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八十六章 救还是不救

    宋青书迷迷糊糊之中,从来没觉得女人的声音会这么的悦耳动听,也从来没觉得女人的小手是这么的柔软嫩滑,他有太多的话想说,可惜一张嘴全化成了喉间无意义的低吼。/

    “非非,宋大哥他怎么了?”钟灵有些害怕,捏着曲非烟的手紧了紧。

    “公子好似中了……下作的春药。”曲非烟贝齿紧咬,表情十分愤怒,“这宁玛寺是什么藏污纳垢之所,居然让公子服下此等下作之药。”

    “什么?”钟灵曾见识过阴阳和合散的霸道,心中也是极为痛恨此等药物。

    这时一个苍老空灵的声音自远处传来:“小女娃娃井底之蛙,又岂识得佛门妙法。他这般模样是因为修行了我密宗无上典籍《欢喜禅法》的缘故。”

    “究竟是什么人在装神弄鬼,戏弄本姑娘?”曲非烟四处看了一周,并没有见到其他任何人,顿时心惊不已,将手中的黑血神针捏紧了几分。

    “非非,什么是《欢喜禅法》啊?”钟灵拉了拉她衣袖,悄悄问道。

    “一听这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曲非烟红着脸啐了一口,抬头喊道,“究竟是何人,你快出来。”

    “与其关心我是谁,你还是先关心一下自己情郎的性命吧。他初修欢喜禅,一个时辰之内,若是没有女子与其交合,最后会欲火焚身而亡。”

    “情郎?”看着宋青书逐渐发红的皮肤,曲非烟一张俏脸阴晴不定,恨恨地跺了跺脚,“他不是我们的情郎,我们和他没关系!”

    “咦?”空中传来一声呼声,一改之前的云淡风轻,显然有些惊怒交加,“你们既然不是情侣,为何他会带着你们来学这《欢喜禅法》;你们若不是对他有情,又怎么会孤男寡女,千里迢迢陪他一起到吐蕃来?”

    “我们只是受人之托,护送他前来寻医的,而且宋公子之前也并不知道自己要学的功法叫什么名字。”曲非烟显然也很恼怒。

    空气中的声音沉默良久,终于继续说道:“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了,你们自己决定吧,究竟是看着他焚身而死,还是舍身救他。我也不再管了,罢了罢了,反正一切命数皆是注定。”

    原来莲花大士下意识以为这两个女子是宋青书带来的双修伴侣,还暗自赞叹了他准备之充分,才放心传授他欢喜禅法。/ 欢喜禅法是出了名的容易入门,开头虽然会有欲火焚身之极大风险,但实际操作时,密宗弟子修行起来必是一男一女,往往是同门师兄妹互相组队居多,这风险基本就不算什么风险了。哪知道这次因为种种误会,宋青书却陷入了极为凶险之境。

    “喂,你别走啊!”见四周陷入沉寂,曲非烟焦急地喊道,但哪还有什么回应。

    “非非,我们怎么办啊?”看了床上红得像虾子一般的宋青书,睁大着一双空洞的眼睛,怔怔地坐在那里,钟灵只觉得心中难受极了。

    “我怎么知道!”曲非烟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我们马上下山,回大理算了。”

    “那怎么行,那样宋大哥岂不是要那什么什么而死?”钟灵惊呼道。

    “不然你自己牺牲自己的清白之躯去救他?反正我是不愿意的。”曲非烟将黑血神针放入怀中,冷冷说道。她一直爱慕着自己师父,这次虽然东方暮雪将她赠给了宋青书,但宋青书不知道哪根弦搭错了,居然没有听懂师父话中的意思,曲非烟自然也乐得装疯卖傻。“哼,这是你自己不开口要我……服侍你的,到时候就算师父他问起来,也怪不到我身上。”看了床上盘坐的宋青书,曲非烟不停说服着自己。

    “我……我……”钟灵一张脸胀得通红,脑海中却想起了段誉,虽然明知他是自己哥哥,但怎么也忘不了他。

    “一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是有心上人的,我们女人最宝贵的东西,怎么可以给一个不相干的男人,走吧,免得等会儿看见他的惨状,于心不安。”曲非烟伸出手去,想拉钟灵,却没有拉动。

    “难道我们走了,就不会于心不安么?”钟灵咬着嘴唇,茫然地问道。

    “莫非你真的要救他?可是你的心上人……”曲非烟惊讶地看着钟灵。

    “造化弄人,我的心上人到头来却变成了我的亲哥哥……宋大哥对我很好,上次五毒教内乱,要不是他,我早就被蓝凤凰以叛乱的罪名投到灵蛇窟里去了,蓝凤凰将我送给他之后,那晚我们同处一室,他却并没有做出丝毫逾礼的行为,足见是一个谦谦君子,如今他有难,我却弃之不顾,我一走了之容易,但他出了什么事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钟灵一开始还有些迟疑,说到后面越说越坚定。

