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七十九章 荡漾的赌约

    蓝凤凰吓了一大跳,喏喏地说道:“不是教主让我好好款待他的么?”

    红影一闪,东方暮雪已经来到宋青书身边,抓起了他的手腕,查探了一下脉搏,怒道:“宋青书如今重伤在身,本座怎么可能让你用女色去款待他!”

    “你不会是自己亲自上阵吧?”东方暮雪突然狐疑地打量了蓝凤凰一眼。/

    蓝凤凰听得心中一寒,连忙解释道:“妾身是教主的女人,又怎敢去找其他男人。”

    “狐狸精,臭不要脸的。”一旁的曲非烟腹诽不已。

    “那就把昨晚那个女的扔到灵蛇窟去。”东方暮雪面沉如水,仿佛述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宋青书听得暗怒不已,先不论昨晚有没有对钟灵做啥,但大家都已经默认了她成了自己女人,东方暮雪却问都不问一声,便决定自己了房中人的生死,简直是岂有此理。

    “你好像没问过我的意思吧?”宋青书冷笑不止。

    “没必要。”东方暮雪淡淡回道。

    “是么?你如果不问我,又怎知道昨晚那个女人是谁?”宋青书认清了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现实,知道没法靠武力保护钟灵,只好指望嘴炮了。

    “嗯?”东方暮雪疑惑地看了蓝凤凰一眼。

    蓝凤凰显得迷惑不解:“不是昨天俘虏的那个小丫头么?”

    “当然不是,”宋青书摇了摇头,“而且她也不是什么小丫头,她可是如今大理镇南王段正淳的女儿灵儿郡主,五毒教身在大理,我觉得为了长远计,还是想办法拉拢她更好。”

    东方暮雪身为一教之主,当然分得清事情轻重缓急,若是一个普通小丫头,杀了便杀了,但对方身为大理郡主,那可以做文章的地方便多了,加上如今东方暮雪实力大损,她还打算有朝一日重临黑木崖,自然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潜在的助力。

    “一晚上功夫,你倒是把她的情况摸得清清楚楚,”东方暮雪轻笑一声,“既然你会出言保她,看来你们俩关系还不错,那本座就把她交给你来调教了。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她加入五毒教,变成自己人。不然有朝一日,她回王府去和镇南王乱说一气,对五毒教可不是什么好事,还不如一早便杀了灭口一了百了。/ ”

    “呃,调教这个词,不会用便不要乱用,”宋青书听得一头黑线,“我先试试吧。”心中却明白,对于钟灵那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为了保命别说让她加入五毒教,就算让她认蓝凤凰当娘也不是不可能。

    “我们还是来聊聊昨晚那个女人吧。”东方暮雪不怀好意地笑道,一旁的曲非烟与蓝凤凰一下子便竖起了耳朵,眼中燃起来熊熊的八卦之火。

    “我觉得我们还是先聊聊治疗我内伤的方法为好,东方教主上次不是说到了五毒教自然会知道么?”有蓝凤凰与曲非烟在场,宋青书拿不准她们是否清楚东方暮雪的身份,因此也不敢姐姐长姐姐短的叫她。

    “你先说。”东方暮雪的语气不容置疑。

    看着一身男装的东方暮雪,宋青书一时间有些神游物外,征服这种女人虽然有成就感,但她性格未免太强势了点,要论娶什么老婆,还是双儿那种温柔体贴的人更让人舒心……

    “宋公子,教主问你话呢?”蓝凤凰见宋青书呆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不由暗暗替他捏了一把汗。

    宋青书回过神来,淡淡答道:“她是你的教主,又不是我的,你需要听她的话,我却不用。”见东方暮雪柳眉欲竖,想到治疗之法还在她手里,连忙话锋一转,“不过若是你们这些女人想听点八卦呢,我倒是可以说出来和你们分享一下,满足一下有些人的好奇心。”

    蓝凤凰与曲非烟并没有意识到他话中的玄机,还以为他口中的女人说的是自己二人,也没多想,连忙说道:“宋公子快跟我们说说吧,我们的确想听听。”

    “这就有些说来话长了,话说……”宋青书还没说完,东方暮雪便直接打断了他:

    “那便长话短说。”

    宋青书也不生气,快速说道:“简单地说,便是我被强奸了。”

    “噗!”曲非烟正在端起一杯茶送到了嘴里,听到宋青书的话,一时没忍住,直接喷了出来。

    东方暮雪忍不住瞪了她一眼,回过头看着宋青书:“再具体点。”

