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八十三章 密宗功法(上)

    “宋大哥,为什么你的脸色这么难看?”一旁的钟灵见他神情阴郁,关切问道。

    “没什么,想到一些不开心的事情而已。”宋青书咧了咧嘴。

    “回部想和明教联合,看来得及早通知师……师父。”曲非烟说完一愣,她一直倾慕自己的师父,却没想到对方居然将她送给了另外一个男人,虽然这个男人看样子还并不知情,下意识看了宋青书一脸,曲非烟难过之余也有些脸红:平日里相处,看他也不是个榆木脑袋,为何在这件事上面如此后知后觉……

    “他们一时半会儿也联合不了,当务之急还是先到密宗一行,若是我能恢复功力,和你们教主双剑合璧,什么张无忌根本不在话下。”宋青书沉声说道。

    听他这样说,曲非烟只觉得郁闷无比:“公子,之前我都说了尽快赶到宁玛寺,你却偏偏要来逛什么峨眉山。”

    “顺路而已,峨眉山对我而言,有着特殊意义……”宋青书叹了口气,不待两女发问,拉着她们便下山而去。

    “宋大哥,那个女人都消失了,你怎么还占我们便宜啊。”

    “公子,你的手……请不要放在我腰间。”

    ……

    离开峨眉山,三人来到附近的雅安城,经过充分准备后,向西翻越二郎山,依次越过大渡河、雅砻江、金沙江,在巴塘城入藏,之后在路上的芒康城休整一日过后,越过澜沧江,翻过高耸入云的他念他翁山脉,来到怒江附近的左贡城,得当地居民相助,翻过唐古拉山脉,一路上经过八宿、波密、林芝、墨竹工卡、达孜终于抵达宁玛寺。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娘希匹的,李太白他肯定没有来过西藏。”一路上险象环生,数次险些命丧于雪山大江,宋青书此时回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

    钟灵一张小脸也有些煞白,路上数次后悔不该跟来,蓝凤凰再可怕,跟大自然的威力想比,也不过尔尔了。

    曲非烟深有同感,也终于明白了师父为何会派她护送宋青书过来了,以他武功尽失的身体,肯定在路上就一命呜呼了,肯定撑不到现在,“公子,李太白恐怕是来过西藏。 武林相传,李白自称三仙,酒仙排第一,诗仙排第二,剑仙排第三,当然对于我们这些武林中人来说,酒仙诗仙无所谓,反而是剑仙更能引起人们兴趣,据说他曾经深入昆仑,在昆仑仙境与九天玄女大战了一场,至于真假与否,便不得而知了。”

    “九天玄女?”宋青书一愣,哑然失笑,“这东西你们也信?”

    曲非烟却没有笑,反而有些神色凝重地说道:“起初我也不信,可是几年前在黑木崖师父让我整理武林前人笔记,机缘巧合之下,我发现几个武林前辈的记录,都信誓旦旦见过这个九天玄女,他们生存的年代相差数百年,不可能互相通气,但是他们对九天玄女的描述却大同小异。”

    “有这等奇事?”宋青书一下子来了兴趣,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过后,一向无神论的他对鬼神也多了一丝敬畏之心,连忙问道,“那他们记录的九天玄女是什么样的?”

    “手执青竹棒,一席绿裳,神情天真浪漫若少女,武功却恐怖如鬼神,要知道那几个武林前辈无一不是天下间最出色的高手,能让每个人心如死灰,生出绝望之感,除了神仙还能是谁?”曲非烟现在说起来还能感受到当日看到这些笔记的震惊。

    “九天玄女之说过于虚无缥缈,贫僧早年数次深入昆仑,也没见到什么九天玄女。”一声佛号传来,鸠摩智面带笑意走了过来。

    “一别多日,国师可好?”他乡遇故知,宋青书难免觉得有些亲切。

    “上次得宋公子一言,小僧有如醍醐灌顶,回来过后潜心钻研佛法,终于消解了体内魔障,”鸠摩智神光内敛,功力显然更上一层楼,看着宋青书脸色,不由忧虑道:“小僧刚才在远处听出公子呼吸间颇为不畅,还以为自己多虑了,现在一看,公子身上的伤势非同小可,不知阁下何以沦落到如今境地?”

    “此事说来话长,”宋青书苦笑道,“简而言之,便是我一时贪心同时修炼一阴一阳两种武功,结果被一绝顶高手至刚至阳的真气侵入体内,打破了体内阴阳平衡,导致内功尽失,还随时有爆体而亡的风险。”

    “何等高手居然能将公子伤成这样?”鸠摩智可是十分清楚宋青书的武功,虽然火候上还有所欠缺,但江湖中能胜过他的已经屈指可数了。

    “明教教主张无忌。”说起这个名字,宋青书神情渐渐转冷。

    “原来是他,”鸠摩智宽慰他几句,接着问道,“公子重伤在身,却不远千里前来吐蕃,不知为何呢?”