    “我的傻姐姐,感激又不是爱情,你没必要赔上自己一生的幸福啊。”曲非烟焦急地说道。

    “我已经失去了曾经的幸福,再说,宋大哥肯定会对我负责的,未必不是另一种幸福。”钟灵甜甜地笑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有老婆的!”之前宋青书非要去峨眉山,曲非烟便产生了怀疑,她曾经负责日月神教的情报工作,对江湖中发生的事情都有一定了解。仔细回忆之下,终于想起峨眉派掌门周芷若的丈夫似乎也叫宋青书,而周芷若与明教教主张无忌的爱情可是闹得天下皆知。两女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就这件事情深度交换了一下意见和建议,不过两个少女聊来聊去也没想到什么解决的办法,最后睡意上涌,只好草草八卦一番了事。

    “他老婆又不爱他,我未必没有机会。”钟灵狡黠一笑。

    “可是他一直苦恋着周芷若啊。”曲非烟怒其不争地看了她一眼,两人当初还感叹宋青书虽然看起来一副贪花好色的样子,但实际上却是一个难得的痴情种子。

    “也对哦。”钟灵一呆,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大不了我给他当小妾,不是常言道,妻不如妾么。”

    “那妾还不如偷呢,”曲非烟无语道,“你就这么确定他会对你负责?”

    “我相信宋大哥。”钟灵毫不犹豫地点点头。

    “你真的铁了心要用自己清白之躯来救他?”曲非烟费尽唇舌,也没有劝得钟灵回心转意,顿时有些沉默下来。

    “不然怎么办,非非你又不肯救宋大哥。”钟灵叹了一口气。

    “我有个办法,既可以救他,又可以保留你的清白。”曲非烟犹豫良久,终于开口说道。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钟灵惊喜地说道。

    “你这样……”曲非烟附在她耳边窃窃私语。

    “非非你好坏!”很快钟灵一张小脸蛋儿臊得通红,显得分外娇艳欲滴,迟疑一下,“可是我不会……”

    “罢了,我总不能让你一个人牺牲,我就先给你示范一下,你学会后就自己弄。”曲非烟说着说着耳根也红了。

    “非非你居然愿意……”钟灵惊讶地看着她。

    “反正他现在是出于半昏迷状态,发生了什么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钟灵,我可警告你,如果你敢将今日之事对其他人泄露半句,我们不仅朋友没得做,我还会要了你的小命。”曲非烟抽出一根黑血神针,恶狠狠地吓唬了钟灵一番。

    “我知道啦,人家不会告诉别人的,尤其是宋大哥……”钟灵喜得眉开眼笑,眼睛放佛月牙儿一般。

    曲非烟面如桃花,一步步靠近床边,到宋青书身前停了下来。回头看了钟灵一眼:“看清楚了,我只会示范一遍!”

    说完银牙一咬,就慢慢跪坐到地上,伸出纤纤玉指解开宋青书腰带,慢慢将头埋了下去。

    宋青书刚开始觉得自己似乎处于盘古开天辟地之前,眼前四周全是一片混沌,待听到宇宙深处似乎隐隐约约传来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女声,眼前景象又是一变,开始变成炙热无比的戈壁。宋青书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道走了多少年月,眼前戈壁依然望不到尽头,他已经筋疲力尽,嘴唇干裂得不成样子了。突然浑身一阵清凉,脚下似乎出现了一泓清水,宋青书贪婪的吸着,只可惜这泓清水太少太少了,似乎还有消失的趋势。

    在钟灵看来确是另外一幅场景,曲非烟刚刚张嘴将宋青书火热的东西吞进去,他便发出了一声满意的呼声,随着曲非烟脑袋在他两腿之间起起伏伏,他的神情变得越来越安详,身上红色似乎也开始有所消退。

    “非非,你好厉害!”钟灵惊奇地看着这一切,由衷地赞叹道。

    从小在黑木崖长大,三教九流见得多了,曲非烟耳濡目染之下,虽然仍然是少女的身子,但懂的东西真不比一般妇人少多少。不过此时听到钟灵夸奖,她总有一种想钻到地缝里去的感觉。

    “要不是为了帮你保留清白之躯,我至于牺牲这么大么!”曲非烟恨恨说道,不过在一旁的钟灵听来只是一段“唔唔唔……”之声。

    “好了,你自己来!”曲非烟将嘴里的东西吐了出去,还没来得及擦拭嘴角,只觉得头上一股大力传来,猝不及防之下又将某个东西含了进去。