    宋青书一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的表情,解释道:“昨晚因为蓝教主送了一个美貌少女到我房中,虽然理智告诉我不要做禽兽,可是身体却不断催促我禽兽不如一把,饱受煎熬之下,我就决定到外面散散心,走着走着,就到了五毒教的圣兽潭,结果碰到了一个正在沐浴的狐狸精。”

    “狐狸精?”东方暮雪三人齐齐惊呼。

    “对,狐狸精,”想到昨夜里何铁手那无尽的温柔与风情,宋青书脸上泛起一丝笑意,“像我这么正直的男人,当然是立即闭上眼睛往后退啰。没想到踩到了地上枯枝之上,就被那个狐狸精发现了。对方也许是被我的丰神俊朗所倾倒,反正她一看到我,便双眼泛光,直接扑过来对我施暴,东方教主你也知道,我如今武功已失,无力反抗,只得默默忍受对方的污辱。那天杀的狐狸精,足足虐了我千百遍啊千百遍。”

    “狐狸精也有男的么?”曲非烟被唬得一愣一愣的,终于忍不住问出心中的疑惑。

    “你为什么问这个?”宋青书也觉得一头雾水,突然脸色大变,“难道你听到我说的,脑中想的是一个男狐狸精在那啥我?”

    “嗯。”曲非烟下意识点了点,往他屁股后面看了一眼,脸上泛起一丝怜悯之色。

    “狐狸精当然都是女的!”宋青书一口老血喷出,恶狠狠地看着曲非烟,心中恨得牙痒痒:“算你狠,我记住你了,有朝一日,我一定会将你脑中的场景原封不动地还原到你身上。”

    “别瞎扯了,”东方暮雪强忍着笑意,“那个女人究竟是谁?”

    “我不知道啊,三更半夜的,一个女人脱光了在水里洗澡,见到男人就主动投怀送报,我还在奇怪教中哪个苗女这么热情呢。”宋青书并没有将何铁手的名字透露出来,虽然两人怎么看都是敌非友,不过俗话说得好,一日夫妻百日恩,自己和她再怎么说也有个七八百日的恩情吧……

    “胡说,我们苗女虽然向来大胆热情,却没有人会这么下贱。”蓝凤凰一张脸胀得通红。

    “蓝教主,要不我们打个赌如何,就赌她是不是五毒教里的苗女。”宋青书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

    蓝凤凰在心中将教中女子过滤了一遍,实在想不出有谁会做出这种事情,立即点了点头:“好,我就赌那个女人绝不是五毒教中的苗女,如果事后证明不是,宋公子便喊我三声‘好姐姐,我错了’,行不行?”

    “没问题,”宋青书干脆得答道,“那如果你输了怎么办?”

    “任你处置。”蓝凤凰想来想去,都不觉得自己会输。

    “那倒不用,”宋青书暗自赞叹她声音的娇柔动听,“久闻蓝教主箫艺无双,到时候给我吹一次箫即可。”

    “好!”蓝凤凰一想,不过吹箫而已,这有什么为难的,她还以为是宋青书怜香惜玉,故意提出了这种不是条件的条件,不由地对他好感大增。

    “东方姑……教主,”宋青书被东方暮雪一瞪,连忙改口,得意忘形之下差点将‘姑娘’二字喊出了口,“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你总该告诉我究竟什么办法才能治好我的内伤了吧。”

    “今日叫你来就是说这件事情的,”东方暮雪点了点头,看着曲非烟说道,“非非,接下来你护送宋公子去一个地方,此行可能危机四伏,你哪怕拼了自己性命不要,也要保护他的安全。”

    曲非烟大吃了一惊,没想到师父居然会下这样的命令,心中奇怪为何教主师父会将宋青书看得这么重,不过师命难违,半跪在地上,“非非遵命。”

    “非非,我知道你一向都很乖,很听为师的话,”东方暮雪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曲非烟的秀发,语重心长地说道,“不过这次成败如何,为师都没有把握,所以需要你全心全意帮助宋公子,你就把他当成我来对待,不管他说什么还是要做什么,你都要无条件服从,知道吗?”

    曲非烟脸色一白,她虽然年纪不大,但从小在魔教长大,哪会不明白这个命令究竟意味着什么,眼中不由泛起了泪花,抬头看着东方暮雪,声音都有些哽咽:“师父……”

    东方暮雪聪明绝顶,哪会意识不到曲非烟一直以来对她有一股莫名的情愫,若她是男人倒也好办,身为天下间最强大的人,师徒的名分并不会有什么阻碍,但她无法忽视自己女儿身的事实,曲非烟与自己如此亲近,总有一天会知道真相,还不如提早给她安排另外一条道路,而且指定给宋青书,她也存了一丝不足为外人所道的小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