    “东方教主也查看过在下的伤势,她说天下家除了少林寺的洗髓经,只有密宗一门特殊功法才能救得在下性命。”宋青书此时对那门功法仍然一无所知,不由得心怀惴惴。

    “少林寺洗髓经自然是阴阳调和的绝佳途径,只是《洗髓经》千百年来没谁真正见过,究竟存不存在都还是五五之数,”鸠摩智低头沉思片刻,说道,“至于密宗功法……东方教主可曾说明是那门功法的名字,小僧愚钝,想不到密宗还有什么功法可以解决公子体内的问题。”

    “东方教主一直不和我说,只是说我到了这边自然会知道。”宋青书无奈地摊了摊手。

    “咦?”鸠摩智脑中再次将密宗各派武学典籍过滤了一遍,他是密宗不世出的天才,通晓中原武学,自然对自家门派的武学如数家珍,终于一个快被遗忘的名字映入脑中,脸上顿时生出一副古怪的笑意。

    “国师可是想到了?”见到他的表情,宋青书大喜地问道。

    “小僧大概知道了东方教主所言的功法是什么,不过小僧也不方便说,一切等公子到了宁玛寺再看机缘吧。”鸠摩智笑道。

    “你们这些人究竟搞什么东东,”宋青书顿时郁闷了,“东方是这样,国师你也是这样。”

    鸠摩智笑而不语,看了看宋青书身侧的两名少女,脸上笑意更浓了:“自上次一别,公子虽然武功大不如前,但是桃花运却似乎更上一层楼,小僧佩服佩服。”

    宋青书调笑道:“国师你可是出家人,对桃花运这么着相,佛祖可是会怪罪的哦。”

    鸠摩智微微一笑:“着相本就是你们中原禅宗的说法,我修持的乃密宗《大日经》与《金刚顶经》,并没有相关顾虑。”

    “国师佛法高深,在下就实在不该班门弄斧,宁玛寺一行还望国师替我引荐。”宋青书深知自己是个半吊子,可没心思和鸠摩智坐而论道,明智地打住了话题。

    “三位请跟我来。”鸠摩智领着三人往寺门走去。

    不同于中原寺院,密宗寺庙布局稍显局促,但外观更为金碧辉煌,来到寺门处,钟灵和曲非烟双双止住了脚步。

    “两位为何止步不前?”鸠摩智停下来疑惑地看了两人一眼。

    “寺庙不是一般谢绝女客的么?”钟灵想到大理那么多佛寺,自己每次想跑去玩,都被那些臭和尚拦了下来……

    曲非烟点点头,她常年在江湖行走,自然知道少林寺等地的确不让女客入内。

    鸠摩智明白过来,顿时哑然失笑:“我们密宗可没那些臭规矩,两位女施主还是一起进来吧,等会儿宋公子身上的伤势说不定还需要你们帮忙呢。”

    “我们也能帮忙?”钟灵有自知之明,清楚自己的武功在江湖中都不入流,要说能帮宋青书资料内伤,她自己一万个不信。

    曲非烟也是同样的念头,她绝对师父那么高的武功都没办法,自己怎么可能帮得上忙?

    “当然!”鸠摩智不愿意多说,将三人带到一处静室,开口说道:“宋公子还请稍等片刻,小僧将你的情况向寺中长老们说一说。”

    “劳烦国师了。”宋青书回了一礼,心中忐忑不安,他的心太大,装了太多东西,可是如果武功尽失,这一切都会成为泡影,自然有些患得患失。

    宋青书三人百无聊赖地等了大约三炷香的时间,鸠摩智神情古怪地走了进来,一开口便吓了他一跳:“宋公子,莲花大士想见见你。”

    “莲花大士?”宋青书立马不淡定了,“不就是你们宁玛寺那个闭关了几十还是几百年,也不知道是国师你哪一辈师祖的莲花大士?”

    “不错!”鸠摩智叹了一口气,“公子真是好运气,一来便能得到大士接见,小僧几十年来也就只见过他老人家一两次而已。”

    “莫非我也有主角气运?”

    宋青书面色古怪地跟着鸠摩智在寺院中左绕右绕,来到一僻静庭院前,鸠摩智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宋公子,大士就在里面,小僧就不进去了。”

    “有劳国师了。”宋青书回礼过后,慢慢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