各种手段硬逼着钟灵来陪自己,要不是自己作风正直,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好了,不逗你玩儿了,东方教主有请宋公子到她居处一聚。”注意到宋青书脸上的神情,蓝凤凰格格笑道。

    “那她怎么办?”宋青书担心自己一走,钟灵便被蓝凤凰带到一个不知名地方去了。

    “哟,果然不愧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小姑娘,你真是好手段呐,才一晚上便让宋公子对你恋恋不忘了。”蓝凤凰惊讶地看了钟灵一眼,娇笑道,“既然公子喜欢她,那她自然继续留在这里服侍公子咯。”

    “这个女人满嘴胡话,讨厌得很。”钟灵暗自生着闷气,却又不敢表现出来。

    宋青书终于放下心来,跟着蓝凤凰来到东方暮雪居所,刚一见面,还没开口,哪知东方暮雪看了他脸色一眼,顿时大怒道:“精神萎靡,四肢无力,蓝凤凰,是不是你做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